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既然这么担心他,为什么不自己来?
    ♂

    朝会后,其实整个殷商的局势都开始变得混乱纷杂了起来。

    虽然从明面上来看似乎是波澜平息了不少,可是,那平静之下隐藏的暗流却是开始越发汹涌。

    每时每刻激起的浪花都能够让不知多少人命丧其中。

    在归途,突发奇想,进而寻猎一番的姬昌已经遇到了那在河边大石上坐等,为吊他这条大龙,已经用无钩老竿从半冰半化的江中吊了不知道多少条游鱼的姜子牙。

    也如同姜子牙预料中的那样对他惊为天人,对他恭敬无比……嘛,在某位一路从朝歌跟着他来到这里的玉婆婆出现之后,看着被玉婆婆拧着耳朵不敢反抗的他,目中带笑的姬昌还莫名的对他多了几分亲近。

    而在昆仑山上,元始天尊曾经下达的那条不准弟子下山的禁令已经解除了。

    毕竟,这封神之事他们这昆仑十二仙都必须去走上一遭。

    这,已经是祂不顾面皮,与师弟胡搅蛮缠所讨下的结果了。

    而在那四季如春,空中弥漫着片片金色霞光,高楼玉铸,一片仙境之色的金鳖岛中。

    元神出窍,与那西方二圣做过一场,果真战力无双,以一敌二都取得了胜利,却也难免自身受创的通天教主,睁开祂那常年禁闭的金色双眸,目含忧色的扫视过了那些在金鳖岛上无忧无虑生活着,修习着的各色弟子们。

    在看破了它们之中有的在短短十数年,大多也不过是数百年后就已成枯骨的样子的同时,心中叹了口气。

    或许,在天庭上获得个一官半职,与天庭同寿才是你们之中大多数人最好的结果吧。

    天资低下,即便心比天高,等到寿数耗尽又能如何……至少,那样子我在出来之后还能再一次见到你们。

    截天,是一种可能,可对于无力者而言,它既是一个笑话。

    这样想着,祂,闭上了眼睛,继续为坐下的弟子讲道。

    而在祂那金座下听讲的赵公明却是在一阵心悸中从悟道之中苏醒了过来。

    抬头看了看通天教主那宏伟高大,却被璀璨夺目的金光笼罩,让人根本无法看清的身姿。

    他疑惑的又转头看了看左右正冥思苦想的同道,终究还是不想浪费听通天教主讲道的机会,盘着腿,在蒲团上重新入定。

    ……

    半月后,再一次聚集起了一批千人军队的陈翔对着鱿部落发起了进攻。

    至于这次的借口嘛……是鱿部落之前在东宫进贡的礼品竟然是一条百年咸鱼,疑似在侮辱他。虽然这个借口很好笑,但是确实是让以西伯侯为首的诸侯们无法干涉陈翔的这次出兵。

    和之前因为有鹰山之险可守继而顽抗的鹰部落不同。

    在相继派出了百人左右的前锋动了动刀兵,让败者的鲜血滋润了下那在转醒的冻土上已经冒出头来的绿草丫儿之后,因为背靠长江水域根本饿不到,自然也不会有多么穷凶极恶的鱿部落选择了投降。——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首领不满意很久了,否则,长年与江水拼搏的鱿部落人也不会缺少拼死一战的勇气。

    自此,陈翔的战争潜力再一次获得了增长,毕竟俗话说的好,打仗就是在拼后勤。

    而在陈翔出兵得利之际,得到了姜子牙的西伯侯姬昌也是不甘示弱。

    他一改之前荒淫无度的风范,竟是在姜子牙和杨戬的帮助下,在短短数月之内和在殷商境内的众多小诸侯们组成了一个隐性的联盟!

    不过,这其实也并非是多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在死了一次,知道只要国力没有耗尽那自己就不会真正死亡之前,陈翔也就是因为这种可能才迟迟不肯对这些诸侯们动手。

    毕竟,诸侯们都不是傻子,也都不是撒娇的猫咪。

    只不过,现在的陈翔就没有这个顾及了。毕竟事实证明他不怕死。

    而在一年之后,西岐和朝歌对持的局面已经开始浮现在表面上了,陈翔对于姬昌的不满也开始渐渐表现出来。

    以至于东南北三位伯侯都已经在明面上停止了和西伯侯的联络。

    毕竟,在殷商之中拉着一群小诸侯和此时并未丧失民心的陈翔作对,在其他人看来简直就是在找死。

    也只有在姜子牙的帮助下接连获得阐教弟子们相助的姬昌才有着自己必然能够推翻殷商的信心。

    可是,他又怎么知道,除了杨戬和姜子牙,其他阐教中人的目光其实更多的投在了姬发的身上。

    西岐城内一家刚刚翻新不久,从酒肆扩建,可谓是光鲜亮丽人来人往的酒楼之中。

    即便是在春天也是披着一件狐皮衣的伯邑考正坐在二楼的窗边,一边看着窗外的花花绿绿,一边一杯一杯的喝着闷酒。

    而看着他那欣慰和懊恼并存的纠结样子,一身白衣,算是在这酒楼中护卫他安全的杨戬出声了:“如果继续喝下去,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没事,反正我这么没用,死了也没什么大碍。”口中说着无比消沉的话语,听着窗外天空那不时传来的,叽叽喳喳的清脆鸟鸣,伯邑考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一口下肚。

    然后,他才抬起他那满是红晕的脸颊,打了个酒嗝儿,似乎才注意到杨戬一样向着杨戬问道:“你怎么没有像你那些同门一样去找发儿?”

    “他那里的人够了,而且,你现在这个样子让人很难放心。”将目光透过酒楼的窗口看向那在街上和四五位同样身穿白衣的阐教同门笑谈不断,还不时关心一下街上行人的姬发,杨戬平静的说道。

    “是么,是在可怜我这个失败者么。”又将一杯酒液灌下肚子,已经不知道以后应该再怎么面对那个本来应该由自己去保护的弟弟的伯邑考轻笑着自嘲了起来:“本应该保护他的我却是这样无能,在不知不觉间就被他超过,我这个做哥哥的还真是无能啊,本以为能够成为他的庇护伞,可现在却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他的拦路石……”

    眼神迷离的说着,当杨戬想要阻止他说出最后那句丧气话的时候,却是发现嘴中喃喃着“我为何还要活在这个世上”的伯邑考,已经爬在酒桌上睡着了。

    叹了口气。

    让敖寸心带着哮天犬自己去玩的杨戬来到了伯邑考身旁,为他盖好了他身上那件已经快要滑落在地上的狐皮袄,转身看向窗外那停下脚步,在四五位面带微笑的阐教同门的守护下,恰好转过身来的姬发。

    谢谢你。

    这是抬起头,微笑着看向酒楼窗口处的姬发对杨戬说的话。虽然只是唇语,可是,杨戬依然捕捉到了。

    “真是的,既然这么担心他,为什么不自己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