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第二更
    “……”院内,随着王婆婆的话音落下开始变得一片寂静。看的那头趴在外墙上的黑豹张开嘴朝空之中被璀璨群星衬托的明月打了个哈气,无聊的舔了舔它那森寒利爪下粉嫩的肉垫。它有些想念自家那个淘气又很不可爱的“妹妹”了。“王婆婆,这种玩笑可是不能乱开的啊,让大王知道我们可都是会有麻烦的。”沉默了一会儿,与停下手中活计的黑衣女巫们对视良久,终究还是华衣贵人中一位身穿蓝色华衣,腰佩鲛人玉饰的华衣贵人站出来,率先开口了。声音中略带讨好。姿态也被刻意的放低。因为他从此时的局面之中找到了契机。一个能够让自己在这个由洛无言领导的圈子里脱颖而出,甚至把洛无言踢下来,自己上位的契机。只是,王婆婆却是对他的话语不以为然。冷眸一瞥,一句刻意拖长的“是么?”让众位华衣贵人差点把心脏都急得跳出来。他们都怕这位王婆婆真的狗急跳墙,被洛无言之前的嘲讽刺激到想要和他们两败俱伤。不过,她接下来略带哀怨的一句话语却是让众多华衣贵人纷纷收住了忐忑不安的心情。因为他们都从“谁让我只是一个谁都能欺负的老太婆呢。”这句带有嘲讽意味的话语之中发现了抬头望月的王婆婆也不愿意和他们两败俱伤的事实。而只要能够不让自己伤筋动骨……脑子一点也不昏庸,只是之前突然被教训有些怒火攻心的洛无言就在那蓝衣贵人再一次开口之前,在众多黑袍女巫面前充分展示出了什么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在身前众多黑袍女巫和身后众多华衣贵人诧异的目光下向王婆婆的方向走近了几步。保持在一个既不危险又不遥远的距离。弯下腰,恭恭敬敬的对着将目光重新放在他身上,冷艳美丽的王婆婆拱手一礼。“王婆婆,抱歉,之前我只是和您开个玩笑。您也知道,王毅是我们的哥们儿,您这一开口就让他别和我们来往,我们实在是不能什么都不做啊。”“如果您心中怒火难平,那晚辈自愿让您试药,为您解气可好?”完,他拱着手,低着头,一脸大义凛然的走入了王婆婆的攻击范围之内。看的他身后的那些华衣贵人们,面上的表情皆是从了然和嫉妒变成了一脸错愕。“让我试药?我可不敢啊~”看着面前洛无言这故作英勇的姿态,王婆婆的话语之中有些意味深长。不过,她心中倒是对洛无言的映像变好了不少。因为,虽然她,乃至这个院子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不可能对洛无言出手的。但是,知不知道这个和有没有胆子踏入她的攻击距离可是两码子事情。作为巫,被世人恐惧的她们有着数不尽的手段能够在让人察觉不到的同时还能让人在痛苦之中度过余生。甚至,她只要让洛无言的生育能力稍稍受损,他就有很大的可能会彻底失去他现在所拥有的地位。“王婆婆您无需在意,这试药一事是晚辈自愿,只要您怒火未熄,即便是我父亲也无话可。”又向着王婆婆走近了几步,洛无言稍稍抬头仍旧是一脸恭敬的回道。只是,他此时放在王婆婆冷艳面容上的目光之中,却是夹杂着些许贪婪。让他面前本来还想要放他一马的王婆婆冷眸一咪。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轻语从这处院子敞开的大门处响起。把院内众人和黑色外墙上与夜色融为一体的黑豹的视线吸引了过去。“王婆婆,你就和他们实话实。”“洛丫头,你总算是来啦。”平平静静的交谈着,话语之中平淡无奇。可是,对话的双方又或者从大门处刚刚走进院落之中的那个黑袍身影却是让以洛无言为首的华衣贵人们脸色都是有些不太好看。不其他,也不看她身后那个威武健壮头戴面具的大汉,单单就是来者的名字就让他们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冒犯。只因为来人名叫洛言。“……姐姐。”身子已经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起来,看着院落门房处,那位并不掩饰自己丑陋面容的身影慢慢走近。面上神色有些复杂的洛无言稍稍低头,向着身穿金丝黑袍,身后紧随着一个健壮大汉的洛言轻声叫道。“恩,无言,退下。”轻轻点了点头,本身并非是被逐出家族才选择加入巫庭之中的洛言脚步稍稍停顿,向着洛无言道。“……好。”深深的看了一眼洛言面上那些狰狞恐怖的蜈蚣状疤痕,洛无言的目光中明明确确的闪过了惋惜和痛恨的神色。然后,他乖乖的为洛言让开了位置,没有再多一句话。只是,他看向洛言身后那铁塔一般,却戴着一个牛角面具的大汉时,目光中却是带着浓浓的敌意。让紧紧跟随在洛言身后保护她的刘大心中很是不解。而在他身前,来到摆放木偶的方桌旁边,看了看桌上那木偶傀儡的残骸,伸手从其中拿出一枚金属齿轮的洛言开始和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婆婆的王婆婆交谈了起来。“王婆婆,你们已经发现了。”“如果你的是这傀儡身上刻画的五行术法,那我们确实发现了。”看着面目狰狞的洛言来到身前,眼中同样闪过惋惜之色的王婆婆点了点头。“那,你们有办法复制它吗?”将手中的齿轮拿到身前,洛言向着王婆婆问道。而几步来到洛言身边,和洛言站在一起的王婆婆听到她的话语没好气的白了洛言一眼:“你,如果我有办法复制这属于玄门正宗的五行术法,我刚才还会顾及这个顾及那个,不对你弟弟下手吗?”“抱歉,王婆婆。”将手中在灯火下闪动奇异光泽的金属齿轮放回方桌上,洛言对着王婆婆优雅的欠身,施了一礼。但是,王婆婆却是摇了摇头,将目光放在了洛言身后,正在偷偷窥视她们两人的洛无言身上,目光有些危险。“你无需向我道歉,辱我之人又不是你。不过,还好他碰到的是我,如果今站在这里的是玉婆婆……呵呵,你家这子可就倒大霉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