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简单与复杂
    而在那红纱弥漫的秀女宫中。和并不在意之前在凉亭中的言语交锋是谁胜谁负,回到东宫后一如既往母仪下的姜汤不同。坐在一张美人榻上,褪去那件所谓的狐皮大袄。在这间独属于自己的厅堂内欣赏着歌舞表演的妲己,唇角微微向上勾起,明显要比以前孤身一人的时候要开心了很多。看的刚刚来到厅堂处,身着一件银丝镶金银花边的白纱裙,长发披肩,衬托出自己精致五官的九头雉鸡精稍稍一愣。不禁脱口而出道:“姐姐,你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吗?”“凤?你醒啦。来,这里坐。”妖异的血眸微微一亮。转头看着九头雉鸡精,感觉自己今运气不错的妲己,轻笑着抬起玉手轻轻挥动。一边招呼着九头锥鸡精过来,一边还在美人榻上向旁边挪动了一下位置。看的正要向美人榻走来的九头锥鸡精明显又是一愣。缓步来到美人榻的旁边。眨巴了眨巴眼睛,试探着在妲己的面前上下挥了挥手,然后,又摸了摸妲己那点了一点朱砂,美艳动人的光洁额头。放下感觉没有异常的玉手,九头锥鸡精喃喃自语着:“没有生病啊。”这次,轮到妲己愣神了。——在过去的数千年岁月之中,虽然对自己的两个妹妹无比关爱,但是,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她们,妲己她却是一直都刻意保持着自己作为长姐的权威。因此,在过去别是给九头雉鸡精让座位了。就是和九头锥鸡精同寝,在第二性特征发育之后妲己都很少做了。而妲己显然也是在愣神之后想到了这些,灯火照耀下,绝美的容颜上面色稍稍有些发黑。但很快,她发黑的面色就在九头雉鸡精心翼翼的注视下,变成了她从不展露在外人面前的无奈微笑。“上来。”玉手轻轻拍了拍美人榻上空出来的那处位置。声音难得温柔一次的妲己,妖异的血眸中光华一闪而过,让正厅内那些正在为她呈现歌舞的秀丽女侍们全都在身型一顿之后,忘却了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只是。“姐姐,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今竟然只是把她们的记忆覆盖掉了?”扶着床沿轻轻一跳就坐到了美人榻上,九头锥鸡精看着面前不再准备做些什么的妲己。精致绝伦,只要不做出表情就可以轻松装作三无的脸上,狐疑的表情越发浓重。“……我今和姜汤见面了。”“风情万种”的白了九头雉鸡精一眼,就好似在问她我今心情好,不行吗?的妲己终究还是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把事实吐露了出来。“果然……。”了然的点了点头,心中升起好奇的九头锥鸡精抱住妲己的玉臂追问道:“怎么样,姐姐,那位姜王后好对付吗?”“是个好相与的人。”妲己面上的笑容再一次蔓延,回答的有些答非所问。“好相与的人?”听到这里,九头雉鸡精立刻就不懂了。靠着妲己凹凸有致的绝美身躯,她再一次问道。“好相与和好不好对付有关系吗?”“没有关系。因为我们并不需要对付她。”摸了摸九头雉鸡精散乱但柔顺的苍白发丝,血眸中温柔之色一闪而过的妲己轻轻摇了摇头。“作为王后,她心中那多余的善良和原则,迟早会让她作茧自缚。”“为什么?姐姐,有原则不是一件好事情吗?”平静的逃开了妲己的“魔爪”,苍白发丝被其玉手抚顺了不少的九头雉鸡精,歪着头,仍旧没有弄明白妲己话语之中的含义。而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家的妹妹虽然聪明绝顶,但是对于人性这种无法只靠琢磨就弄的清楚的东西却是很难理解的妲己,并没有吝啬为自家妹妹解释自己之前那句话的短暂时间。“如果是别人,那有原则确实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姜汤是一个女人,又作为一国的王后,原则这种在政治之中只会被不断竖立又不断践踏的东西,她却是遵守的有些过头了。”“也就是,她不懂变通?”听到妲己这次几乎是大白话一样的话语,才思敏捷的九头雉鸡精几乎是瞬间就对她从未见过的姜汤做出了一次总结。然而,妲己却是再一次摇了摇头。“不,她不是不懂变通,只是有我们的大王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她,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变通。”“……姐姐,我有些糊涂了。”“好对付就是好对付,不好对付就是不好对付。善于变通就是善于变通,不懂变通就是不懂变通。”“明明只是很简单的事情,姐姐你为什么要的这么复杂呢?”皱着精致秀丽的眉头,九头雉鸡精放开妲己在退下黑丝手套后白皙如玉的手臂,学着妲己的刚才的样子摇了摇头。“噗哈~”轻笑着让那些重新载歌载舞起来的秀丽宫女们退下。此时早已无心欣赏什么歌舞的妲己,转头看着坐在身边的九头雉鸡精,那故作人鬼大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将她久违的抱在怀里,再一次伸出玉手为她抚顺头上那因为久睡而变得有些杂乱的苍白发丝。“所以啊凤,你现在还是太了。虽然已经知道了人心险恶,虽然已经记住了无数人间常理,可是,你终究看不懂人性。”“更别,那就连我也看不清的人心了。”“姐姐,你看不清人心吗?”在妲己的怀中试着挣扎了几下,却如预料般挣扎无果的九头雉鸡精,只能一边享受着妲己那完全不顾她是不是舒服,好似抚摸宠物一样的抚摸,一边略带好奇的向妲己问道。虽然,她觉得她和姐姐聊着聊着其实早就跑题了。但是,她和她自己脑海内那八个一体同魂的意识,都对自己那个能够看到未来的姐姐是否是真的看不清人心感到好奇。所以,她也就没有多事的,对的正嗨的妲己做出提醒。而听到九头雉鸡精这正在自己预料之中的问题,妲己轻轻抬头,血色眼眸之中投射向朝歌城中某处府邸的目光,变的有些幽深。“姐姐毕竟不是圣人,当然是看不清那就连圣人也有可能会看漏的人心。”“就好像我们那个可爱的盟友(临时)明明就在我们眼前,我,却是在最近才发现她……它的存在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