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复仇,和真的不关心?
    ♂

    “……”

    “妹妹在胡说些什么啊,大王明明好好的,怎么可能突然就不是大王了?”

    声音一下子变的有些慌乱。

    虽然很快就恢复了镇静,但淡然轻笑在脸上凝固了一瞬的姜汤,却是仍旧把答案交到了正与她对视的妲己手中。

    显然,陈翔和帝辛之间存在的巨大差异,姜汤并不是没有察觉。

    “呵呵,以姐姐的聪慧其实不必我多言的……”

    轻笑了两声,笑语之后,心情要比刚才要愉悦了太多的妲己便将她与姜汤对视的目光移开。

    重新放在了亭外湖中,那下一刻不知是会仍旧美丽盛开,还是会顺应时节突然凋零的众多莲花身上。

    让不知道她刚才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又或者在暗示些什么的姜汤,只能在心中干着急。

    “……哎~妹妹说笑了,姐姐可不是什么聪明人,一不小心就让大王讨厌了。”

    沉默了一会儿,同样从妲己身上收回目光的姜汤叹了口气。

    说着说着,双目迷离,仿佛陷入了回忆。

    她能有什么让陈翔讨厌的事情?

    那当然就是东伯侯为了给她出气,擅自攻打有苏氏,还把一身狼藉的苏护在朝堂上当做礼物献上来的事情喽。

    可是,对于她的这声叹息和这句“感叹”的话语,目光仍旧注视着亭外莲花的妲己却是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只是轻笑着回了她一句“哦?是么。”

    让原本预想中,她最起码也应该愤怒起来的姜汤有些措手不及。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她好歹也算是她的“灭族”仇人啊!

    现在,面对她的旧事重提,妲己表现出来的淡然实在是让姜汤难以置信……乃至心寒。

    因为在她想来,如果是她坐在妲己的这个位置上,那她绝对做不到像对方这样平静。

    虽然她的父亲很不着调,有时还很冲动,但是,他至少对家人很好,完完全全的做到了一个父亲应该做的……

    而妲己就真的像她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淡然,对姜汤的旧事重提心中没有一丝波动吗?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被她,又或者说是自己把自己关在了内心深处的苏妲己其实早就有些忍耐不住了。

    就算不为她那个其实并不被她喜欢的父亲,她也做不到静静的听着姜汤这一句句暗藏深意的话语。

    要不然,在被妲己拿到身体的掌控权之前,她也不会为了有苏氏部落,甘愿进宫成为秀女,还为了部落,甘愿为陈翔效力。

    要知道,对于她那更胜母亲一筹的美貌,苏护从来都没有掩饰过他的心动。

    否则,她曾经也没有机会“无意间”发现他们做羞羞的事情……

    “如何,你想要对她复仇吗?”

    悄无声息的在这具身体之中,一片漆黑的内心空间里现出身形。

    妲己看着面前坐在地面上,握紧双拳,抿住嘴唇的苏妲己轻声问道。

    她没有诧异被她锁在心中的苏妲己能够看到姜汤,能够听到姜汤的话语。

    毕竟,这具身体只是被她这个狐妖夺取了,主人仍旧还是作为人类的苏妲己。

    而听到妲己的话语,坐在地上低着头,好似一女鬼般阴森的苏妲己也抬起了脑袋。

    当然,她的面容仍旧绝美,可是,她对于妲己所说却是不屑一顾。

    “怎么,你敢对她下手?那帝辛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凭什么认为他不是帝辛,或者说不是以前的帝辛,但是,他对姜汤的感情可是整个王宫都有目共睹的。”

    “单单以前几天我们的大王以把王后饿瘦了的名义几乎打死的那些宫人来看,你没有任何机会在杀了姜汤之后不付出代价。”

    “你,真的舍得为了我,让你那可爱的妹妹陷入危险之中?”

    “当然不舍得。但是,又有谁说帮你复仇就要杀人了?”毫不犹豫的就否决了苏妲己的话语,对于自家妹妹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妲己,面色和声音平静的,就像是在嘲笑苏妲己的幼稚和无知。

    “让她生不如死,对我来说很简单。”

    “是么……”

    喃喃着,苏妲己再一次低下了头,让她那个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垂落地面。

    彩虹色的眼瞳,好似失去了光芒。

    她在犹豫。

    对妲己所说的话语产生了犹豫。

    因为真真正正只有差不多二九年华的她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对善名传扬天下的姜汤进行所谓的复仇,也不知道妲己是不是仅仅只是在骗她。

    然而,其实站在那里注视着她的妲己比她自己更加清楚她内心之中的想法。

    她知道苏妲己现在这左右摇摆,好像是在光明和黑暗之间不断挣扎的姿态,只不过是在给她自己找借口而已。

    如果她对有苏氏的爱,真的到了能够让她求自己杀人的地步,那她也不会在苏护被关入王宫后山的牢笼之后一次也没有去见过他。

    ——要知道,陈翔之所以把苏护关在位于王宫后山的那处牢笼,最初就是为了方便让妲己在想念的时候去看看他。

    没有再等待下去,轻轻摇了摇头的妲己顺了她的意,主动从这处黑暗却这带光芒的心之牢笼中消失,让所谓的复仇之事不了了之。

    而在现实之中,她和苏妲己的交谈只不过是一瞬的事情,姜汤还在为她的冷血哑口无言。

    “……你,真的不关心你的族人吗?你的父亲可还在牢笼中受苦呢!”

    盯着妲己美艳绝伦的脸庞看了一会儿,心中组织了一下语言,因为气运、血脉和性别的原因,并没有受到妲己美貌迷惑,只是觉得她确实美若天仙的姜汤,认真的向她问道。

    “受苦?姐姐你不是前些日子去看过他了么,他那中气十足的样子像是在受苦?”

    声音中有些惊讶,听到姜汤所言的妲己转过头,再一次面向同样坐在凉亭长凳上,双眸微微睁大,像是受到了什么打击一样注视着自己的姜汤。

    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左手成拳右手成掌在身前一捣,“博大胸怀”轻轻跳动间,脸上的惊讶已经变成了恍然。

    她轻笑道:“哦!或许姐姐不知道,我们这些生活在草原之中的人啊,因为水源不容易找到的关系,男人一般都是不洗澡的。”

    “他那邋遢的样子让你见笑了。”

    “至于我族人的安危,我相信在姐姐的手下,他们至少会比在我那没有本事还总是喜欢乱搞的父亲手下过的要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