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们有意见吗?(求订阅)
    ♂

    训斥了东伯侯一顿之后。

    帝宫大殿上,那些原本还在脑中盘算着在朝会结束后要和哪位官员,哪位大诸侯联络联络感情,或者干脆投入某位伯侯的麾下,寻求支持的小诸侯们,心中的这种想法都变淡了。

    因为刚才陈翔对着东伯侯的那一顿臭骂让他们这些不能经常见到陈翔,最多也只能是接触到各方伯侯和官员的小诸侯们明白了一件事情。

    在殷商之中,谁的势力都没有大王强,谁的话,也都没有大王的管用。

    看看,如东伯侯这样性情暴烈的大人物,还不是要在那里被大王一顿臭骂之后不敢有丝毫怨言?

    如果我们能够被大王支持……

    想到这里,不论这种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几率有多小,一些原本只是把朝会当成了自家部族中的集市的年轻小诸侯们皆是纷纷眼中一亮。

    原本只是想要在之后的东宫献礼上随便意思意思,或者干脆不参加的想法也都被他们纷纷抛弃了。

    皆是准备拿出自己最珍贵的宝物献上,搏一搏被大王青睐的可能。

    虽然他们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是有多么微小,但是,就好像是买彩票,明明都知道这用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们的心中都总是心生侥幸。

    嘛,不过这种侥幸心里如果不钻牛角尖的话也算是个不错的东西吧,因为它能够让人更加轻易的抓住机会……

    “看起来,在这三年里诸位爱卿的领地之中都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嗯,今年大部分的收成也都相当不错。”

    阅读着手中那些被身穿蓝衣的宫人们用铜盘递送上来,书写着各部族近几年事物的大体文书(统一样式,都是纸质奏折样),陈翔点了点头,声音也开始欣慰了起来。

    但是,当他把手中的文书放下之后,将目光放在一个汇入武官队伍之中,身居前位的诸侯身上,他的话语却是又一次变得愤怒了起来。

    “只是,为何豚部族的逃奴今年如此之多?你们不知道这些逃奴会对我殷商的秩序产生多大的危害吗?!”

    逃奴,在殷商之中就好像是其他时代中的那些匪徒,逃兵。

    虽然其中有的真的只是被裹携,或者因为奴隶主太过的压迫,为了生存被迫成为逃奴。

    但是,大多数的逃奴都非常凶残。

    不说之前杨戬在朝歌城中遇见的那些利用自身可怜的样子伺机杀害那些总是会有多余善心的富人,生存阴沟角落中的卑鄙家伙。

    那些运气不好,没有被某个城池中的贵人看中,招募到城中的逃奴,大多都会聚集在一起,占山为王落草为寇。

    在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势力之后,他们还会对一些村庄城镇发动攻击。

    和野兽不同,被他们攻破的村镇基本上都是鸡犬不留。

    殷商境内的恶神,大多在庇护献上供奉的村子度过饥荒干旱之类的天灾之外,最大的用处就是抵御像那些逃奴一样的**。

    林缘还在林缘镇的时候,就是因为帮镇民打退了好多次流民,镇子里的人才会愿意用奴隶为祂提供血祭。

    所以,即便是在被最昏庸的王统治的时候,殷商也没有对逃奴们放松过警惕。

    “大王恕罪,大王息怒啊。”好似被吓的屁滚尿流一样的从武官们的队伍之中来到了那兽皮地毯上,身型相当丰满却也结实的豚部族首领直接就是跪在地上,向着陈翔接连不断的磕起了头。

    只是,在地毯的保护下,他那油光满面的额头却是并没有受伤。

    看的一直站在陈翔身边,也不觉得累的妲己抬起玉手掩住红唇,发出了一阵动人的轻笑:“呵呵……”

    “好了!说吧,你有何解释?!”

    扫视过下方大殿上那些眼珠子都快要被一身红衣,银发被编织成辫发状,艳丽无比的妲己吸走了的诸侯们,和一部分的文武官。

    心中一阵不爽又一阵窃喜……总之,心情相当复杂的陈翔把手中奏折样的文书啪的一声,扔到离那跪在地上的豚部族首领的脑袋不远的位置,沉声开口道:“如果你的回答不能让孤满意……你应该知道后果!”

    听到陈翔开口了,在看看此时掉在兽皮地毯上竟然都能够发出声音的文书,殿上的众人身上大都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默默的将放在妲己身上的目光收了回来。

    而看着眼前那张差点打到自己脑袋上的文书,这位身材圆润,却都是肌肉的豚部族首领,赶忙抬起头对着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颤声回道:“明白,臣明白……”

    “那就好~”陈翔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目光却是让这位身材圆润的豚部族首领明白他没有多少耐心。

    他慢慢爬起身,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恭敬的对着陈翔述说起来。

    “大王,您也知道,我们豚部落临近北海,虽然物资不缺,可终究还是身处苦寒之地。

    食物基本上都只能从北海之中获取,能够烤火就已经是难得的享受,所以,我们的奴隶都很难活的长久,那些不想死的逃奴自然是越来越多……

    不过大王您请放心!那些从我部逃出来的逃奴基本上都是不可能存活的,虽然之前那些北海的蛮夷被闻太师所率领的伐北军打的再也不敢窥视我们,可是,那些逃奴却是他们的图腾神最喜欢的猎物,再加上北地极度的寒冷,他们能够在死之前没有被冻成冰棍就已经很难得了。”

    “那他们不会抢夺你们的御寒衣物吗?”听到这位部族首领的解释,之前还真不知道对方处境的陈翔,此时心中也没有多少愤怒了。

    毕竟,就像他说的那样,北海那种地方能够存活下来的逃奴实在是少的可怜。

    而听到陈翔的这个问题,知道陈翔是在指逃奴大多都会在出逃前杀死自己的主人,抢夺物资这件事情的豚部落首领,面容和声音皆是突然羞涩了起来:“那个,大王,其实要不是我们部族之中的御寒衣物本就稀少到连族人都不够,那些选择成为逃奴的奴隶也不会这么多,好歹她们也都是相当贵的。”

    陈翔一阵无语,不过,他却并不会去干涉这件豚部落自己的事情。

    君的君非我的君,臣的臣非我的臣。

    这是从黄帝时代开始一直流传下来的游戏规则,历史中直到秦始皇一同八荒**,这种情况才发生了改变。

    而为了能够安安稳稳的结束掉未来西岐的叛乱,做好自己的小丑工作,陈翔还不会去作死……

    所以,在让那豚部族的首领退下之后,陈翔转头看了看妲己,给了她一个眼神之后,对着殿上的诸侯们开口了:“诸位,关于鹰部落一事,这段时间想来你们都已经了解过了,孤想要把鹰部落纳入孤的麾下,你们有意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