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恶神上阵
    鹰山上,因为新一轮的盾卫已经抵达,并在殷商军队的最前方组成了一个一侧紧挨着山壁的正三角形阵型的关系。他们开始再一次向着离他们没有多远了的鹰部落士卒缓缓推进。鹰部落的士卒们也早已停下了各自之间的笑谈,在接连不断的用石头打击殷商军队的同时,也开始在原地严阵以待。很快,殷商的军队便顶着拳头大的石头走过了之前那处他们的“前辈”留下的血泊,来到了一处足以让军中弓手肆意射击的地方。嗖嗖嗖的数阵箭雨过后,一时间,反倒是鹰部落的士卒伤亡惨重。“推!!”见此,鹰部落士卒中那些已经红了眼的队长们自然是不会想要吝啬那些刚才就已经被对方发现了的半人高的石头。轰隆隆……半人高的山石再一次滚下。在崎岖却坡度足够的山道上加速,直直的冲向了那些因为被它气势所慑而不敢轻动,只能是把盾牌立在身前,然后暗中祈求自己不要被它给撞倒的盾卫们。但是这一次,在成侧三角形面对它们的殷商军队面前它们却是寸功未立。因为它们在撞上了盾卫们的盾牌之后,大多都是顺着坚硬盾牌倾斜出来的那一个弧度滚出了山道。少数一两颗速度过猛的,也是在众多盾卫的勉力支撑下(后面的顶住前面的身体),几乎是擦着后方弓箭手的头皮,飞了出去。看的鹰山上某些和雄鹰共享视野,注视战局的人心中焦急不以。和那些还不成熟,认为自己能够凭着一腔热血获得胜利的鹰部落士卒们不同。他们这些鹰部落中的长者很清楚,在一对一的情况下鹰部落的成年士卒有一大半的几率能够胜过殷商的军队,可是,在超过二十人的战斗中,鹰部落的士卒们只要不作弊召唤鹰隼帮忙,那他们就只有被殷商军队碾压的份。而和硕大的殷商相比,整个部落算上妇孺都还不到两万人的鹰部落,伤不起,更换不起。“鹰王,我们该出手了!”一碗温水下肚,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放下木碗,杵着拐棍从大石上起身,对着站在他身前的华衣鹰王道。在他的身边,是三个和他一样甚至比他还要苍老的老人。“……哎~”而听到老人的话语,站在老人身前的鹰王叹息一声,抬头看着空中那已经快要抵达正中的耀眼太阳,亦或者是那悠悠扬扬的云层,闭上双眼,缓缓点了点头:“希望,我们能赢。”嗖!的一声。一道黑影从云层疾驰而下,带着一股狂风直直的冲向了山道上那些正要与鹰部落士卒们短兵相接的殷商士兵。几乎是瞬间的功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殷商士兵们,就被这道黑色的身影“一巴掌”给打下了山崖。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些幸存下来,紧紧靠着山路里边的殷商士兵们,才在紧随而来的狂风中勉强看到了那黑影的身姿。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黑影,那是一头翼展足有十米之巨的可怕黑鹰!而在空之中,数不清的黑点也开始在四头只比这翼展十米的黑鹰要上一点的黑鹰带领下,向着那鹰山山腰下如同一条条长蛇般的殷商士兵们攻来。看的端坐与山下军营中的那个黑影“砰”的一声,直接打翻了身前的那张桌。“魏宁!”它冲着营帐外大声的喊道。“属下在!”撩开营帐那并没有多少隔声能力的帘布,魏宁,也就是那位经常被陈翔叫到御书房之中商谈的那个御车大汉走了进来,单膝跪地的跪倒在了意识附在黑影之中的陈翔面前。显然,他早就等候在营帐之外了。“拿着我给你的那些契约,把那些恶神都召唤出来,再把那些契约给那些恶神当个暂时的依凭,让祂们上山杀掉那些该死的鹰隼!”附身黑影的陈翔,话语不知不觉就变得有些暴躁,不过,他总算还是把命令清楚了。“我殷商的士卒不能死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实力碾压上。”“是!”抱拳对着附身黑影的陈翔行了一礼,虽然面上还是没有多少表情,但是,魏宁起身走出营帐时,身上有些僵硬的姿态却无疑显示出了他也被陈翔刚刚增长过的暴虐属性影响了。……来到军营内的一处空地上。特意驱散了周围之人的魏宁从腰间的扣带上拿下那十多张契约,看都没看,一把扔到了半空之中。刹那间,一种虚幻的扭曲感来袭。双眼一阵难以接受的混乱和刺痛之后,魏宁的眼前就出现了包括狼孩、林缘、猴头恶神和美人蛇在内的,十二位相对适合战斗的恶神。只是,这些“手”中拿着各自契约的恶神看向魏宁的“目光”皆是“有些不善”。不单单是他竟然敢用随手一扔的方式召唤祂们,还因为魏宁就是祂们这些恶神会被陈翔奴役的罪魁祸首。此时他竟然还敢一个人离开那辆让祂们无奈的青铜战车,实在是让这群受够了束缚的恶神对他恶念频生。然而,面对祂们这看似凶恶阴冷的目光,魏宁却是面上没有一丝惧怕的样子,甚至,嘴角还挂起了一丝冷笑。让这些怪模怪样的恶神在怒火中烧和忌惮之余,也算起想起了自己现在身不由己的身份。“魏大人,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情?”因为一路上路过了很多处山林的关系,此时已经恢复了实力的林缘,率先开口用悦耳的鹿鸣声向魏宁问道。众恶神都知道在祂们之中只有祂和魏宁之间结怨最大,要是祂不先开口,那其他恶神也很愿意陪祂一直干耗着。而魏宁此时也是直言不讳道:“大王传令,让你们上山去帮助士兵们杀死那些不应该存在的鹰隼。”顿时,众恶神大眼瞪眼的相互对视了起来,然后,哀嚎不以。因为让手中没有五色石的祂们上鹰山这种高山,那不就是让祂们去送死吗?“魏大人,大王的命令真的是这样子的吗?”此时还是狼孩开口向魏宁问道。祂不觉得陈翔会那么傻,在这个时候把祂们这些不弱的战力浪费。而遗憾的看了狼孩一眼,魏宁指了指祂们手中各自的契约,便转身大步离开这里。只留下一两声余音。“大王自然不会让你们去送死,否则,我也不会把那些契约给你们。”“希望,你们不要浪费大王的信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