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怼(明天上架,大家订阅支持一下吧)
    “妲己说的不错,诸位爱卿,你们不向孤说说最近各自的领地中都有何时发生吗?”

    “孤可是记得,上一次朝会时诸位可都是非常健谈啊。”

    “还有,东伯侯,孤近来总是听说你想要和孤来比试比试武艺,此时为何闭口不提了呢?”

    听到妲己开口打破了寂静,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也不和殿上的这些诸侯们玩心里战术了。

    索性,率先就将“炮口”向着坐在四位伯侯中最左侧的东伯侯使劲轰。

    让殿上大多都以为陈翔会将矛头对准西伯侯的诸侯们和此时有些被妲己迷住的西伯侯自己都有些吃惊。

    也只有稳稳站立在文臣中的第一位,让谁都不敢怠慢的闻太师有些怜悯的看了东伯侯一眼。

    多少猜到了陈翔心中想要“削弱”诸侯们的想法的闻仲明白。

    陈翔不论是想要对诸侯们小惩大诫,还是狠狠的割下他们的一块血肉来填补殷商被前几代接连昏庸的商王所造成的亏空,都避免不了要与四大诸侯对上,特别是那号称天下三分其二在周的西伯侯。

    可是,作为王,他却又不能因为一己之欲让国家不稳,即便他是想要让殷商恢复元气,所以,他只能对四大诸侯中和他相对亲近的东伯侯来上一场戏了。

    反正,谁让他之前在陈翔想要在朝堂上树立一个真正能够说话的人的时候第一个在朝堂外唱反调,还在再前一段的时间里简直可以说是大逆不道的在朝堂之上打陈翔的脸。

    说真的,如果那次不是看在姜汤的面子上和陈翔那仅存的理智。

    一身银龙甲,一路骚包来到朝歌的姜修文绝对是会被暴怒之中的陈翔,又或者说怒火中烧的帝辛做成一只烤全猪,派上一队青铜战车一路风风光光,绝对更加骚包的给东伯侯送回去!

    而在殿上,听到陈翔那似乎真的是生气了的话语。

    一身红色锦鲤朝服,腰佩凤鸣血玉的姜文焕可是没有傻到真的拿自己这“瘦胳膊瘦腿”来和陈翔比划一下手腕。

    因此,在陈翔身前那越发强大的暴虐气息的威亚下,他很自觉的在身下那张以红珊瑚制成的宝座上站起身,对着陈翔拱手就是一拜。

    “大王,民间谣传不可信,吾对大王对殷商具是我忠心耿耿,又怎会心生这种可能危害大王安危的念头?”

    说着,姜文焕将目光放在立在黑石王座旁边的妲己身上,意味深长的说道:“大王可一定要明查啊。”

    显然,从有苏氏部族中的某些人口中得到了一些信息的他想要祸水东引。

    毕竟妲己在外貌上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只要之前见过她还是苏妲己时的样子的人,基本上都会注意到这一点。

    “哦?”陈翔那被九龙冠冕遮住的双眸眯了眯,扭头看了看站立在自己身边正对着自己巧笑欣然,艳丽无双的妲己,轻疑了一声后,将目光重新放在姜文焕的身上,寒声道:“东伯侯,你可当孤是三岁小儿?”

    “既不想与孤比武,那苏护一事你又能给孤何种说法?!”

    果然是因为此事啊。

    寂静的帝宫之中,殿上的文武群臣和外封诸侯们听到陈翔的呵斥,心中都是升起了这种想法。

    原本还想要出言干涉一下,以免陈翔真的借着东伯侯为借口对整个外封诸侯群体开刀的,此时也都把双脚稳稳的站在了原地,看起了东伯侯的笑话。

    毕竟,这件事确实是东伯侯做的不对么,不但把大王故意留下来的养马地给一锅端了,还敢在朝堂上挑衅……

    想想,要是做出这种事情的是他们,绝对会被毫不留情的连带自己的领地覆灭掉。

    而或许也是明白这个道理吧,和之前怒火中烧时智商完全不像是一个人的东伯侯声音非常诚恳。

    “大王,苏护,罪人也,有苏氏,罪族也。其人带其族三翻四次挑战大王威信,大王仁慈,不愿与其追究,但臣却是看不过去了,因此,吾才带兵讨伐有苏氏,只是因为想给大王一个惊喜,未有先向大王上报,还请大王恕罪。”

    说完,他又是对着陈翔深深一拜。

    “这么说来,还是孤错怪东伯侯了?”

    听到姜文焕的回答,虽然气其实早就消了,但故作恼怒之态的陈翔还真是被他给逗乐了,略带趣意的开口向他问道。

    “微臣不敢……”殿上,东伯侯连连摇头摆手。

    虽然他生性冲动,爱发脾气,可是却并不傻,相反,他的第六感在平时还很敏锐,所以他此时是决然没有一丝同意陈翔笑问的意思。

    “你不敢什么?不敢怪我错怪你?”果然,看似是在笑问的陈翔下一句直接打断了姜文焕那似乎还没有说完的回答,九龙冠冕下那双紫眸和声音中透露出来的暴虐皆是让帝宫之中的诸侯们心中发凉。

    “东伯侯,你是真当孤是傻子了?还是个“耳朵”和“眼睛”都没用的傻子?!”

    “臣,不敢。”抑制住那似乎下一刻就要被陈翔撕碎的恐惧,脚步稍稍向后退了半步的姜文焕低下头,对着高坐在阶梯上的黑石王座上的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哼!不敢?”骂着骂着,火气就真的有些涌上来的陈翔,念叨着东伯侯这别有深意的回答,看着姜文焕的目光是真的有些冰冷了。

    因为不敢怪和没有怪完全就是两回事。

    而在此时的帝宫之中,陈翔相信没有人会听不懂这种简单的话术。

    只是,正当他要开口再对东伯侯来上一通怒骂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妲己却是再一次开口了:“大王,东伯侯也是为了大王着想,只是为人耿直,您消消气,而且,您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与众位诸侯们说道吗?”

    听到妲己的话语,再转头看着妲己那精致绝伦的白皙面容,和那双在今日喜庆穿着下更显诱人的血红色双眸。

    心中一热又迅速一凉的陈翔,腹中怒火就像是被冰水浇灌一样迅速的熄灭了。

    他对着妲己点点头,将目光又放到了姜文焕的身上:“爱妃说的对,今天不是与你生气的时候,东伯侯,坐回去吧,孤希望以后不要在发生这种事情了。”

    “是,大王,臣谨记大王教诲。”低着头,安安稳稳的坐回了那红珊瑚所制作的宝座上,没有看见妲己唇角那抹勾起的微笑的东伯侯,看着周围那三大诸侯面不改色的样子,心中既是怒火升腾又是有些害怕。

    之后,我还是趁着去东宫献礼之时问问汤儿吧,明明以前的帝辛还没有这种威势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