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姐姐,不要……
    ♂

    噼啪,噼啪。

    夜中的篝火在寒风的吹拂下摇曳不休。

    火堆中,被积雪侵湿的木柴在火焰的燃烧下根根断裂,不断发出鞭炮一样接连不断的声响。

    之前。

    在行走了半天之后,在临近午时才从朝歌城中出发,返回西岐的西伯侯的车队在一处离朝歌并未有多远,还能够看到些许人烟的树林旁边驻扎了下来。

    生火做饭,安营扎寨,就要在此处过夜。

    而杨戬此时就盘腿坐在被众多马车围成一圈的空地上升起的篝火旁边,和爬在身边的哮天犬一起担当着守夜人的重任。

    顺便,也会在篝火将熄之时不时的向其中增添柴火。

    “真是难闻啊。”一注既往地来到杨戬身边,也不顾地上的脏乱,轻巧蹲坐到地上的敖寸心,看着面前这飘着黑烟的篝火,精致的琼鼻可爱的皱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坐在坚硬的冻土上,杨戬一边又向篝火中添了一根树枝,一边向敖寸心问道。

    “来看你啊。”敖寸心直言不讳。

    “……”杨戬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夜,笼罩着天空,也笼罩着大地。

    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很多,不但西伯侯他们在驻地旁边的林中小湖旁发现了人类被消化后残留的崭新骸骨,因此,车队中的大多人都一晚上没睡。

    在朝歌城巫庭中,申公豹所分得的那处院落里也是纷争不休。

    “都说多少次了啊,我不要工作啊!”躲在这处青翠如春的院落的精致屋舍内,锁死房门,已经对刻画法阵感到厌烦了申公豹耍起了脾气。

    而在门外不断敲响被整个巫庭力量加固的门扉,一个个用黑纱遮住自身面容的女巫,无奈的出声劝慰:“太师大人,请您不要胡闹,剩下的需要您亲自动手的木傀儡模具已经没有多少了。”

    “是啊,只要再弄几个马上就好了。”

    可是,一听这话,屋内申公豹的情绪再一次激动了起来:“我才不信你们!你们之前就说很快就好的,可是我弄好一个你们就又拿来一个,我才不会再上当!”

    “太师大人,您贵为太师,怎可耍小孩子脾气?!”听到申公豹的话语,被挡在门外的女巫们在面面相觑之后,干脆换了一种规劝的方法。

    然而,屋内的申公豹却是在爬在床榻上打盹的黑豹无语的注视下,给出了一个让女巫们不知如何是好的回答:“我刚来的时候你们不就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吗?现在我耍耍小孩子脾气又怎么了?而且,我只是个乐师!”

    自此,本来被陈翔期望列装全军的木傀儡只组装出了四条生产线……

    “是么,也罢,就随她去吧。”

    御书房中,将手中的密函放在桌上,一边拿着印玺和毛笔批阅奏折,陈翔一边平淡的对着跪在身前的那个黑衣人说道。

    可是,对于陈翔这平淡的话语,这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黑衣人疑惑了:“大王,这样难道不会影响您的计划吗?”

    放下手中的奏折,陈翔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呃,属下多嘴了。”这黑衣人赶忙低下了头。

    “无碍,你觉得我殷商境内的恶神多吗?”摇了摇头,给了这黑衣人一个警告的陈翔向他问道。

    而几乎没有多想,这黑衣人就给出了回答:“多,非常多,简直多如牛毛。”

    “没错”点了点头,陈翔再问:“可是,你觉得我们能够抓住其中的多少?”

    “这……”黑衣人无言以对了。

    因为就他所知,想要打败一个不算强大的恶神就最少要填进去百来个全副武装的士卒。

    不过陈翔却是没有在意他的卡壳,一边处理那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处理完的各种奏折,一边对着黑衣人继续说道:“所以,申公豹很聪明,她知道那么多木傀儡对我们没有多少作用。虽然照她所说也能够用鬼物,或者牲畜的血魂来填充傀儡,但是,若是牲畜不够,下一步是不是就要用人命来填补了?”

    “你下去好好想想吧。”

    “是,属下受教了!”

    向着陈翔抱拳一礼后,这黑衣人慢慢退出了御书房,也关上的房门。

    而在他退出房门之后不久,陈翔放下手中的奏折,目视着桌上那摇曳的无烟灯火,轻轻摇了摇头。

    “妲己,你是否在看这里呢?”

    “大王,妲己确实在看着呢。”

    红纱漫布的秀女宫中,因为被禁足不能出去的原因,今日只穿着一身薄纱诱人身子若影若现的妲己,坐在梳妆台前的红木椅上,看着面前铜镜中只有陈翔一人的御书房,微笑着给予了答复。

    而在她的身后,与精致到极点的面庞相反,一身白裙的九头锥鸡精正满脸无聊的逗弄着站在身前的一位衣衫凌乱的黑衣女子。而在这女子相对九头锥鸡精和妲己来说要差上不止一筹,可仍旧还是美丽非凡的面庞上,一双修眉下的黑眸中呆懈无神。

    “姐姐,我又玩腻了。”在用洁白无瑕的玉指玩弄了一番这位黑衣美人的唇舌,勾连出丝丝晶莹的涎液之后,九头锥鸡精转过身,叹了口气。满是无聊的对着妲己开口说道:“这个可以吃了吗?”

    此时,她那双比玻璃还要晶莹剔透的眼眸中冰冷无情。

    “不行哦小凤,她可是王宫中那些老家伙们派过来的唯一一个不错的小家伙,吃了她,我们会有大麻烦的,而且,小凤你不是不喜欢吃人吗?”摇了摇头,银发及腰的妲己将目光从身前铜镜中的陈翔身上移开,起身,来到了九头锥鸡精的身边从背后将她抱住。

    “嗯,人肉又酸又干还丑,很难吃,但是,我真的很无聊啊。”点点头,九头锥鸡精感受着背部那两团尖端稍硬的柔软,自然而然地将侧脸贴到了妲己的脸上。

    而和九头锥鸡精摩擦温存了几下,妲己抬起头,红唇递到九头锥鸡精的耳边轻语道:“那些来拜访姐姐的秀女们你也都玩腻了?”

    “……是啊,秀女宫里的我都玩过了,啊,除了姐姐你之前说过让我不要碰的那个黄妃。”忍耐着妲己那温热、香甜的气息传入耳中,九头锥鸡精的声音有些颤抖,说道一半时还惊呼了一声。

    “嗯,小凤真乖,放心,我们很快就能再出去了,那时候,我带小凤你出王宫到街上去玩。”舔了舔九头锥鸡精滑嫩的耳垂,妲己轻轻抱住她的身体,轻笑了起来。

    忍住那触电般袭来的酥麻感,洁白小脸变得通红的九头锥鸡精,注意力早就不在她面前这个一动不动的欣赏着她们两姐妹亲昵的人偶身上了。

    “好吧,那我就不吃她了,虽然她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样……姐姐,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