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竖日后……
    ♂

    “自己去领罚就好,此事也怪不得你们。如若无事,就带着这两具尸体退下吧。”

    听到这黑衣老者恭敬的话语,陈翔也没有多言其他,只是,当说道卧室内这两具尸体的处理方式的时候,他却是格外警告了对方一下:“不过,没有孤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擅动这两具尸体!懂了吗?”

    点了点头,知晓陈翔对这两具尸体估计是有大用的黑衣老者直起身,对陈翔拱了拱手:“属下明白。”

    然后,这手持诡异蓝火铜灯的老者将目光看向了身侧:“还等什么,没有听到大王的命令吗!?”

    随着他这满含呵斥意味的话语落下。

    一阵阴风在卧室内呼啸而起,不是从外界传来,而是从卧室内凭空出现。

    在坐到卧室内一张座椅上的陈翔的注视下,这阵让卧室内灯火不断摇曳,将灭不灭的阴风在卧室内转悠了两三圈。

    卧室内那两具尸体和那血液就在不知不觉间全部消失不见。

    而那在将两具尸首和血液全部摄走后壮大了非常多,几乎数十倍的阴风也是悄然从卧室内消失。

    看那在摄取了血液后已经暗到发黑的阴风在空气中留下的轨迹,它很可能是从御书房那打开的门扉处出去了。

    “大王,这两具尸首会放在王宫宝库内的寒玉床上,定使它们千年不腐,您何时查看都可。”

    看到那阴风已经消失,卧室内那虽然摇曳,但没有一盏熄灭的灯火也已经恢复如初,就连那被刺客盖上了一张蓝色湿布的紫金香炉都已经被换成了新的,手持燃烧着蓝色火焰的黄铜灯的黑衣老者继续拱手向陈翔说道。

    “嗯,那就退下吧。”点了点头,陈翔说道。

    “是,属下告退。”又向着陈翔躬身一礼,这黑衣老者慢步后退着,直到退出了卧室才转过身,看了看那御书房内博古架上那或有裂痕,或无动静的各种怪异物件,他摇了摇头,彻底走出了御书房,并关上了房门。

    而这时,东宫中突然心痛到难以忍受的姜汤才感觉到些许轻松。

    在朝歌城中,还未离开的西伯侯心中突然生起,乃至让他想要连夜占卜一下的喜悦也突然消逝。

    在西岐,坐在府邸园中护身望月的姬发,一口饮尽杯中的苦酒,他已经知道了结果。

    天上,那颗在之前总是忽明忽暗的帝星也是稳住了它那即将坠落的迹象。

    让那些以观天为乐为本者们再一次不明所以起来。

    而在一处远离朝歌的山林深处的谷地之中,盘坐在恰好有一处露天石洞的洞窟内,一位身姿健美,面容绝美,身着着一身用血痕刻画出神秘纹路的兽皮的巫族大祭祀,正一边**着身边那些相当可爱的懂事,肤色各异的巫族幼童们的小脑袋,一边放下了心中的忐忑。

    我果然没有选错,帝辛果真不是甘心被命运左右之辈,圣人不出,西岐即便是潜力再大也无法推翻无甚错漏的殷商。

    这一次,我族必然不用再像老鼠一样到处躲藏了。

    竖日。

    众诸侯再一次齐聚帝宫,拜别陈翔,明面上的朝会就此结束。

    不过,这些诸侯大多都不会在这几天内离开朝歌,因为相互之间的沟通才是他们愿意齐聚朝歌,参加朝会的首要目的。

    而在东海,不少鹰部落出身的士卒们(斥候居多)也才迟迟收到了鹰部落谋反的事情。

    只是还不等他们做出什么动作,就又被鹰部落早已经被殷商军队攻破这条消息给击沉。

    东海的异族们趁机发动了一次庞大的攻势,可是因为八荒大阵将它们大部分的进攻点都占据了的原因,它们这一次的进攻仍旧是被各种布防设施都以建造完毕的东海驻军给打退了。

    甚至,这一次就连伤势已经好了大半的闻仲都没有被它们逼得出面来战。

    急得它们背后的那些澜国贵族们几欲疯狂,却无可奈何。

    毕竟,相比知道某些事情从而放水让它们进来的东海,其他海域中的龙宫可是见它们一次就灭它们一次。

    它们只能将期望放在了派往西岐的那些棋子之上。

    可是,西伯侯此时身在朝歌。

    而在几日后,妲己被陈翔禁足了。

    因为在看过了那潜入宫中的刺客尸首之后,和那些御书房中遭到破坏的各种奇珍异宝之后,他觉得妲己是最有可能动手脚的那个人。

    毕竟,只有她和少数人才有资格在没有他的命令下自由进出御书房。

    而且,她的忠诚度在系统面板的显示上一直都没有超过50的时候。

    详细问过了系统,从系统那里得到的陈翔,实在是难再信任她。

    又几日后。

    借住在闻太师府中的申公豹终于是把那些有关音律的古籍看完了,并且在黑豹的暗中相助下,用古筝演奏出了一首勉强能让闻仲满意的曲子,获得了能够再一次光明正大的走出房门的命令。

    只是,当她在心中对于能够再见天日兴奋不已,想要立刻就去子干书院寻找哪吒的踪迹的时候。

    从闻仲那里得到陈翔那让她去巫庭,协助大规模制造木傀儡的命令,让她在愤恨之后欲哭无泪。

    回想之前陈翔让她学习音律时让那送书的太监代传的那句:“既然是太师(音律)那就做好自己的本职。”的话语

    她真想立刻进宫对陈翔说一句“我是太师,制造木傀儡不关我事!”

    可惜,随后她就被闻仲一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房中地道吗?”的威胁下,被人连人带豹送到了巫庭。

    而在东伯侯府。

    在几日前的东宫献礼中被姜汤摆着脸色狠狠训斥了一顿(因为他把苏护的妻子给那啥了,还在之前做的那些蠢事),却也用一句:“作为国丈,怎可不守自身威仪!”的话语给点醒了东伯侯彻底安分了下来。

    拒绝了西伯侯共商要事的邀请,也拒绝了诸多小诸侯们投靠的请求,他现在把领地的事物大都交给了姜修文之后,整日都在府邸的院中演武。

    显然,好歹也是一位伯侯的他也早就发现了陈翔的一丝丝目的,也察觉到了天下将乱。

    而在之后的半月里,在系统那里问清了很多东西,知晓了那国力多少不仅关乎自己是否能够复活还关乎着自己以后的陈翔,也不再求稳了。

    他借着过年举办的战车演武,一举把朝歌城中各队战车的队长换成只忠诚于他的系统部队。——当然,为了让那些被换了队长的战车队不产生动荡,他还特意从不同的系统部队中调派了两辆战车担任副队长,同时也让那些青铜战车小队中的人,觉得自己的小队不是由一人独握大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