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天命
    ♂

    随着陈翔那满是怀疑和挑衅的话语落下。

    打铁的当当声停止了。

    在这处似乎相当昏暗,但又在炉火的炽烤下相当明亮、炎热的空间之中。

    一众站在炉火前,高大威猛到足有三米的巨人放下手中的巨锤,皆是对着眼中没有一丝恐惧的陈翔怒目而视。

    有的还迈动着沉重的脚步向他走了过来。似乎,是想要给他这个狂妄的小家伙一个教训。

    在陈翔身边,已经带着青铜战车们回到了朝歌的魏宁把手放在了腰间的青铜剑上,一点一点的将剑刃拔出。

    可是,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住手!”

    “巫?”这些肤色各异的巨人们将目光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有的,忍不住发出了疑惑的询问。

    “你们不会是大王的对手。而且,我们怎么能够向我们宣誓效忠的人动手?快快退下!”

    从众位巨人之间的让开的通道缓缓走出。

    这位全身都被一层黑纱笼罩,分不清男女,看不清样子,一米八的身高在那众多巨人中可能连三等残废的算不上的神秘人,将她手中那杆挂满了骷髅头的诡异木杖撑在了地上。

    而听到这位巫的发言,在她身边的那些巨人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那几位向陈翔迈出了脚步的巨人纷纷退了回去。

    “明智的选择。”扫视了那些巨人一眼,将目光放在那位新站出来的巫身上的陈翔,心中闪过了一丝无趣,余光瞄到护卫在自己身边的魏宁有些紧张,摇了摇头,对他开口说道:“把青铜剑收回去吧,要真和这些大家伙打起来,那种牙签可是连他们的皮肤都刺不破。”

    “大王……”有些担忧的看了陈翔一眼,魏宁点了点头,收剑回剑鞘:“属下明白了。”

    “说吧,你们为何会想要与我合作?不要说什么你们和鹰部落合作,然后恰巧被打败鹰部落打败的我军抓住的蠢话。”将目光重新放在那位站在巨人中间的巫身上,陈翔问道。

    而那位巫却是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反而反问了起来:“大王,您为何会觉得您想出来的这个可能是错误的呢?如果我说,这恰好就是事实,您会如何去做?”

    “我会把你们全部杀掉,一群不知目的的巫族,即便是你们的锻造之能再强,我也不会去用。”用平淡的声音诉说着,陈翔的话语让这处空间之中的巨人皆是忍不住心中一颤,身上一抖。

    因为他们都听的出来,陈翔这是认真的。

    “说吧,为何要借助鹰部落来与我联系,为何想要来帮我,为何要离开山林?”

    “你们,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面对陈翔的质问,众巫族都闭上了嘴。

    而在沉寂了一会儿之后,还是由那位站在众多巫族巨人之中的巫开口了。

    “大王果真聪慧非常,那,我们也没有隐瞒您的必要了,我们银巫部落,世代以锻造为、为荣、为生,和那些武力强大的巫族部落不同,我们已经无法再忍受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没有足够的兵器让我们锻造,我们就遏制不住我们心中嗜血的冲动,我们部落的族人每达到一个数量,就会被迫开始自相残杀,而在野外,合适的矿脉又岂是好找寻的?”深情的说道这里,这位巫突然向着陈翔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响头:“请大王收留我们!”

    “巫,何须如此?!”似乎,是被这位巫的举动惊到了,周围那些巨人纷纷出声阻止道。

    有的还用类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种话来劝她,只是,她却是一如刚才那样,对着陈翔磕着响头。

    只是,陈翔却是盯着她不言不语。

    “大王?”似乎是有些看不下去了,站在陈翔身旁的魏宁向他开口提醒了一下。

    而陈翔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来到那位不断磕头的巫面前,冷眼俯视着对方,轻声开口道:“玩够了吗?你的演技真的很烂。”

    巫磕头的动作停止了。

    周围那些巫族的身体也皆是一僵。

    只是,陈翔并没有理会这些,继续说道:“从最开始你出场的时机就不对,我不相信你们之中会有多少人不清楚我的力量有多强,敢和我产生冲突……我不觉得你们这些能够从我祖辈那日日夜夜的逮捕中幸存下来的家伙们会是什么傻子,会觉得自己的体型比我大就会冲动者来找死。”

    “而后,你们似乎忘了我的体内也有巫族的血统,人,在无数的时间中早已和巫妖两族的血脉融汇在一起了,可是,你们所说的那种嗜血冲动我却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

    “最后,巫在人族之中或许很有威信,可是在力量至上巫族之中,据我所知,除了那些有功的长者之外,皆是只会被当成小家伙来保护,却并不会给予敬重。”

    “你这身黑色的纱衣,和你那听不出性别和年龄的声音,却是让我无法信你是一位巫族的长者。”

    说道这里,陈翔的心中突然有种愉悦的感觉,就好像是侦探揭穿罪犯一样,对着这趴在地上已经不再磕头的巫说道:“你,还有什么谎言要说吗?”

    ……

    “大王,您为何要放过他们?这些巫族竟然敢欺骗您,实在是罪大恶极!”跟随着陈翔走出那处被修筑在朝歌地下的铁匠铺,魏宁有些不解的向陈翔问道。

    而终究还是没有如话语中所说的那样杀了那些巫族的陈翔摇了摇头反问道:“杀了他们,对我有好处吗?”

    “……”魏宁答不上来,因为杀了那些别人根本不知道的巫族对于陈翔并没有好处。

    而似乎是从魏宁的沉默中得到答案了吧,陈翔一边行走着一边再问道:“既然没有好处,那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

    朝歌地下,在那间陈翔刚刚离开的铁匠铺中,已经脱下黑色纱衣,露出窈窕美满的身姿的巫,在周围那已经又一次响起来的打铁声中站了起来。

    也不在意自己此时正是几乎赤身**,小麦色的光滑肌肤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看着陈翔离去的通道口就喃喃了起来:“商王帝辛,果然不愧是一国之王,也果然不愧是大祭司预感到的天命双生之子,天数,果真是要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