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命运使然的相遇
    ♂

    狠狠的瞪了申公豹一眼,陈翔那凝实的目光,很轻易的就让这个背对着他的小女孩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她娇小玲珑的身体恶寒似的抖了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赶忙收回向两边伸出的双手捂住了嘴巴,做出仿若仓鼠一样可爱非常的姿态。

    只是可惜。

    已经能够肯定之前那个木偶失控绝对不是巧合的陈翔,完全没有被她现在这个乖巧的小样子给骗住。

    不过,他却也没有拆穿她的意思。

    毕竟,作为未来抵御西周叛乱身后那些神仙中人的主力,申公豹刚才所弄出的那些许动静还不足以让陈翔处罚她。

    而且,她闹刚才出来的这些动静也不是没有价值……

    他侧开高大威武身子,让开挡在身前的申公豹。

    来到那血红双眼已经褪去颜色的木偶残骸面前,对着跪在身前的那些王宫侍卫命令道:“把这具机关人的残骸拿去巫庭,让她们捣鼓捣鼓,看看能不能把这东西复制下来。”

    显然,陈翔从这相对普通士兵来说并不弱小,还相当强大的木傀儡身上找到了进一步扩大军队优势的机会。

    “是!”众位王宫侍卫纷纷拱手领命,起身开始收拾起这幽静过道中的一片狼藉。

    然而,就在他们摘下背后黑色的披风,从过道另一边的墙面上摘下来一块又一块的铁木零件,马上就要把木偶残骸给裹住带走的时候。

    看着“玩具”被夺走的申公豹,却是出乎陈翔预料的,除了俏脸上的悲伤神色之外没有做出任何符合她性格的动静。

    直到这些王宫侍卫在地上收集了一大堆不知道有没有损坏的零件,和那木偶剩下的主体残骸,向着陈翔行了一礼之后大步离开。

    站在原地捂住嘴巴的她才哭丧着脸“呜呜呜”的向着陈翔扑了过来。

    只是,她所说的这些却是和那被带走的木傀儡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呜呜呜,大王,那木傀儡发疯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也不知道它会对你出手。您可千万别让我师兄知道这件事,也千万不要让我弄什么音律啊……”

    “住口!你这假哭恶心死了。”

    用右手精准的撑着申公豹的脑袋,让她那假哭也不知道掉点眼泪的扭曲脸颊远离自己的视线。

    本来正想要向着申公豹问问那机关人形的事情的陈翔,此时可谓是一额头都是黑线。

    “那大王,你不会告诉我师兄这件事情吧。”

    脸上的假哭顷刻间就变化成了怯怯的表情,被陈翔打断哀嚎的申公豹,倒是也不再挥舞双手想要抱住他那健壮的腰肢了。

    “太师日理万机,你觉得孤会为了这点小事去烦他?”

    无语的摇了摇头,看到申公豹安静了下来,陈翔也总算是放开了撑住她的小脑袋,不让她靠近自己的右手。

    “好好跟孤说说,那人偶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就说来话长了……”

    听到陈翔的问话,立刻就猜到他心中所想的申公豹,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显然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那就长话短说。”

    但是,直接把她话语打断的陈翔转过身,来到长椅旁边,拿起长椅上那本类似山海经的书籍,完全没有给她把鬼主意说出来的机会。

    “哎~大王,你还真是没趣。”叹了口气,又摊了摊手,申公豹再一次重复了一下她对陈翔的评价。

    然后,嘴角勾起的她从手中那只并没有收回怀中的黑色锦囊里又掏出了一个面部刻画让人不忍直视的木偶。

    “当当当当!”

    “木傀儡,我的得意之作。利用五行相生之力和精巧的机关结构驱动,能够在“土地”上获得源源不竭的力量,也能够在受到不太严重的损伤之后停止活动机能自我再生。启动后浑身坚硬堪比金铁,防御时自身重量还会倍增,也不惧烈火,乖巧听话,简直是一款万能的战争利器!”

    “那刚才那架木傀儡为什么会失控?不要告诉我,那是你给它下的命令。”

    对申公豹叉着腰,夸耀自己造物的话语完全无感。

    被打扰后,也不准备再坐下读书的陈翔,敏锐的捕捉到了她话语之中的一个漏洞。

    “呃……那是它自己的意识错乱啦。”

    用抓着黑色锦囊的那只玉手摸了摸头,申公豹的脸上有些尴尬。毕竟,她刚才还把那木傀儡夸耀的好像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的样子……

    “创造出这种全能形的傀儡已经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大王你总不能指望我再为它们创造一个灵魂吧。那可是超级麻烦的事情!”

    “意识?灵魂?它不是由你操纵的吗?”

    心中对于申公豹所说出来的这些东西感到暗暗心惊,看着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申公豹,陈翔故作不懂的再一次问道。

    “哈?操纵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我才不要做那么麻烦的事情,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似乎是从陈翔的这句问话中感到了侮辱,申公豹挥了挥她手中那个在未启动时看起来弱不禁风的木偶,脸上满是对它的鄙夷。

    而不论她的手中是不是有更好的造物,也不论她面上的鄙夷是真是假,陈翔此时都只对一个问题感兴趣。

    “那刚才的那具傀儡是怎么动起来的?”

    ——刚才申公豹所说的创造灵魂和意识这件事情,彻底让他被惊到了。

    “用一些图腾灵之类的东西和一些战士的亡魂糅合在一起喽,就是你们说的恶神之类的东西。”满脸随意的说着一些在很多人眼中都是堪称邪恶非常的事情,说完之后,申公豹环抱双手,来到陈翔身边,言语间,乌黑发亮的眼眸之中是满满的戏谑之色。

    “我给你的那件礼物你不是已经发现了么。”

    “……那块有恶神寄居的五色石,果然是你故意给我的吧。”沉默了一会儿,按耐住眼中渗人的寒光,陈翔向申公豹问道。

    “没错,不然,我又不知道您是不是有资格成为我的王,帮我打败姜子牙。”俏脸上的伪装全部褪去,轻笑起来的申公豹第一次对陈翔露出了欣赏和认真的表情。

    虽然,因为身高差的原因,必须仰着头才能和陈翔对视的她,此时的姿态有些搞笑。

    而也没有问她如果自己失败了会如何如何,陈翔在俯视了申公豹一会儿,看着她那俏脸上的微笑从自然而然到挺着身子勉强维持……他的嘴唇稍稍勾起,摇了摇头,向着那过道之外走去。

    只留下脸上笑容彻底消失的申公豹留在原地咬牙切齿。

    回想着陈翔紫眸中那似不屑似怜悯的眼神和他脸上的那一抹微笑……

    此时还不知道陈翔在出去之后顺便让人把一些有关音律的书籍送去太师府中的申公豹,在等了一会儿,确定陈翔走远之后,抬头望天竭嘶底里的怒吼了起来。

    “混蛋!你那是在小瞧我吗!!!”

    ——孤独即孤高的黑豹可以忍受失败,但它绝对不能接受别人的怜悯和嘲讽。

    然而,或许命运使然,对于申公豹的怒吼,此时本应该没有人在的这处幽静过道内竟然响起了一声稚嫩的回答。

    “没有啊。”

    看着猛然抬头注视着自己的申公豹,偷偷进宫来找姜汤玩耍又或者说寻求母爱的哪吒,拿在手中的柳枝也不挥舞了,一脸的错愕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