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
    ♂

    一种名叫尴尬的风儿吹过了这处过道,吹动着哪吒手中那条一看就是在宫中摘下的翠绿柳枝,也使得相互对视的双方沉默良久。

    终究,还是申公豹整理了一下她身上那在刚才发狂时弄乱的仪容,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寂静。

    “你是谁?”她向哪吒开口问道。

    而一身黑色紧身衣裤的哪吒则是歪了歪脑袋,扔下手中那条在宫外价值一堆贝币的柳枝,对她反问道:“你又是谁?”

    申公豹心中无语,明明是自己先问的问题被对方反问了回来……但她也心中一喜。

    因为自从从陈翔那里求得所谓的太师之位,她早就等着这个装逼的机会了。

    她开始一边向哪吒走近一边故作骄傲的说道:“我乃当朝太师申公豹!小娃娃,你是哪家的孩子?”

    “太师?”

    听到这个差不多名满整个洪荒人族的职位,哪吒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因为她所知道的那个太师可不叫什么申公豹。

    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申公豹这黑色棉袄下娇小玲珑到和她相差无几的个头和身材,又看了看掉落在她脚边的那只丑陋木偶。

    她的心中浮现了丝丝了然。

    原来,又是一个喜欢装大人的小屁孩么,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呢。

    看着申公豹背后浮现出的,那代表着大劫之力的滔天黑云虚影,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在心中已经为申公豹定性的哪吒,声音平淡之中又带着一丝疏远,道:“哦,我不是小娃娃。”

    说完,她就要绕过向她走来的申公豹向过道之外走去。

    她现在实在是不想和那些所谓的同龄人玩了。

    只是,她这变得平淡的声音和脸上逐渐变得平淡的表情却是让来到她面前的申公豹很是不满。

    她目光中的失望和声音中的疏远也是没有逃过申公豹这只大……中型猫科动物的捕捉。

    再加上她还没有回答她刚才的问题,来到她身前的申公豹却是拦在哪吒的面前不让她走了……

    “你想干甚?”眉目间轻轻一皱,因为先前发生的某些事情,心情不算多好的哪吒向申公豹问道。

    身侧,她那两只白皙有力的小拳头已经紧握了起来。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申公豹环抱双臂,回答的义正言辞。

    “我叫哪吒。”深深的看了申公豹一眼,在发现她没有恶意之后,哪吒也是放开了她那足以碎石裂金的小拳头。

    侧身让过申公豹,又一次向着过道外走去。

    “哪吒么……我记住你了!”将哪吒的样子计入脑海,申公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大声的说道。

    “随便你。”脚步稍稍一顿,将放在过道中那稍微一看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一场战斗的狼藉上的目光移开,哪吒的声音仍旧平静。

    不过,此刻她的心中却是也对申公豹升起了一些兴趣。

    虽说不想和同龄人玩,但,她又何尝不是一个小孩子?

    ……

    哪吒快步的走了,就如同她先前悄无声息的来。

    在这过道之中,只剩下面色恢复以往的申公豹,和那一头不知从何处走出,但绝对一直在这附近照看着她的硕大黑豹在她身边缓缓徘徊。

    “真是有趣啊,上古神褪去所有所演化的天命之子,和修炼千年,万年难得一见的九尾白狐……作为历劫之人,都聚到一起了么。”

    轻轻抚摸着黑豹的脑袋,又拿开手,任由它对着太阳打了两个喷嚏。

    翻身骑上黑豹,任由它带着自己走的申公豹看着清净的天空,笑的很是开心。

    “这次的大劫,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哈哈哈哈,真是太让人期待了!”

    “姜子牙,这次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

    “这莲花,春生、夏长、秋凋零。

    美丽明明只有“一瞬”,你说,人为何在冬日还要它坚持盛开,让人在欢心之余,却是忘却了之前对它的追忆呢?”

    “明明如果它顺应时节枯萎,人们只会记得它的美丽,不会记起它的丑陋。”

    在一湖中修筑,又或者说在它旁边挖出一湖的石木凉亭之中。

    坐在云纹长凳上,身上黑色紧身衣着已经不在暴露,还披了一件白狐大袄做样子的妲己,将她那被黑纱手套覆盖住小臂的玉手伸出凉亭之外。

    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勾引来了几只本不应该在这个时节出现的美丽蝴蝶,围绕着她的玉臂翩翩起舞。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看着亭外湖中那些在碧绿荷叶的衬托下,尽显美丽的各色(粉、白、紫)莲花,说出了这句不知道是对谁而讲的话语。

    “美丽,就算是只有一瞬,也有着万千生灵想要将它留在世间。而那荷花花期又何止一瞬,能够将美丽长留人世,不应该是一件好事吗?”

    “毕竟,荷花凋零它就死了。”

    沿着青瓷砖石铺就的道路绕过几处仍旧盛开的花圃,一身湛蓝色华衣的姜汤缓缓的走入凉亭之中。

    看到早已等待在凉亭内的妲己,她心中哑然,面上却是轻轻一笑,来到妲己身边坐下,她看着那些在湖中屹立的荷花,平静的给出了回答。

    只是,她这回答却是让妲己并不满意。

    她纤手微动,惊走了停留在手上,和环绕着玉臂飞舞的那些蝴蝶。转过佩戴着一只银色脖环的白嫩玉颈,血色的妖异双眸与坐到身边,面带轻笑的姜汤对视。

    “有谁问过莲花的意愿吗?”

    “或许有吧,毕竟,这些莲花开的是这样美。”

    “美?那你可知道为了维持这份美,它们有多累吗?”

    “累,却开心,累,却满足,如果都是这样,那累点有什么不好?”

    “总要比那身子悠闲,心中却空荡荡的好上百倍吧。”

    沉默着,面对姜汤的反问和自答,在凉亭中,被风儿吹起银白发丝的妲己第一次有些无言以对。

    看着面前微笑的姜汤,和她美丽容颜上那稍稍恢复了一些的气色。

    明明之前话语不过是为了打击对方的妲己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过,在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表情淡漠平静的她,却是也轻笑了起来。

    因为将被风儿吹落的银白发丝掩回耳后,她捕捉到了姜汤黑眸中的那丝柔软。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商王不再是以前的商王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