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孤喜欢先难后易先苦后甜
    ♂

    很快,殷商每三年一次的朝会就要开始了。

    全国各地的诸侯们全都会在今年最后的这段日子里汇聚到朝歌之中,向他们的君王汇报各自领地这三年来的近况,顺便联络一下感情。

    朝歌的街头,有能力的人家都相继开始挂上了代表喜庆的红灯笼。

    对联虽然因为此时的文字还未普及,又因为金文太过繁琐的关系还没有被人们注意到。

    但是,却也并不会减少人们对节日即将到来的期待。

    来往与朝歌城的商贩开始在最近日益增加。

    虽然这让朝歌城因为那从各地运送来的稀奇事物欢声笑语越发的多了,可是随着商队而来的纷杂人员却是让治安越发堪忧。

    也还好之前鹰山平叛大胜的消息在朝歌城内还没有散去,才让那些混入朝歌之中的未知人员们不敢贸然施展图谋。

    而跟着姬昌从西岐来到朝歌的杨戬,也正是这些未知人员中的一个。

    “这,就是朝歌城?……还真是繁华啊。”

    跟着姬昌的马车从那足以并行通过数辆青铜战车,还有数十甲士守卫的城池正门之中正大光明的走入城内。

    仍旧是一身白衣,腿边跟着哮天犬,因为手中三尖两刃刀和容貌,在城内被路人频频瞩目的杨戬,看着朝歌城内那几乎遍布每天街道的朱红楼宇(六七层)以及城北那座在南城门口都能看到的王宫,不禁开口赞叹道。

    在他出生的那个时代,别说什么楼宇,一间能够遮风避雨的木屋就已经是一处很好的家了。

    而家,正是他一直想要找回的东西。

    “确实是繁华非常。”掀开马车车窗处的帘布,对着杨戬点了点头,今日穿着一身繁琐正装,头戴玉冠,相比往日要正经了太多太多的西伯侯姬昌,看着街道两旁那比西岐要繁华了太多的场景,突然开口向杨戬问道:“杨戬,你可知道那些高楼是谁造的吗?”

    “不知,不过此人一定是位当代的大贤。”摇了摇头,杨戬一边跟随着马车一边回答着姬昌的话语。

    只是看着那高楼外大多都飘扬着的红纱丝带,他原本非常肯定的话语却是慢慢变得有些怀疑:“一位……性情风流的大贤?”

    “哈哈哈哈,没错,就是一位性情风流的大贤!”得到杨戬的回答,姬昌当场就大笑了起来,笑的非常霸气,笑的路上的行人和那为他驾车的行人都是身形一顿。

    而姬昌却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在路人那看傻子一样的目光中继续大笑着。

    直到他被马车外只是默默看着他,也不发言的杨戬看的有些毛骨悚然。

    才在最后尴尬的笑了两声之后,停下了这越来越不是滋味的大笑。

    然后,他轻咳了两声像杨戬问道:“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何发笑?”

    “为何要好奇?”听到姬昌的问题,杨戬这个时候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疑惑:“西伯侯当日与我相见时便是大笑了一场,今日又是一笑,在杨戬想来想必是西伯侯爱笑吧……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原因?”

    “……”姬昌无语,不想在这个他是不是爱笑的问题上纠缠的他,只得伸手指着一处最近的高楼转移话题。

    “这朝歌之中的高楼却并非是一人所造,造它的是朝歌之中的无数能工巧匠”

    “只是,那些能工巧匠能够造出这些高楼也还亏某位大才的指点,这位大才便是当朝少师比干。”

    “少师比干?能够造出如此高楼,还能使这高楼在朝歌之中普及……”自语着,心中记下比干这个名字的杨戬,冷若冰霜的英俊面容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就仿若是一缕春风吹过:“真是让人想要与他一见啊~”

    被杨戬这突如其来的帅气笑容给帅的呆了一下,姬昌摇了摇头把某种不不妙的想法丢出脑海,和杨戬说了最后一句“放心,一定会有机会的。”就在杨戬疑惑的目光中赶忙放下了马车的车帘。

    和杨戬这种笑起来帅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在一起,他怕再聊下去自己就要被掰弯了。

    而在朝歌城外的一处山林中,正在一清澈小湖中沐浴的敖寸心皱了皱秀眉。

    刚才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宝物似乎被人窥探了。

    但是仔细感觉一下,那被人窥探的感觉就又消失了。

    坐在湖中静静思考了一会儿。

    想明白问题应该出在杨戬身上的敖寸心猛的站起了身。

    望着朝歌的方向,她眸中的犹豫在下一瞬间就化为了坚定。

    “真是的,为什么你非要去朝歌那种地方。”抱怨着杨戬,心中却是想着绝不会对他放手的敖寸心向着满是鹅卵石的湖边走来。

    美妙绝伦的身体呈现在空气之中。

    也没管岸上那套她之前解下的素白衣衫不见了,挥手便是一套华丽的银白衣裳换在身上,向着朝歌飞去。

    徒留一个怀中抱着一件白衣的牛郎,躲在林中满是不解的看着天空终于越飞越远的敖寸心,口中喃喃自语着什么“不应该是这样啊”之类的话语。

    浑然没有注意到他怀中那件素白衣衫已经化为了一条满口利齿的素白色大蛇……

    朝歌,御书房内。

    处理完今日奏折的陈翔派人召来了妲己。

    待到妲己一进门他就是直奔主题。

    “妲己,你觉得孤应该如何处理西伯侯?”

    转身关上御书房其实一会儿就会自动关上的房门。今日似乎也被朝歌城的人们影响到了,穿了一件酒红衣裙,尽显妖娆的妲己缓步来到坐在书桌桌椅间的陈翔面前。

    看了看放在书桌上的那张殷商地图,却是将目光放在陈翔身上,开始反问道:“大王,你为何执着于西伯侯呢?”

    “如果您最先要收回的是东伯侯的领地,那以您、王后和东伯侯之间的关系,其实是最容易的一个选择吧。”

    “孤喜欢先难后易,先苦后甜,不行吗?。”抬起头,毫不客气的与妲己那双妖艳的血眸对视着,最近对妲己魅力抵抗能力增强的陈翔已经不会再和她对视一会儿就脸红心跳,被夺走主动权了。

    即便,他现在正在说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