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是,也是!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什么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类,现在,不一样还是死在我的手里了么。”

    将手中锋利非常,造型略微显得有些奇异的黑红色利刃从陈翔的脖子中缓缓拔出。

    看着他那瘫倒在床上,从脖颈处涌出的灼热鲜血逐渐染红身下床铺,并且已经彻底失去声息的健壮身体。

    这个身穿黑蓝色紧身衣,面部在面巾遮挡下只露出一只右眼的刺客,用刻意变化出来的一种怪异声调在原地自语着。

    “真是一个白痴,明明拥有着不尽的财富,明明拥有着可怕的力量,却因为大意而死在我这个无名小卒的手中,如果你没有将原先花圃中那些麻烦的食人怪物调走,我根本不可能靠近你的。”

    ……

    站在床边随时能够再一次袭击陈翔的位置上自导自演了一阵,可是,除了那御书房卧室内摇曳的灯火和那成白烟状从紫金香炉上袅袅上升的熏香之外,别无一丝动静。

    “……”沉默着,身体隐隐绷紧,其实在刚才没有一丝放松的这位深蓝衣刺客,将目光紧紧放在了帝辛那完全没有一丝起伏存留的健壮身体上:真的死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

    看着躺在这卧室床上的陈翔,明明是亲手将陈翔脖颈刺穿的他,心中却是完全不敢相信。

    他是一个刺客,也是一个死士,因此即便是不要自己的命,他行刺目标的生死都必须得到准确的确认,不能让不真实的信息给自己的主人造成麻烦。

    而试着靠近了陈翔的尸体几步,看着陈翔还是没有如他预料中的那样复活后。

    隐隐察觉到王宫中的某些人已经察觉到不对的刺客也不迟疑,脚下用力稍稍一冲,手中怪模怪样的利刃又一次向着陈翔血流不止的脖颈处袭去。

    “咔嚓”一声轻响。

    在摇曳的灯光照耀下,陈翔的尸体干脆利落的被那把异常锋利的利刃给斩首了。

    真的没有携带能够让自己复活的东西?真的死了?

    手中拿着陈翔那在此时被血污沾染,异常狼狈也异常诡异的头颅,这蓝衣刺客此时是真的难以相信刺杀陈翔这位一国之君是如此的轻易。

    不过,差异归差异,此时已经彻底确认了陈翔生死的这位刺客却是要带着陈翔头颅退下了。

    毕竟,在那些很快就要来到这里的王宫暗势力的围攻下,他会变得九死一生,而能够活着完成任务,也没有哪个死士会想要去寻死。

    只是,当这位可谓是一点都没有暴露自己,就连刚才的声音也不过是拟声,刻意暴露出来的蓝衣刺客,从怀中掏出一块黑布,将陈翔那此时仍旧是血流不止的头颅给包裹上,正要无声无息的从那被他暗中破坏了禁制的窗口翻身而出的时候,一只大手,却是从身侧捏向了他的脖子。

    “谁!?”发出的惊呼声有些清丽,这位深蓝色衣着的刺客,躲开那突如其来的手掌,感受着自己脖颈间那倒立起来的细微汗毛,向着那在卧室内突然出现,还让她直接忽视了的那处黑暗问道。

    在夜中,在这有死人的房间,在这手中还拿着被杀之人头颅的时候,这位刺客即便是死士也忍不住心中微恐。

    “怕了?”在黑暗中伸出手的那人似乎是察觉到了蓝衣刺客刚才身体上产生的轻微颤抖,出声让这蓝衣刺客那被面巾死死遮住的脸上一僵,然后,他接下来的话语让这蓝衣刺客瞳孔猛然放大:“你拿着我的脑袋还问我是谁?”

    听到此言,再回想一下这数字声音的主人,这刺客来不及顾及其他!在恐惧的驱使下猛然扭头看向床上那没有一丝动静,仍旧在血流不止甚至是已经开始失禁的尸体。

    然后,心中想着尸体没有消失,赶忙回过身来的她就看到了一个和床上那具尸体一模一样的人。

    “怎么……”可能!?

    刚惊呼出这句话的前半段,这刺客就感觉心口一阵剧痛。

    而当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看向她那被一支握掌成拳的大手洞穿心口的同时,她的意识也开始恍惚,消散了起来。

    “当啷!”刺客手中怪模怪样的利刃掉在了御书房坚实的地砖上,砸出了一个小坑。

    “砰!”原本被她夹在腰间的,那块包裹着陈翔头颅的黑布也掉在了地上,露出里面那颗和陈翔一模一样的头颅……

    站在她身前,将她的心脏和后背一并打碎的陈翔,此时也是没有一点想要做她尸体的支撑的意思,挥手将她的尸体甩在了地上。

    任由右臂上沾染的鲜血向下滴落的同时,他轻声自语道:“我,还真是大意了啊,竟然被这种小角色杀了一次。”

    转头看着那具在床上留下一大泊血液并且下身开始散发出恶臭的尸体。

    虽然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复活后穿戴整齐,和未死之前没有一丝差异的陈翔,紫眸中仍旧闪过了一丝厌恶。

    即便这次死去的好处大于坏处,他也终究还是不想要见到自己死后的丑态。

    然后,回过头来看向倒在地上的这个女刺客和那把绝对不是寻常兵器的利刃,得到系统提供的鉴定结果之后,陈翔的目光变得有些森寒。

    他已经知道这次的事情是由谁主使的了。

    ——不是,也是!

    “当当当。”

    而在此时,御书房的房门被姗姗来迟的某人轻轻敲响了。

    一声苍老却内蕴青春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王,您睡了吗?”

    “怎么可能睡的下,都进来说吧。”听到门外那苍老的声音,从帝辛的记忆中翻出了对方是谁的陈翔,又看了看床上自己的尸体,终究还是没有选择隐瞒。

    毕竟,别人又不是傻瓜。

    “那属下就打扰了。”得到了陈翔的允许,在御书房门外,一手挑着燃烧着蓝色火焰的黄铜灯一边敲门的那位黑衣老者,看了看身旁那片只有修炼者才可能会隐约感觉有着什么东西的黑暗。

    向是交流了什么一样点了点头,轻轻打开的御书房那可以说是从来没有锁上过的房门。

    然后,门内那扑鼻(相对来说)的血腥味和恶臭让他脸上那稀疏的白眉微皱。

    稳步来到装饰精美舒适的书房卧室,扫视过卧室墙面上那斑斑血迹,再扫视过御书房卧室内那分别倒在地上和床上的两具尸首。

    他也不发问,只是将手中的铜灯向着正将目光看向他的陈翔递了过去。

    随着那灯中蓝色火光大亮,这位黑衣老者即便脚边就是那块包裹着陈翔头颅,并且已经散开一些的黑布,也没有一丝怀疑的对着陈翔躬身一礼。

    “大王,您无碍就好。”

    “刺客入宫,我等竟未立刻发现,害得大王魂灯熄灭,还请大王降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