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夜
    “阿,阿……阿嚏!”肃穆庄严的太师府内,一队队身着黑色皮布轻甲的持戈士卒正按照既定的路线,提着红色的九宫灯笼,在太师府内进行巡逻。那仿若一只八卦盘上,书写着八荒奥秘的线条一样的阵型。让这一队队对脚下的这座府邸熟悉至极的士卒,能够轻而易举的发现任何不请自来者的行踪。不论来者是人是鬼!只是。用如同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视过墙角处遍布着积雪,虽有路灯提供光亮,但大体终究还是乌黑抹漆的院内。这群因为听到清脆的喷嚏声而停下脚步,把整个院落内能看到的地方都来回扫视了数遍的肃穆士卒。终究还是没能发现他们的脚下,那条早已呈现出丝丝裂痕,满是苔藓痕迹的古旧石板路有着丝丝异动。“这是有谁在想我吗?”“大半夜的,也太不是时候了。”在这条陪伴着太师府,也陪伴着闻太师度过了两代人王统治的古旧石板路下面。一条长长的,足有一米六高、半米多宽的深邃通道不知从哪里开始,又不知通向何方。而在这乌黑抹漆,还不时响起一阵阵怪异声响的狭通道之中。脚边放着一盏老牛盘卧舔犊状的短柄黄铜灯。蜷缩在通道一侧。背靠着用五行术法塑造出来之后便再无修饰的坚实墙壁,身上仍旧是那身黑衣和马甲似的黑色棉袄的申公豹,放开捂住嘴巴的双手,注视着脚边摇曳不休的明黄色灯火喃喃自语着。恰巧,一阵从这黝黑通道一头吹入的冷风呼啸而过。在带起一阵怪异声响的同时,也把申公豹脚边那朵本就妖娆的细火苗给吹的几乎熄灭掉了。“……你们,都是在和我作对吗?”面上抱怨的神色微微凝固,无语了一阵,心情本就不好的申公豹,声音幽幽的,在这狭黑暗还只有一点火光的通道之中,让人不由感到有些惊悚。和秀女宫中,觉得自己今运气不错,心情也同样不错的妲己截然不同。此时有家不敢回的申公豹只感觉自己今的运气真可谓是倒霉透顶。不她之前对陈翔那阵,其实耍宝性质要更胜过愤怒的怒吼被路过“打酱油”的哪吒当场听了个正着。也不在刚刚回到太师府门前时,就看到了一堆人把一箩筐又一箩筐的音律典籍送入府邸之内的她,心中是多么的惶恐。单单就是她在金乌彻底西垂的下午时分,竟然在街上没有找到她那头混吃等死的“哥哥”,就让她恼怒不以。明明,都好了会等她的……月,明亮的就仿若是一颗巨人的眼珠。注视着夜中沉睡下去和不久前刚刚苏醒过来的世间万物。而在朝歌城中,巫庭那遍布神秘纹路,危险至极的黑色外墙上。正被蜷缩在地道之中看似凄凉可怜的申公豹暗暗施加着怨念的那头黑豹,正静静的趴卧在足有一米厚五米高的这里。反射着绿色荧光的双眸,紧紧注视着下方那处灯火通明的宽大院落。在这宽大空旷,紧挨着巫庭外墙的院落之中,只摆放着一张两米长宽,如象牙般细腻的洁白方桌。方桌上,摆放着一堆细碎奇怪的金属齿轮和一节连接着一颗丑陋头颅,只剩下一只手臂的木偶上半身。方桌旁,是一群身穿各式黑色带兜帽的金丝边长袍,头带金丝骨质面具。身姿窈窕,在方桌旁边忙碌不休的神秘女巫。和几个远远站在一旁,看着女巫们,面上不时流露出垂涎和厌恶之色的华衣贵人。时间,随着院内灯火的摇曳缓缓的流逝。一阵冷风吹过。虽然因为院内阵法的原因没有察觉到多少寒冷,但是这些个站在院内的华衣贵人却是再也没有多少耐心了。他们之中那个明显是边缘人物的褐衣贵人,在一位赤衣贵人满是不耐的眼神示意下,开始一脸不情愿的向站在方桌旁边,那位唯一没有戴上面具的黑袍女巫走近了几步,开口问道。“王婆婆,这件傀儡你们到底能不能复制的出来?”“从我们把这件傀儡带来这里,你们都已经研究了半了!至少给我们个准话啊。”“王啊,你太心急了。”轻轻的撇了那个开口的褐衣贵人一眼,这位被称为王婆婆,一身金丝纹龙的黑袍,冷漠面容并未被面具遮掩的美丽女巫,不咸不淡的开口回道。“你可要知道,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的。”然后,她的目光一冷,越过面露羞愤之色的褐衣贵人,看向了他身后那位满脸不耐烦已经化为了看戏般轻笑的赤衣贵人。冰冷道:“还有,洛家的子,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就自己来向我问,别指使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后辈。”“王婆婆,为了一个短命鬼背叛自己的家族,让为了找你把各个家贵族求了个遍的族人们成为整个朝歌的笑柄,你真的还觉得自己是王家人?”被这位面容冷漠的王婆婆冷冷的注视着,那位有恃无恐的赤衣贵人却是在一愣之后对她没有一丝惧怕,面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嘲讽和鄙夷。“我虽然敬您是长辈,但是晚辈奉劝您一句,有些事情,别管的太宽了。”完,和身旁的那些个华衣同伴对视一眼,发现他们都对他轻轻点了点头的这个赤衣贵人洛无言,脸上笑的更盛了。当然,他无视掉了那个褐衣贵人脸上纠结的神色。“……洛家,是想要和我玩一玩?”静静的注视着赤衣贵人,王婆婆的目光越来越冷。最后,几乎让那位站在两人中间的褐衣贵人,脸颊似乎都要被冻僵了。“王婆婆,你敢对我们洛家做什么?”眼中闪过了一丝警惕,但是,身穿赤衣的洛无言转瞬就又嗤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您的巫法很厉害,但是,您觉得我们那位英明神武的大王会放任您,放任您身后的巫庭乱咬人吗?”“我可是清楚的很,你们巫庭这些年来为了讨好大王做了多少的无用之功。”“明明,你们要是把这些功夫放在我们身上,我们其实很愿意和你们巫庭缓和关系的。”“是么。”喃喃自语了一句,王婆婆注视洛无言的冰冷目光突然变成了不屑。“既然口气这么大,那你们就把这具傀儡给大王带回去。就我们巫庭没用,什么都琢磨不出来。”瞬间,还在方桌旁忙碌的女巫们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而那些以洛无言为首的华衣贵人们,看戏一样的笑颜上也开始变得有些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