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改变,姬昌与比干
    ♂

    时间稍稍倒转,目光也来到西伯侯在朝歌城西街的那一座精致府邸门口。

    一身蓝色华衣,目光不时注视着美丽绝伦的敖寸心,却恰到好处并不会让人心生讨厌的姬昌,登上了停在府邸门口的那辆深蓝色四轮马车。

    最后从车窗探出头和站在车外的敖寸心杨戬她们笑闹了两句,就挥了挥手,开口吩咐早已等待着的车夫启程。

    而随着车夫一甩手中的皮鞭,口中大喊着“驾!”,马车前那两匹看似普通,却实则为汗血宝马的高大骏马,便像拉动海绵一样轻轻松松,稳稳当当的拉着这架用银丝绣满了云纹的蓝色马车,在杨戬和敖寸心的注视下,带着一十六位身穿麒麟青铜甲的士卒渐渐远去。

    一路让行人避让开来,看着街边那一个又一个的红灯笼,姬昌不禁打开马车的窗帘,又一次探出头,和一位离他最近的士卒交谈起来。声音中满是感叹。

    “我不过三年没来朝歌,这朝歌的变化还真是大啊,以前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家才能挂的起红灯笼,但现在,我这眼前的一片红可谓是每家每户都能挂上了啊。”

    “侯爷,您说过了,其实这红灯笼不是每家每户都能挂的起,只不过因为现在挂不起红灯笼的人家确实是少了,而朝歌城中有些富贵人家又喜欢热闹,觉得满城红灯笼是个吉祥的兆头,所以做好了红灯笼就送了那些挂不起的人家一些。”

    对于姬昌突然的和自己的对话,这位守卫在马车车窗边的士卒是一点都不意外,相反,他还异常熟络的和姬昌说着朝歌城内最近发生的一些趣事。

    “不过,您说的其实也对,朝歌城近年来确实是变化惊人,今年城外的农田就又趁着秋收之后开出了数万亩之多,秋天丰收的粮食在被大王调走了一些之后,大家点了点,竟然还剩下了足够全城人吃上几年的富余。”

    说道这里,他向着王宫和他们此行的目的地远远的眺望了一下,声音中也是满满都是感叹:“多亏了比干少师的聪明和大王的慧眼啊。”

    “哦?此话何讲?”姬昌顿时就疑惑了起来:“比干之才我心知肚明,但大王的慧眼又是怎么回事?”

    “侯爷您有所不知,比干少师之才确实可谓是经天纬地,在文治上,可能就连闻太师都不如他。可是在之前的很多时候,他很多的富民之策都被先……先先王以太过不合实际为由否决,在先王在位之时也只是有限的采纳了比干少师的谋略。可是在最近半年的时间里,大王帝辛可谓是雄才大略,不但同意了比干少师几年前提出的农具金属化,还下令巫庭像为军队锻造兵刃一般为农具赋予巫术,又下令在城外开通了几条河渠,那些因为农具锋利非常而被很快开垦出来的农田,来年春天估计就要肥沃的不行了。”

    听到士卒的解释,姬昌点了点头,轻笑道:“原来如此,看来我们的大王果真不凡,此乃殷商之福。”我西岐之祸!

    而似乎是没有察觉到姬昌心中所想,这位被他夸赞的士卒一边走着一边继续像他诉说着朝歌城中发生的事情。

    等到他们来到作为目的地的子干书院之时,这士卒已经把朝歌城中近来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姬昌。

    不管是那件陈翔让妲己涉政的事情在朝歌城中已经平息,还是在鹰部落取得大胜的殷商军队,在半路就化整为零返回各自驻地的事情。都没有一丝隐瞒。

    而从这些事情之中,姬昌也真正的肯定了陈翔想要对殷商境内诸侯们动手的消息……

    也不怕崩掉自己的牙!

    在心中这样暗暗想着,马车在驾车人一挥缰绳,一声“喻”的呐喊之中停了下来。

    姬昌掀开厚实的车帘,走下马车,来到了地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在冬天清冷非常的空气,他看着那三位早已在子干书院门前迎接自己的三位白衣人,张开手,大笑着迎了上去。

    “子干兄,好久不见,想我没有?”

    “没有。”站在白衣人最中间的比干看着姬昌迫不及待就要拥抱上来的样子,无奈的笑着,身体却是很诚实的抱住了对方。

    看的站在他左右两侧,正在鞠身为西伯侯施礼的那两位白衣人心中略微有些惊讶。

    只是,比干很明显不会顾及他们心中的想法,在和姬昌相互拍了拍脊背之后,他们就放开了其实让他们自己在心中也感觉有些难受的拥抱,闲聊了几句,一起步入了被五年高的红色砖墙围绕的书院之内。

    而自然,姬昌所带来的那些麒麟甲士们只能选择在别处等候,又或者在有些不知多少手持长矛,腰佩青铜剑的饕餮甲士守卫的书院门口等待。

    走入书院内用红色砖石修筑的道路,姬昌不时把话语引到那两位应该是比干后裔,一直跟在比干身旁的白衣年轻人身上。

    但是比干却是每次都把话题转到路边的那些美丽花草上,似乎,这些花草远远要比那两位面带谦恭的年轻人还要吸引他的注意力。

    走过那片有着一群孩童在嬉戏欢乐的花园。

    走出那条有着一个头上黑发被梳成了包子头,身穿着一件单薄黑衣的可爱小女孩,躺坐在路边长凳上无聊望天的枯林过道。

    直到走入了那扇门内有着两尊带有白泽气息的石狮子看守的朱红色大门,被比干油滑了一路的姬昌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在那两位紧紧跟随着他们的白衣青年面前就开口直言道:“比干兄,你到底愿不愿意来我西岐做客?”

    只是,听到他的话语停下脚步,转身将目光看向他的比干却是仍旧没有直言。

    相反,还向他用肯定的语气反问道:“姬昌,你应该也已经知道大王在最近所做之事了吧。”

    ……姬昌沉默了一阵,在比干的注视下点了点头:“为农换新器,为民开新田,为田开新渠,还为殷商打了胜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