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安心
    “女娲庙没有解锁兵种么,好感度竟然还和这些有关……”喃喃着,从玄鸟庙和三清庙为自己增添的兵种看来,觉得自己这次应该是错过了很大一个助力的陈翔皱起了眉头。但是转念一想,他的心中很快就释然了。他的声音有些惆怅的自语道。“不过也是,虽然不是自愿的,但我毕竟都把对方所崇拜的母神给侮辱了(别多想,你们都知道的),她们能够忍受着怨气没有掀起叛乱,就已经是件出乎我预料的好事。”“现在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帮我。”“只是,原来系统一直以来都和现实挂着钩么……”喃喃自语着,陈翔的目光在试着点击玄鸟守卫的半身像,却得到了一个信仰不足,但身份足够,是否花费3000点国力继续招募的界面弹窗上停了下来。“信仰,是在我对玄鸟没有崇拜之心么。”“那么,之前提示我的那个所谓的封神和那些青铜战车所必须的异兽,果然也都不是由系统所凭空制造出来的。”心中突然有种莫名奇妙的失落和庆幸。陈翔念头一动,关掉了眼中半透明的系统面板,将目光放在了镶嵌在书桌之中的一个暗盒上,微微凝目。“那么这份情报到底是有人作假,还是你在搞鬼呢?”在招募了青铜战车之后,陈翔自然是不会放过追查那些战车兵的来源。但是,或许是因为系统对宫中之人的影响力要比对宫外的大出很多的关系,递交到他手中的,关于调查那些青铜战车兵的情报全都是无比正常。正常到让他这个拥有着数十卷备份卷宗的朝歌城拥有者心寒……而很快,陈翔就又一次把目光放在了御书房窗外的那片花圃上,言语间,唇角向上弯曲了起来。“封神,封神榜,还真是有意思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打败鹰部落之后,那群恶神之中就应该有一个能够达到被我封神的要求了。”“我,竟然期待么……”……夜,很快就降临了。王宫之中几乎是同时升起了万盏灯火,灯火辉煌间,把本就奢华壮丽的王宫衬托的无比璀璨。而在那青色薄纱缭绕的东宫内,哪吒也早就已经来到了回到东宫的姜汤身边。乖乖的呆在她的怀里,在烛火照耀下,任由坐在一张藤椅上的她,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大娘,你觉得我做错了吗?”享受了一会儿姜汤温柔舒适的抚摸,哪吒突然抬起她那梳了两个丸子头的脑袋,从姜汤怀中起身,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姜汤问道。她之前正在和姜汤讲述她在子干书院之中发生的那些事情。不论是她觉得自己做的对的还是她觉得自己做的错的,都没有一点保留。就连她在领着一群同学,把那些提供所谓收费保护的学长们狠揍了一顿之后。被同学惧怕的目光,和一声声“怪物”的低语刺激到,内心之中想要把所有人都杀光的想法,都和姜汤一并诉了。她不在意那些所谓同学惧怕的目光,因为在来到朝歌之前,相似的目光她已经不知道看到过多少。可是,她那些同学所出来的,自认为不会被她听到的低语声,却是对她的打击有些大了。明明,她是为了帮他们。明明,她这一次也没有失手把人打死。为什么他们要和那人一样喊她怪物?为什么,他们那厌恶和恐惧的目光,和自己出生时父亲看向自己的眼神那么相似?自以为忘记那些过去的哪吒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就连所谓的老师都认为是自己做错了,应该向那些对低龄人强行收取“保护费”的可耻学长们道歉?!“哎~哪吒,你太冲动了。”坐在精美绝伦的藤椅上,看着哪吒在灯火下,那满是委屈、倔强、和不明所以的可爱脸。姜汤放开那支在哪吒从她怀中起身后就放在她肩膀上的仿若柔夷的纤手,轻轻摇了摇头。果然,连你也觉得是我做错了么。看着面前轻轻摇头的姜汤,听到她那声带着叹息的熟悉话语。心脏莫名有些抽痛的哪吒,微微低头,双眸有些失神。姜汤那在灯光照耀下不断摇头的身影和她记忆中那道名为母亲的熟悉身影重叠了。虽然哪吒很快就分清楚了两人谁是谁非,但是,她双眼之中的光芒却是变得更加暗淡。因为,在她犯错时,她母亲面上那和父亲愤怒的责骂、惩罚截然不同的温柔,只会让她更加心痛。对于李靖的打和骂,即便他手中持有师傅太乙真人所赐的法宝,能够越过她那钢筋铁骨的身体让她感受到刻骨铭心的痛苦。可是,那些皮肉之苦哪吒却是很轻易的就凭借着心中抵死不从的倔强忍受下来。在大多数的时候,她还能一边挨着打一边对鞭打她的李靖露出嘲讽的冷笑,气的他咬牙切齿到牙痒痒,对她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然而,一旦面对一向对她温柔体贴的母亲,哪吒就只能束手就擒。乖乖的站在原地听着殷氏那仿若水流般柔和的训斥,不敢顶撞她一句。生怕温柔似水的她面上露出哀伤的表情。就连这次来朝歌学习,哪吒也大都是因为殷氏现在,哪吒面对姜汤就是这种状态,只是她的心要比以往更疼上数分。直到摇完头的姜汤将她那支从她肩膀上拿来的玉手放到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弹,哪吒才在脑门处那轻轻的刺痛之中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看向面容严肃起来的姜汤,掩饰住悲伤的黑亮双眼中露出了疑惑。“你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比干,也就是你们的书院的院长,以他的聪慧,肯定会给你做的这件事情做出一个合理的处置。”“而且,女孩子家家的,打架把自己弄伤了可怎么办!?”听到这里,哪吒黑亮的双眸之中涌现了些许水光。不过她没有话,只是静静地再一次钻入了姜汤怀中,享受起姜汤在一愣之后,微笑着,再一次放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抚摸起来的手掌。温暖,舒适,让人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