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姜子牙!你别以为我会就这样算了!”

    杨戬和玉婆婆之间的战斗终究还是没有打起来。

    杨戬是不想和玉婆婆打,因为他没有必须和对方打的理由。

    玉婆婆则是顾虑自己出手攻击面太大,一定会伤到那些围观的普通人。而且,她看不透杨戬,不知道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真的,还只是说出来吓唬人的。

    因此,她在和杨戬对持了一会儿之后,主动收回了手中那不好控制,已经稍稍有些扩散出去的毒物,一挥手,就带着那些站在人群中有些不知所措的军中大汉们撤退了。

    而本章开头的那句话,就是她在撤退之前留下来的。

    只是,相比她留下来的这句话,姜尚明显更加关心他那辆就要被一军中大汉顺手推走的手推车。

    “把我的手推车放开!”大喊着,随着年龄的增加,身体因为老朽的缘故身高已经降低了不少的姜子牙,扔掉手中那块擦脸的麻布,奔向那位就要推着手推车一起走的军中大汉的过程有些滑稽。

    在杨戬身旁,敖寸心看向姜子牙的目光更加诡异了。

    而看着姜子牙和那位军中大汉体型上的差距,杨戬无奈,上前几步,手中三尖两刃刀锋寒的刀刃架在了这位军中大汉的脖子上:“放下,离开。”

    咽了一口唾沫,被三尖两刃刀刀锋上所携带的寒冷弄的狠狠打了个寒颤,这位军中大汉在犹豫了一个之后,终究还是放弃了手中这个看起来没什么玄机的手推车,向着还未彻底离去的玉婆婆她们那里奔去。

    “师伯,您怎么会在朝歌?”看着那大汉确确实实的是离去了之后,杨戬放下三尖两刃刀,扫视过周身那些因为已经没有热闹可看而散去了不少的围观者,低声像姜子牙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将手推车上摆放的那些货物都随手推到了一边,姜子牙一边随意的回答着杨戬的问题,一边从手推车中捣腾出来一件卷在一起的草席。

    看到这草席无碍,他才松了口气,正正经经的向杨戬回答道:“我之前本来要去西岐,可是快要到西岐山的时候被一场大雪阻住去路,只得使用仙人指路术,但是不知是哪方仙人戏耍与我,竟然把我直接送到了朝歌……”

    说道这里,他的面色又愤恨又无奈。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也都看到了。”

    “那师伯,既然您知道玉婆婆在城内,您为何还要进朝歌城呢?”

    看着姜子牙把那普普通通的卷草席放回了手推车内,站在杨戬身边的敖寸心突然开口向他问道。

    因为在她之前的观察中,姜子牙或许是真的害怕、担心过,但却明显没有对玉婆婆的出现感到过疑惑。

    姜子牙身形一顿,将草席放回手推车后摇了摇头:“嘛,这到也没必要瞒着你们,我只是好不容易回一次朝歌,就想着顺便回家看看罢了。”

    说着,他转身看向了那片在黄昏照耀下异常璀璨夺目的东伯侯府邸。

    “至于我那堂妹姜玉,应该也是和我一样的想法,想要回家看看才会来到此处吧,只是,我也未曾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她的心中竟然还没有忘了我,明明看到她那身雍容仪态的第一眼,我还要以为她已经嫁给了某位高官,做一个幸福的富太太了呢。”

    说道这里,姜子牙的身形有些落寞,直到将目光放在似乎正要再一次开口说些什么的敖寸心身上,他那张已经满是皱纹的老脸才开始笑了起来。

    “叫我师伯,你这孩子就是我这师侄的道侣了吧。”

    “真是一个俊俏的孩子。”说着,姜子牙来到杨戬身边拍了拍杨戬的肩膀,大笑道:“有如此福分,你这小子可不能辜负了人家啊,哈哈哈哈。”

    敖寸心如玉的绝美面颊上顿时就是一红,原本想要拆穿姜子牙,说他明明就是想要回来见那玉婆婆的话语也说不出口了。

    只是眼含羞涩的看着杨戬。

    而姜子牙此时也是不顾周围那些人因为看不到层次要高出他们太多的敖寸心,向老傻子一样看着他的目光,大笑着狠狠又是一拍杨戬的肩膀,顿时把杨戬皱着眉想要否认的话语给拍了回去。

    ——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互惠互利?

    时至黄昏。

    朝歌城中家家户户门口悬挂着的红灯笼亮起,在喜庆之余,也为何处街道上添加了一份诡异。

    艺高人胆大的陈翔沿着这时已经空无一人的街道只身回到了王宫。

    虽然今天意外遇到了杨戬,但是在其他人身上他却是一如既往的并没有多少收获,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人才。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这个时代又不是各种宝贵信息泛滥,连教育制度都变成必须的现代。

    虽然因为比干之功使得这个世界的文化前进了少说千年。但是,这个时代的文化底蕴终究还是太浅。

    不过,这却也不会减少陈翔对比干的杀心,相反,在他心中比干只要有反叛的迹象,那他就一定会率先出手,让这位惊才绝艳的经世之才“意外夭折”——嘛,其实以比干的年龄来算也不算是夭折啦。

    而杨戬他们也是回到了西伯侯的府邸。

    不过姜子牙却是没有一并跟着他们回去,相反,他在和杨戬聊了会儿民生,聊了会儿军力,又聊了会儿国体这些敖寸心完全听不懂的话语之后(龙人之别,就好像我们听不懂蚂蚁谈论国家一样),就在杨戬一脸崇拜的,不愧是师伯的目光中推着手推车离去了。

    经过某些数术之法,算到了西伯侯回西岐会经过哪里了的姜子牙,已经准备稳坐钓鱼台了。

    而在西伯侯府邸内,早已从比干那里败兴而归的姬昌在从满脸崇敬的杨戬那里听来了姜子牙之后,也确实是如同姜尚所料的对他升起了期待之心。

    在开口向敖寸心确认过一番之后,确定不是入世未深的杨戬被人欺骗之后,他对姜子牙的期待之心已经变成了深深的期盼。

    而在得知姜子牙并未跟来西伯侯府之后,他心中的期盼已经化为了悔恨。

    为何,每一个人才都被我错过了啊!的这种想法,在之后遇到姜子牙之前的那段时间里,姬昌每每听到杨戬和他转述的那些姜子牙所说的话,都会忍不住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呐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