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朝会开始
    “姜子牙,封神榜,终于出现了么。”

    趁夜回到王宫之中,陈翔久违的在帝宫附带的那间严谨到极致的卧室内,洗漱一翻之后睡下了。

    只是,躺在床上,枕着一只软玉枕的他却是没有睡着,一双紫眸望着拔步床床顶那代表了天下八荒的八卦阵图,喃喃自语着。

    姜子牙和玉婆婆的在朝歌城中的冲突,自然是不可能瞒得过陈翔。

    甚至可以说,在陈翔回到宫中之后,这个消息就被得到恶神相助之后实力大涨的某位公公的手下一级一级的传了上来。

    然而,此时的陈翔心中却是有些纠结。

    按理来说,他此时最应该做的就是连夜派兵把此时应该还没有出城多远的姜子牙给抓回来,杀了,把封神榜给烧了,把打神鞭给毁了。

    没有了这三个家伙搞事情,所谓的封神之战自然是不攻自破。

    不说什么万载千秋,但殷商估计又能延续个上百年。

    可是,陈翔却总是感觉事情没有……不,是绝对不会这么简单。

    姜子牙和封神榜真的很重要吗?

    他不禁这样扪心自问。

    而在思索良久之后,在黑暗中睁开眼睛的他得出了答案。

    不过是一张写满了天庭给予职位的名册,和一个持有护身利刃的代言人罢了,对他这个凡间帝王来说都可以对其轻易升起杀心,怎么可能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况且,杨戬此时还在朝歌城中。

    想到这里,陈翔彻底熄灭了心中对姜子牙的杀心。

    之前在朝歌城街上,他与杨戬的交锋虽然看起来是他赢了,但是,他赢得只是力气,如果真打起来,手无寸铁的他只有半成的胜算能够战胜杨戬。

    不需要认为其中有什么不公平。

    这个世界可是洪荒。

    在这个世界中能够名传天下,帝辛倒拽的九牛自然不会是普通的牛。

    因此,身负这等神力,陈翔即便是面对手持混天绫和乾坤圈的哪吒,也不可能只剩下半成的胜率。

    杨戬的强大,确实名副其实,实至名归。

    ……

    数日之后,朝会开始了。

    清晨。

    经过一段比朝议时要繁琐了太多太多的礼仪之后,身上黑色金纹玄鸟朝服,头戴黑色,穿着黑珍珠的九龙冠冕,要比之前上朝时要隆重了太多太多的陈翔总算是在穿着一身喜庆红衣的妲己的陪伴下,从帝宫之中的过道来到了熟悉的黑石王座上。

    而在这时,那些以闻仲为首,换上了一身新装的文武们才开始缓缓走入了整个被装饰一新的帝宫之中。——当然,比干不在这里,此时的比干因为不想听陈翔的挖苦,还在家里穿着一身玉白朝服一人喝着闷酒,顺带,也让来找他问问题(玩闹)的哪吒第一次尝到了酒的味道。

    不说那被摆放在黑石王座下的那四张四色宝座,单单是那被绑在了帝宫内八荒铜柱上的大红绸缎,就让人难以认出这是以往的帝宫。

    ——也真不知道最初想出这种朝会前装饰方法的前前代商王,也就是帝辛的爷爷脑子里到底想了些什么。

    “大王。”站在那仍旧没有被换下的兽皮地毯上,身穿新衣,腰佩百兽玉饰的文武官员们拱着手,齐声为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见礼。

    在陈翔对他们点了点头之后,他们才分散开来,站到大殿两边。

    “大王,是时候宣众位诸侯进殿见礼了。”

    “嗯。”听到这次由妲己率先说出来的这句话,陈翔转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殿上似乎正想要发言,却又把话语咽下肚子的闻太师,点了点头。

    殿上,看到陈翔表态,那些站在大殿两侧,隐于殿上黄铜灯火阑珊处的蓝衣太监们一个一个的开始大声宣读起来。

    “宣,东、西、南、北众诸侯进见!”

    ……

    帝宫之外,那只有在周之前才会存在的,共有八十一层的白石台阶下。

    听着这从台阶上的帝宫中一层一层传下来的,盖过了青铜钟乐声的尖细传令声。

    以身穿红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绿黄四种盛装为首的四方伯侯在前,一众贫富不一的殷商诸侯们停止了相互之间的闲聊、攀谈。

    整理了整理仪容,开始在一位身穿黑衣,手拿古籍,作为引路人的史官的带领下,踩着从帝宫中一直延伸出来的红地毯,大步向着恢宏壮丽的帝宫走去。

    来到宫内,沿着已经从红色羊毛转变为荒兽兽皮的地毯一直走到黑石王座下最前方的位置。

    这些被外封又或者是因为发展前景被招揽入殷商的诸侯们停下脚步,一并向着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拜了一拜,齐声道:“外臣参见大王。”

    “免礼平身吧。”点了点头,因为今日的衣着太过繁琐,真怕挥手间就把衣服撕破的陈翔抬了抬手,算是虚抚他们。

    而这些诸侯们在又一次朝着陈翔拜了一拜之后,口中喊着“谢过大王”,便也开始像着之前散成两列的文武一样从看似平凡,但却让人心中不安的兽皮地毯上散开。

    除了东西南北四大伯侯之外,皆是非常自觉的向着帝宫中那分成了两列的文武之中融汇了进去。

    而那东西南北四大伯侯,则是非常自然的来到了摆放在陈翔黑石王座下的那四张宝座前,坐了下来。

    至此,这殷商每三年一次,差不多也已经举行了两百次的的朝会正式开始了。

    只是……

    坐在青色(蓝色),以青金石整体铸就的宝座上,身穿着一身青蓝色朝服,头戴君子冠的姬昌,虽然已经通过数术普算和从局势上严谨的推测确定了自己今日不会有事。

    但,在帝宫之中,在力拽九牛,能生撕虎豹的帝辛面前,他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安。

    因此,面带笑容和其他三位伯侯点头致意了一下之后,他没有像以往那样率先开口。

    而坐在其他两张各种颜色,以各种珍惜材料铸就的宝座上,因为势力远远不如西伯侯和东伯侯,也因此没有心生过什么反意的两位伯侯此时正在等着陈翔发言。

    至于坐在红珊瑚宝座上的东伯侯……今天的朝会他其实根本是不想来的,但是在朝会之后历来众诸侯都要去东宫面见王后,送上礼物的习俗却又是让他不能不来……不想试试自己和陈翔到底谁的力气大的他,自然也不会作上加作的在朝会上先于陈翔开口。

    因此,这久违的朝会竟然在一开始就陷入了沉寂之中。

    直到妲己的一声笑语,才让着帝宫中的气氛活跃起来。

    “大王,你们为何谁都不说话啊?您不是说每次都朝会众位诸侯和文武们都会畅所欲言的么。”

    “听到您的描述,妲己可是期待已久了啊。”

    ps:那些小诸侯们不说话的原因,鹰部落被攻破的事实让他们人人自危。毕竟能够成为人上人的没有一个是傻瓜,就好像是秦朝的白起一样,很多事情都只是一个借口,都只需要一个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