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成功,开始
    扑腾扑腾……跋涉了数日的信鸽从空之中落下,落到一颗被白雪覆盖,银装素裹的树木之下,落在了一人的手中。而接住信鸽,从它腿上所携的圆柱形筒内把一张纸条拿出来。这个接住了它的身穿青铜镶嵌皮甲的士卒在看了纸条两眼之后顿时眼中一亮。摘下有些潮湿的皮手套。呵出一口白气暖了暖手套下那支有些被冻僵的手。他赶忙从挂在腰间的一个布袋中拿出一把谷子喂给信鸽作为犒赏。然后放飞信鸽,转身跑到他那匹栓在树下的奔马旁边,解开拴在树上的绳索,一跃而上。“驾!”士卒一挥马缰一夹马腹。唏律律!奔马愉悦的半立而起。嗖的一声,它便疾驰了出去。虽然在几步奔出了树木的树冠范围后,它的速度就被厚厚的积雪消减了一些。可是,这匹在足有半人高的雪层中强行开出一条痕迹的奔马也仍然是快似疾风。踏踏踏踏……一路奔驰,这御马的士卒总算是在早饭快要结束的时候回到了营地。拿出一块描绘着神秘纹路的青铜令牌,高举身前,营地门口那几个把手中枪矛交叉,随时准备在强闯者身上刺几个窟窿的青铜甲士卒顿时就放开了道路,目视着奔马奔入营地。一路凭着手中的青铜令牌长驱直入,骑乘着奔马的青铜甲士卒很快就在营地之中发现了自己的目标。一座在营地中最为高大,被足足七辆青铜战车护卫的洁白营帐。翻身跳下他那匹因为不敢靠近拉乘青铜战车的异兽而缓缓停下的奔马。他遏制住身体自发的恐惧,在高大营帐周围那十数头可怕异兽的虎视眈眈之下,一步不停的走入了这座门前无人看守的营帐之中。营帐之内只有着七个人,围着营帐最中间修筑的火塘坐成了一圈。而此时,他们都把目光放在了进去营帐之中的青铜甲士卒身上。“何事?”坐在七人最中间的那人率先对着走入营帐之中的青铜甲士卒开口问道。“将军,我们的人成功了!”唰啦一声单膝跪在地上,双手与身前一拱,这青铜甲士卒的面容上略微有些兴奋。“成功?”自语了一声,围在火塘旁边的七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坐在最中间的那人再一次向着青铜甲士卒问道:“那三个恶神?”“没错。”点了点头,这位青铜甲士卒站起身,来到围坐在火塘周围的七人身边,递出了他手中那张被他一路禁握的有些褶皱的纸条……朝歌城,王宫御书房之中。在某位沈姓贴身宫人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正在换上黑色玄鸟朝服的陈翔身型一顿。在他的脑海之中,一连三声的系统提示一并响起。而在他脑海中那一副无比逼真的沙盘上,原本都能够清晰看到全貌的殷商地图之中有一块的地方变暗了。周围原本是半透明的黑色也变成了灰色。“大王?”发觉了陈翔身体的停顿,在他身旁,仍旧是一身繁琐绿色宫装的沈公公轻声询问道。“无事。”摇了摇头,回过神来,觉得拖拉,干脆自个儿就把已经穿好大半的玄鸟朝服穿上的陈翔,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准备了这么久,终于要开始了!”……鹰山之上。鹰部落在那只被狼孩放飞的信鸽飞走后不久,也算通过日常的交流者是发现了山脚那处据点的不对劲。在派人查看之后,很快,鹰部落各个村庄的鹰王们就驾驭着雄鹰,来到了建立在山巅一面岩壁之中的一处祠堂。这祠堂暴露在外的部位,只有拥有着两扇朱红色大门和匾额,作为正门的一面。其他应该拥有的部位(比如墙壁窗户)都深深的隐藏在岩壁之中。而在祠堂周围的岩壁上,被人刻满了一些奇怪但华美的画作。似乎,是在描绘一只巨鹰和鹰部落之间的故事。祠堂内,是一座位于祠堂正中的精致火塘,和成半圆形排列,正对着祠堂大门的十二张石制座椅。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了那摆放在十二张石质座椅之后密密麻麻的灵牌,和那面承载着灵牌,高处绘有硕大黑鹰的墙壁。“嘎吱”一声。祠堂朱红色的大门被推开了。祠堂内的火塘和壁灯自然而然地燃起。“嘎吱”又一声。祠堂朱红色的大门关闭了。那鹰部落的十二位鹰王也都走了进来,相继来到属于各自的座位上坐下。相互低声寒暄了一阵。很快,坐在十二张石质座椅最中间靠左的那位华衣鹰王开口了。“咳咳,王姐,你这次发起鹰王议会是为了讨论什么?”完,他和其余鹰王的目光一同看向了那位坐在左侧第三张石椅上,在众鹰王中绝对可以是稀罕非常的女性鹰王身上。而被众人注视着,这位赫然就是之前狼孩祂们所到达的第一个村子里的鹰王的女性,沉声出了自己的发现。“你们知道么,山下那座朝歌商人修筑的据点被人摧毁了,里面的人几乎全都死绝了。”“什么!?”众多鹰王纷纷吃了一惊,惊呼道。有几个见识过殷商兵锋之强的还下意识的站起了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他们不是还好好的吗?!”“王姐,给我们一个解释!”嚷嚷着,众位鹰王看向那位女性鹰王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我能有什么解释!?”被众多鹰王的目光看的有些恼火,本就因为这事有些手足无措的女性鹰王也是发起了火来。只是,或许是觉得这样有些无理取闹?发泄了一下怒火的她,缓和了缓和心情,在众人更加怪异的目光之中,把当时的情况诉了出来。“前例行和他们进行交接的时候,我的人在那据点旁边发现太安静了,所以赶忙进据点一看,就发现里面到处都是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