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木偶?机关人形!
    ♂

    冰寒刺骨的冷风呼啸着从高空之中坠入了王宫。

    在触及到王宫顶层的时候被那隐藏在半空之中的无形阵法瞬间加温。

    抵消后来者冲击的同时,自身也从暖风化为了阵阵微凉却并不寒冷的清风。

    而被这清风吹拂着乌黑顺滑的发丝,长发垂落腰间,把自身气质从狂野悄然转变为了文雅冰冷的陈翔,听到申公豹这暧昧不清的话语眼角顿时抽了抽。

    明白自己和姜汤之间的相处很难瞒过有心人的他,看向申公豹的目光已经从刚刚的冷漠变成了嫌弃。

    “申“太师”,是不是你最近在闻太师府中太闲了,需要孤安排一些事情让你做做?”

    “如果是的话你直说就好,不必来此用言语激怒孤!”

    “一会儿孤就让人把有关音律的典籍送去太师府,希望申太师不要让孤失望,早日创造出一首能够遗世千年的好歌。”

    听到这里,申公豹脸上的窃笑顿时化为了哀嚎,对于陈翔的话语她是真的感到了恐惧。

    想一想,如果她那位刻板的师兄知道了她竟然敢偷偷进王宫调戏商王……那等待她的一定就是一顿难以反驳的训斥和接下来数不清的复杂活计!

    想到这里,不想以后真的只能和乐谱度日的申公豹就将她娇小玲珑的身体靠在陈翔的身上。

    抱住他那仿若钢铁铸就,比她大腿还粗的结实手臂,轻轻摇动着,祈求道:“大王,你还是别开玩笑了,这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玩!”

    “好玩?我可没有跟你玩,更没有开玩笑。”用左手按着申公豹的小脑袋将她推开一些,右臂重新获得了自由的陈翔,平静的话语中却是多出了一丝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而这样玩闹了一会儿之后,他脸上刻意维持的冰冷也不再保持了。

    “好了,说说你之前所说的那件好玩的事情吧。”

    “嘿嘿,大王你果然还是很好奇的吧……”听到陈翔主动询问,申公豹顿时得意了起来。

    然后,还不等话语说完就被陈翔重新变冷的目光看的心中一颤。

    “废话少说。”

    “好好好。”摆了摆手,自认为陈翔是个傲娇的申公豹也没有再继续撩拨他:“我发现啊,最近好多地方的驻军都在主将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抽调走了十人左右的队伍,而且他们的行动方向大都是在向着朝歌附近聚集。大王,你说这个发现好不好玩?”

    听到这个明明还不应该被人知道的消息,陈翔的身躯顿时就是一震。

    而抬起头和他对视的申公豹,黑眸中无奈的目光则是转瞬间就化为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

    “这个消息,还有其他人知道么?”沉默了一会儿,陈翔问道。

    “不知道啊,因为我也只是因为要实验新玩具才机缘巧合的发现了几队向朝歌出发的士兵,然后才顺藤摸瓜发现了这个有趣的现象来着。”摊了摊手,申公豹回答道,然后,她的声音变得有些惊讶。“难道,这件事情和大王你有关?”

    “新玩具?那是什么东西?”

    一点都不觉得申公豹在发觉了那些士卒的暗中调动之后,会猜不到调动的命令是由自己所下的。但是既然对方没有说破,那希望暗中调兵之事别人越迟知道越好的陈翔,自然是开始转移起话题。

    而很配合的,申公豹在陈翔发问后一脸自豪地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制作精细的布袋,又从这看起来里面应该没有装着东西的黑色布袋里掏出了一个面部雕刻简直让人不忍直视的木偶。

    “当当当当!”

    “这是……”忽视掉那木偶让人难以形容的“长相”,也忽略掉申公豹那有些夸张的配音。陈翔向着身边这个又一次在长椅上站起,高高举起手中木偶的娇小女孩再一次问道。

    “木傀儡,激活之后能够像真人一样自如活动。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面对陈翔的疑问,申公豹回答的很是自得。

    “……尺寸有些小。”而面对申公豹自得话语有些哑口无言,陈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究还是没有选择违心说谎。

    “尺寸小吗?”将手中的面容不需要描述的木偶收了回来,仔细看了看,申公豹自语间有些疑惑,然后,也不知道她是按下了什么机关,被她随手丢出去的那个木偶竟然从周身发出了一阵白烟,等到白烟散去,它更是完全不和逻辑的变成了一个足有三米高,双眼一片血红,浑身都散发出强烈攻击**的机关人形。

    “尺寸没问题啊。”

    “……”沉默着,陈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看着这个站在过道内,身上杀气腾腾,和刚才那个木偶除了面部一样丑陋之外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杀人兵器。

    他只感觉脸上隐隐泛疼。

    不过还好没过一会儿的功夫,这双眼血红的机关人形在身体剧烈一抖之后,竟然真的如同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气那样向他大步走来。

    在申公豹不知真假的惊叫声中对着他猛然就是一拳砸落。

    却是让陈翔不需要再自个儿尴尬了。

    “啪!”的一声。

    就仿佛是将鸡蛋扔在了石头上一样。

    这刚才走动间还仅凭自重就把脚下青瓷砖石都踩裂了的机关人形,从那砸落下来的手臂到胸膛,直接被从长椅上起身的陈翔,摧枯拉朽的一巴掌打成了无数零件。

    而这些以比来时还要快的速度飞回去的细碎零件。

    有很多都仿若被发射出来的利箭般,刷刷刷的镶在了过道另一边,那爬满了翠绿常春藤的坚实墙壁上。

    打的它们石叶纷飞。

    倒拽九牛、抚梁移柱之力果然名不虚传!

    而在这个时候,在那里发出惊叫声的申公豹才后知后觉般的跳下长椅,来到陈翔身前,背对着他,张开双臂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让想要前进几步,顺势将那木偶剩下的主体部分一脚踩碎的陈翔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过很快,从过道两头快步赶来,然后看到两人身前的木偶残骸,纷纷单膝跪下的王宫侍卫们却是又一次解除了他这尴尬了境地。

    “大王,我等护卫来迟实乃失职,请您责罚!”

    “噗呲。”还未等陈翔回应,却是申公豹先被这两队赶来的护卫队长,脸上严肃的样子给逗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