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黑潮,自相矛盾
    “伟大的商王啊,您知道我国为何会和您口中所谓的东夷一起与半年前进犯您的国家吗?”整理了一下身上被刚才那阵飓风吹乱的轻薄衣衫,趁着这段时间平息下自己内心之中的惊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撒伦多也不管她身后那些多少也有些奇形怪状的异人,被陈翔刚才那一拳给吓的屁滚尿流的丢人模样,手中捧着明珠,恭敬的向陈翔问道。“为何?不就是窥伺我大商之繁华么。”看着撒伦多此时淡定的样子,陈翔虽然知道之前那阵混乱其实是自家的那些大臣故意为之,为的就是给这位不明底细的异国使节制造一出假象,又显示出他的强大,但是他心中仍旧还是有些不爽。自然,他对撒伦多所的话语之中略带讽刺。而摇了摇头,撒伦多否定了陈翔的话语:“当然不是,伟大的商王啊,我等生为海族,陆地上的一切对于我们都没有意义。”“那,你们为何要携着那些东夷来犯我大商?”陈翔眼眸一挑,顺着撒伦多的心意问道。他突然感觉,他或许能够从这位异域美人身上知道一些他所不了解的事情。“神!”“伟大商王啊,您应该知道这个词汇。”将手中的明珠高高举起又放下,撒伦多在到“神”这个词汇时满脸恭敬,可是在完之后,这恭敬转瞬就化为了仇恨。”被陈翔的目光看的就好像是被狮子盯上的绵阳一样,刚才激动到好像要把手中的明珠都扔出去一样的撒伦多,身体僵硬了一会儿,恢复了过来。“只此一次。”看着撒伦多恭敬道歉的样子,陈翔右手食指又一次开始在承受了他一拳仍旧完好无损的黑石王座的扶手上敲击起来。显然,他对她的耐心不多了。“撒伦多明白。”紧抱着双手中的硕大明珠,好似是想从中取得一丝安慰。从来没想过祂们的力量竟然在这片大陆上还会有效果,更没有想到陈翔的冷视竟然能让她从那种狂热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撒伦多点了点头。在帝宫大殿两侧那些早已整理好自身仪容的大臣们的注视之中。她闭目酝酿了一下,睁开棕色的眼睛开始对陈翔道:“我的国家名字叫做澜,是珀德利海中最大最强的一个海洋帝国。我们掌控了海洋中几乎三分之二的生灵,民众足有万亿。”“我们从最初便崇拜着我们的海神,我们认为,整个世界以及整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灵都是由伟大的祂从海水之中创造出来的。”“而也正因此,我们遵从着祂的命令,祂也带我们创造辉煌,打败一个又一个凶残的敌人,让它们成为“加入”我们的帝国,成为帝国的一份力量。”着着,撒伦多的眼眸中闪过了憧憬的神色,然而很快,她棕色眼眸中的憧憬就化为了痛苦和绝望。“可是,似乎就像是那上的明月有着阴晴圆缺一般盛极而衰,近年来,我们那伟大贤明的海神开始变得残暴了起来。”“一些奇珍异宝也就算了,毕竟那本就是我们应该供奉给祂的。一些下等民族的性命也没有多大关系,毕竟它们没有什么重要的地方。”“可是,最近祂竟然想要用帝国王室的血脉来进行血祭!还仅仅只是为了满足祂那永无止境的口腹之欲!”“本身王族就没有多少的我们只能选择将祂的神位废除,扶持另一位只需要外族血祭的海神。”“但是,不甘心就此罢手认输的祂扶持了一股可怕的深海势力报复我们,我们称之为黑潮,因为它们虽然渺,但一出现总是能够用数量将海洋都变成黑色。”“黑潮过后,就连海底那坚硬可比岩石的珊瑚礁都会被啃食一空……”“我们没有办法抵挡这种灾,所以只能向着贵国迁移。”“也就是,你们是逃难来了?”听完撒伦多所讲述的这个故事,停下敲动王座扶手的右手食指,陈翔做出了总结。“没错。”撒伦多点了点头,虽然想要对陈翔夸赞一番,但是害怕弄巧成拙的她终究把话语咽下了肚子。而此时,刚才同样在仔细聆听撒伦多所言的闻仲,轻哼了一声,开口道:“哼,自相矛盾!”将目光放在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出场的闻仲身上,很久没有见他对一个人这样有成见的陈翔略带好奇的轻语道:“闻太师有何高见?。”“是。”从文官的队列中走出,来到撒伦多的身边,首先向着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欠身、拱手、行了一礼。今日身着一袭浅蓝色华服的闻仲这才对陈翔开口道:“大王,这位域外海族的来使口中所述的故事老臣虽然不知真假,但和她之前所却可谓是自相矛盾。”“明明之前还它们对陆地没有兴趣,此时又称自己是我国来避难的。明明之前还其国家离灭亡不远,却又在半年前对我国发动了一场数十万规模的战争。而且,老臣怀疑来使口中那黑潮和海神是否真实存在,即便那黑潮是真的,老臣也怀疑它们是不是能够上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