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域外来使
    “不避,孤今日大军压境,倒要看看有谁敢来阻我!”被灰色巨虎拉乘的青铜战车缓缓停了下来。硕大的车轮在快要没过膝盖的积雪中碾压出数道深深痕迹的同时,霸道绝伦的声音也从那边缘处铸满了青铜荆棘的车顶传出。完全不像是之前那位御车大汉和刘大那样的声音淡漠。话语中,还透露出丝丝危险的讯息。然而。对于青铜战车内那似乎有些不太合适的自称,青铜战车周围的那些士卒,乃至在青铜战车上操控战车和护卫战车的那些战车兵们却是全然没有一丝意见。那位快马加鞭前来汇报的士兵,也在听到车内传出来的话语之后,拱着手恭敬的回了声“是”。然后,快步走回到他那匹仍旧精神奕奕好似还没有跑够的奔马身边,一跃而上,驾驭着奔马向来时的方向奔去,为青铜战车上的那人传达他的命令。而看着那匹蹄下扬起雪尘,逐渐远去的奔马。那个坐在青铜战车车顶,专门预留出来的座椅上的存在,抬起它那空无一物的漆黑右手,也不知是在和谁话。“孤,已经出发了,你们能否让孤名正言顺的攻打鹰部落,却是决定着你们是否能够生存下来的根本。”“不要让孤失望,否则,孤的手中还不至于去积攒一些无能的废物。”完,他将右手紧紧握成拳头,放下,仿佛迷雾般没有面孔的脑袋看向了隐藏在雪白地平线中的远方。一如此时坐在朝歌城帝宫王座上面无表情,却在系统中打开的战争模块的陈翔。此时,在陈翔的眼前,有着一件漂浮在空中,只有他能够看到的硕大“沙盘”。虽然其中每一处都可谓是精细到了极致,但是,沙盘之中大部分的地方却都被一层迷雾笼罩。能够清晰看到的殷商全境,竟然只是占据了其中寥寥无几的一块地方。而在将这沙盘放大之后,就能够很轻易的发现,那支被陈翔秘密召集起来的五千人军队,赫然就是除了那些流通与各个城市的商队之外,这个沙盘上唯一的一个人形摆件……“好了,让那代表东夷求和的域外之人入殿。”将右手搭在黑石王座那坚实、却绝不舒适的扶手上,用食指轻轻的敲打着,发出哒哒的声音。把注意力从那支正在开向鹰部落所在的高山的五千人军队之中的那具身体中收回。言语间满是威严,就仿若是一只狮王般的陈翔。向着帝宫大殿上那相比早晨的朝议来,明显要少了很多人的大臣们开口道。“喏!”整齐划一的回应声从躬身施礼的群臣口中响起,而后,一声又一声嘹亮尖细的阴柔男声开始在帝宫之外接连传递。“宣,域外海族王女,撒伦多.岚.埃索罗斯进殿……”随着那尖细的声音逐渐落幕。没多久的功夫,那所谓的域外海族王女就带着她的异人随从进入了帝宫之中。只是。和陈翔预想之中的美人鱼又或者娜迦之类人身兽体的形象不同。这位踩着台阶走入帝宫之中的异域美人,并非是那些半人半兽的人外形象。相反,她还是一位彻头彻尾的人类。一位在冬季也身着轻薄衣衫,异常性感的长发拉丁美女。“撒伦多,见过伟大的商王,愿您的统治就如同那上的太阳一般永不熄灭。”她来到帝宫大殿的中央,踩着脚下那张硕大的异兽地毯,在两侧大臣的善恶不一的目光注视下,轻薄衣衫和身上各种细碎的饰品微微晃动,白嫩细滑显露出人鱼线的腰肢微微弯曲,低下头,向着高坐与王座上的陈翔行了一记规整的抚胸礼。口中所的话语竟然是再纯正不过的朝歌话。“免礼。”没有被对方口中的夸耀所迷惑,虽然心中闪烁过一丝惊讶,但陈翔仍旧平静的注视着她,命令道。“谢商王。”微微欠身,这异国美人没有做什么客套的东西,在陈翔的命令下径直直起身子,抬起了头。“汝,此来何事?”陈翔照例开口问道。虽然,从他之前让撒伦多进殿时的话语来看,他早就知道撒伦多此来何意……而之前递交过文书诉过来意的撒伦多却也没有在意陈翔的明知故问。本身就是一位异国王族的她,深知这种套路存在的必要。不过,此前早已了解到陈翔不喜欢繁琐之事,本身又身负重任的她却是直接道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撒伦多此来只为两件事情,一为求和,二为结盟。”着,她向她身后那只被异人随从放在地上,好似海螺般的奇异生物伸出了手,从它的口中拿出了一颗足有拳头大的洁白珍珠。“这,便是我国所书写与贵国结盟的文书,还请商王一阅。”“哦?”俯视着撒伦多,高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紫眸微眯了起来:“汝等的求和孤都还没有答应,就想和孤结盟了,你,是不是有些太心急了?”“确实,我很心急。”点了点头,撒伦多将手放在了自己心口的位置上:“因为我的国家此时正危在旦夕,而大王您的国家也即将步入我国的后尘。”“荒谬!”听到这话,还没有等陈翔什么,帝宫大殿两侧听到撒伦多话语的大臣们就站不住了。本来还在观察着撒伦多,盘算着各自心思的他们纷纷怒斥起来。什么我大商如日中,怎么会和汝等域外蛮夷相同。什么国不自误,又岂会自覆之类明嘲暗讽的话语接连不断。就连那永远站在文官队列第一位的闻仲都明明确确的对撒伦多露出了不满神色。一时间,整个朝堂甚至都乱成了一团。直到脸色有些发黑的陈翔抬起手臂狠狠一拳砸在黑石王座的扶手上。轰鸣声响起的同时使得一股飓风凭空在帝宫之中出现,吹的那些表面的大臣如同帝宫中那些长明不熄的烛火一般摇曳了一阵,这朝堂上的混乱才算是停息了下来。飓风逐渐平息。看着殿上那勉强不让自己跌倒,面带惊疑的注视着自己的撒伦多,心中不满,却又总不能拿“自家人”撒气的陈翔面带不悦的开口道:“撒伦多,如果汝不能给你之前的话语做出一个解释,即便你是女人,那孤也不介意赐你一死。”ps:弄出了几个主要角色的人物卡,不过有些透剧,你们要不要发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