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贪婪与不敢想
    ♂

    铁并不契合巫的力量……也怪不得,直到秦国灭亡后神秘力量大幅度没落的汉朝,铁器才开始大行其道。

    在心中自语着,身穿白色内衬,躺在御书房内卧室的床上,盖着一张锦织薄被的陈翔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对身下这张证明着他死过一次的干净床榻丝毫没有顾虑。

    嘛,此时这些其实都无所谓。

    因为,在叹息了一声之后,陈翔将他那双英武非凡的双眸闭上了。

    意识,投向了那意识海中那一直都未消失,只是在陈翔不需要的时候会自觉隐去身形,不妨碍他思索睡眠的巨大沙盘之中。

    而在那恢宏到无法形容,精致到一粒尘土都能看清的沙盘上,重新被点亮了的鹰部落所在的位置被无声无息的放大了。

    不论是那座屹立在险峻鹰山顶,让人难以抵达的祠堂,还是鹰山脚下那座正在由无数人一点一点修建起来,此时还是个半成品的永久性驿站,都一览无余的呈现在以上帝视角来查看罗盘上这一切的陈翔眼中。

    “看起来已经没问题了啊。”

    用上帝视角从山脚的驿站开始,从下到上一个又一个村落的仔细观察着鹰部落族人的生活。

    发觉他们大都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熟悉了殷商的统治,就算是因为家里人在战场上死亡而对殷商的统治极为抗拒,可却也没有想要伤害那些在山脚建立驿站的普通人的时候。

    已经看过此地的介绍为直辖,状态为平稳的陈翔在意识海之中点了点头。

    罗盘上,那有着十二颗作为鹰巢的苍翠大树为标志的鹰山迅速缩小,而在罗盘的另一处,被标注为分封地,紧靠长江,整个就是一处被皑皑白雪覆盖的临河城市开始在陈翔的视线中放大。

    看着那座略显简陋,因为在冬日无法从江中捕鱼,部落中人只能依靠储备的鱼干度日,死气沉沉的城市,和那在城市顶端飘扬,污渍浓重的角鱼旗,陈翔的眼中在不屑之余,也闪过了一丝贪婪。

    他想要那块在初始化后的系统标示中,农作物产量增幅达到+4等级的肥沃土地!

    那块不但被长江长年冲积,还有着那个名叫鱿的部落用鱼骨虾壳滋润的土地一旦被殷商所有,开辟成优质的农田,少说也能够为经过比干用后世智慧发展过农业的殷商增加十几分之一的粮食产量。

    “是时候再让军队动一动筋骨了,光是训练可是无法成就强军的。”

    ……

    在夜中也是灯火通明,在被陈翔训斥之后夜中女侍也是遍布各处的东宫。

    和躺在床榻上,闭上双眼但并未睡去的陈翔差不多,姜汤也是躺在床上,盖着一件青色的锦绣鸾鸟被褥,明眸望着宫顶那繁华的内饰,久久不能安眠。

    而和陈翔不同的是,她这种情况是从朝会过后不久就开始,一直持续到今天。

    “娘娘,还是睡不着吗?”轻声开口向姜汤问道。

    站在床边,曾经陪着姜汤去王宫监狱中看过苏护的,那位名叫小翠的贴身女侍,困顿的脸上挂满了忧虑。

    “嗯,小翠,陪了我这么多天你也累了,去休息吧。”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给小翠的回答,转过看着小翠脸上那疲惫的样子,很清楚对方已经跟着自己很久都没有睡好了的姜汤开口希望她退下。

    “不,小翠不累。”摇了摇头,不知是真心想要陪伴在姜汤身边,还是不想自己这么多天的苦白受了,功劳却让别人给抢去的小翠,亲昵的做到了姜汤的床边,向姜汤岔开了话题:“娘娘,您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叫大王来看看您呢?而且,您在朝会之后已经很久都没有去御书房为大王送去饭菜了吧。”

    “您是不是又在想着大王的事情才让自己如此难受,这一个月来都睡不好一次?”

    说道这里,小翠的声音已经略带了一点哭腔。

    “不,不关大王的事情。”轻轻摇了摇头,稍稍坐起身,玲珑玉体被鸾鸟锦被覆盖,被白色内衬包裹,连晶莹锁骨都不曾露出的姜汤,看着满面忧色的小翠,听着她这着急的都快要哭出来的话语。

    那本来因为小翠坐到自己的床上这件不合宫中规矩的事情而微微皱起绣眉,抚平了。

    在她想来,小翠这不合宫中规矩的姿态可能是因为太过担心自己,情急之下给忘了。

    这让她怎么可能去惩罚她?

    “真的?娘娘,这种事情您可不能骗我啊,之前您那消瘦的样子可是吓死小翠了!”

    “放心,我不会骗你的。”看着小翠那焦急的面容,姜汤温柔微笑了起来,难得不顾身份的摸了摸小翠的头发:“好了,我感觉有些困了,你出去吧,好好休息,有事我会吩咐那些夜侍去做的。”

    “王后娘娘……小翠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明白了就好啊……”看着那在自己不容置疑的目光中为自己放下纱幕,吹熄附近灯火,然后转身慢慢离去,堪称是三步一回头的小翠,姜汤躺回软玉枕上,轻语出声。

    她刚刚其实欺骗了小翠。

    她这月多来其实一直在想着陈翔的事情,也是因此而失眠。

    因为不知为什么,在那朝会之后,妲己曾经和她说过的那句话就开始一直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大王,您真的还是您吗?

    大王,您真的还是那个肯为博我一笑,不顾危险去赤手搏杀猛虎的帝辛吗?

    大王,为什么我感觉你离我这么远?为什么我现在一想要靠近你就感觉那么难受呢?

    沉思了良久。

    从自己小时和“帝辛”那一点一滴回忆到最近和陈翔的那一次次的温情……

    姜汤真的感觉头好痛,心好痛!

    她,还是没有想明白,又或者说不敢想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

    良久之后,黑眸中泛起丝丝血红的姜汤开始在此时幽静的东宫之中轻声自语道:“哪吒,为何最近你都不来陪陪我呢?”

    “鹰儿啊,我知道你在东宫屋顶,你说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呢?”

    夜,圆月高挂天空,银辉撒落大地。

    在东宫那高高在上的宫顶,一头身高已经足有三米的雪白鹰隼,冲着圆月长鸣。

    感受到姜汤心中传来的悲凉,它真的很想去陪她。

    可是,那从王宫中无数阴暗角落里传来的,冰冷无情的视线却是让它明白。

    它只要敢有异动,那在此时姜汤不在跟前的时候它必然会身首异处。

    王宫重地,不允许猛禽入内,它能够站在东宫宫顶就已经是特例。

    而在此时的子干书院之中,因为被比干口中的各种新奇事物吸引,早就依照那小孩子性格把姜汤忘到了一边的哪吒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然后,感受着从心中传来的那种寂寞感,她在比干略带惊讶的目光中请了几天的假期。

    没错,哪吒已经是比干的学生了。毕竟,天生神童的学习和思维能力真不是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