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抱歉,大王……
    ♂

    “朝歌……总感觉我还会回来啊。”

    距离朝会已经过去了一月之后。

    跟随着西伯侯的车队浩浩荡荡的离开朝歌。

    沿着青砖铺就出一段,然后转用石板路铺就的大道来到一处被半消融状的积雪覆盖的小山坡上时。

    一身白衣,右手持着三尖两刃刀的杨戬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远方那处已经能够勉强印入眼帘,不时燃起炊烟的宏伟城池喃喃自语着。

    “怎么了杨戬?”而在他身后(?),发现他停下了脚步,同样是一身白色衣裙的敖寸心也是转过身来,来到了他身旁,寻着他的目光轻语道:“是舍不得离开朝歌?”

    “不,只是感觉。”看了那繁华无比的朝歌城一会儿,杨戬摇了摇头,低下身摸了摸腿边无声无息间就凑过来的哮天犬,转过身,继续着跟随西伯侯的车队返回西岐的路途。

    而不想被他落下的敖寸心此时也稍稍放下了心中的不安,转过身,快走两步,自然而然的抱住了杨戬的左臂,声音略显俏皮:“我就说么,比朝歌还要奢华宏伟的东海龙宫你都没有一丝留恋,你又怎么会舍不得朝歌。”

    “不一样,东海龙宫之中没有人气。”

    对于敖寸心这亲密的动作皱了皱眉头,杨戬心中一叹,言语间,终究还是没有把手从敖寸心紧紧抱住的怀中抽离。

    “人气?”听到杨戬的话语,虽然心中对于他这次没有把手臂从自己怀中抽出去感到欣喜,但是敖寸心面上却是有些不悦:“你之前见到的只是龙宫之中的王宫啦,你那时又装作是天庭上使,我叔父又为了招待你让虾兵蟹将全都退去,你自然是见不到人烟。”

    “如果之前你去龙宫之中的下层看看,绝对会发现那里要比朝歌热闹上很多的!市集中就更不用说了,那里不但有着各种陆地上难以看到的奇珍异宝,就连那延寿之物也实属平常。”

    “是么,那我回山之前就再去东海一次,为师父挑选一些礼物吧,只是,也不知道龙王她是不是会欢迎我。”

    “放心放心,我叔父最是大方,从来都不记仇的。”听到杨戬这话,敖寸心开心了起来。

    不但热情的邀请着杨戬,为了让他放心还把龙王间的私事拿出来为杨戬举例:“百年前我父亲因为被凡人之间的戏语影响,不喜欢原来柔弱的样貌,换了一副新皮囊的原因和叔父她大吵了一架,甚至差点打起来。可是在这百年中,叔父她却是一点都没有记恨的意思,三翻四次借着看我的名义去找我父亲和诸位伯父们聚会喝酒。”

    “而且,以你这绝世的样貌,喜好美丽之物的她欢迎你还来不及呢。”

    “……”听到敖寸心这最后附加的调戏之语,注意到车队中西伯侯的那些手下正在或明或暗的偷听她们对话的杨戬无言以对。

    不过在他心中,对朝歌莫名奇妙升起的阴霾此时却是稍稍褪去了不少。

    而在朝歌城内,陈翔在处理完政务之后,并没有如以往那样待在御书房或者是前往东宫,甚至,他干脆就没有在王宫之中!

    朝歌城地下通过系统建造出来,炉火温度极高的铁匠铺内。

    身着一身褐色服侍的陈翔,手中拿着一把还未配上剑柄的厚重铁剑,凝着眉头,向站在一旁,已经褪去了之前那身黑纱,展露出高挑身姿的性感巫族女巫出声问道:“如何?还能够再提升一下这铁剑的品质吗?”

    面容精致,只是在脸上用彩色矿物粉末画出了几道纹路的巫族女巫摇了摇头:“大王啊,这种被您称作铁的金属我们能够从那种赤色矿物之中提炼出来就多亏了此地高温的炉火,可是,相比青铜剑,它虽然轻可实在是太软了,而如果再提炼一次,这种金属就根本无法再用来制作兵器。”

    “是么……”看着一旁那堆在地上的十几把被青铜剑砍断的铁剑,再看看脑海中系统对青铜剑和铁剑所鉴定出来的和的数据,陈翔有些无语。

    明明以后的时代里确实是铁质的兵器淘汰了青铜制造的兵器啊,为什么,此时这两者间的相差却是如此之大呢?

    思索了一会儿,被炉火升腾带起的热风扑面,恍然想起合金和钢这两个词汇的陈翔,双目一亮,把手中的铁剑拿在身前,对着身旁那似乎正想要开口劝阻陈翔放弃的巫族女巫说道:“如果像青铜一样试着添加一些别的东西,是不是能够提升一下这铁剑的硬度,比如木炭的粉末?”

    “……明白了,我这就让人去试。”沉默了一会儿,知道自己无法劝阻陈翔的这位巫族女巫,点了点头,转身向着那些大多都正在炉火边锻造青铜剑的高大巫族们走去,也不再想要对陈翔说那巫族其实已经把青铜剑钻研到巅峰了的事情。

    因为在她想来,她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不过,在等了半天之后,她这种想法就被打脸了。

    因为那在加入了一些木炭粉末锻造出来的铁剑在被打磨好后,虽然没有砍断,却也确确实实的把巫族铸造的青铜剑砍出了豁口。

    “哈哈哈哈。果然,是这里炉火的温度太高了,之前的那些铁剑直接被练成了熟铁剑。”大笑一声,陈翔将手中这把被系统鉴定为,两侧被加厚了很多的铁剑平举到身前,同样大声的自语道。

    这个被建在地下的铁匠铺中的打铁(?)声消失了,在炉火前锻造着各种武器的众多巫族纷纷将惊讶的目光放到了陈翔,和他手中的铁剑上。

    而之前怀疑陈翔的那位巫族女巫更是扭动着她那曼妙的身体,跪下为陈翔谢罪:“大王英明神武,火灵之前却还在怀疑大王,火灵实在是愧不敢当,请大王责罚。”

    “别说那些有的没有的,起来,让我看看这把铁剑在赋上巫纹后会有怎么样的威力。”看到这位自称火灵的巫族女巫跪下,陈翔的面上有些不高兴。

    不过,在出言让她起身之后,他还是把手中的铁剑递给了她。

    “是,我一定不会让大王失望的。”接过陈翔递给她的铁剑,火灵回答的声音就像是被赋予了某种使命一样慷慨激昂。

    可是,当她在众多巫族和陈翔的注视下,抱着铁剑走入这个地下铁匠铺中特意开辟出来的一处,盖着红色帘布的隐蔽空间之后不久。

    她却是带着满脸的失落和一丝丝害怕,从那处隐蔽空间中走了出来。

    “大王,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