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把你精气都耗光了?
    ♂

    以物换物的买卖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平淡无奇的结束了。

    因为这些鹰部落的族人早已习惯和游商交易的关系,这场来之不易的买卖过程中并没有发生什么需要特别说出来的波澜。

    而随着这场挑挑捡捡,并不麻利的买卖结束。

    身体已经开始适应起山上气候的狼孩三人手中,那些对祂们来说完全无用的东西,也已经换成了一些即使是祂们这些恶神也不能随便忽视的山间珍宝。

    只是,正当他们几个提留着剩下的那小半袋物件,和大半袋山珍,想要沿着崎岖险峻的山路继续向上方的村落探查一下的时候,那个身为这个村子鹰王子嗣的鹰部落队长却是悄然来到了他们三个身旁,自然而然地把手臂搭在了狼孩的肩膀上。

    然后,他抬起另一支空着的手臂指着天上已经开始稍稍西斜的太阳,轻笑着发出了邀请。

    “要来我们村子里吃顿饭吗?免费的,吃完之后我就让人送你们上去。”

    “这……是不是会打扰到你们?”看了看那天空中已经开始向着西边落下的太阳,又看了看身前村落中早就升腾而起的阵阵白烟,狼孩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可是,此时他身后那个由猴头恶神所化的游商却是摸着脑袋,很没有眼色的让肚子响起了一阵饥饿的咕噜声。

    使得似乎正想要拒绝身旁这位鹰部落队长的邀请的狼孩,面上的不好意思顿时就化为了尴尬。

    “哈哈,打扰什么打扰,饭就是越热闹才吃的越香!跟我来吧。”

    一阵爽朗大笑之后,这位鹰部落队长一挥手臂,就携着脸上满是无奈的狼孩走向了村落。

    而在他们身后,美女蛇和猴头恶神所化的那两个游商也赶忙提起各自的麻袋跟上前面那两人的脚步。

    这山中的小小村落并不脏乱。

    村内的道路上不说像西方古代似的屎尿横流,单单就是一些日常都会产生的生活垃圾在道路上都并不常见。。

    虽然从外面看着略显贫穷,可是,当来到栅栏里面,入目的却是一片比普通城镇还要美上几分的风景。

    早早就被清理下积雪的屋顶已经没有了坍塌的危险,完全是依靠山壁建造起来手工打造的房子美轮美奂。

    再加上村落正中那处粗看之下不知道有多高,粗壮枝干上还携带着稀薄云层的绿色巨木……

    即便是狼孩祂们三个恶神,也忍不住对这个村子大感头疼!

    没错,祂们三人并没有对这个哪怕是陈翔手下的那些战车兵,心中也会产生丝丝欣赏的美丽村落产生任何留恋。

    坐在一间相当宽大的木质房屋中,从窗口处直愣愣的看着村庄中心那一株被白色山石围绕,保护,不断有成对雄鹰飞进飞出的翠绿巨木。

    祂们心中冒出的都是一个个如何将它摧毁的想法。

    “怎么办吧,狼孩,有这根巨木的庇护,我们很难在这个村子里施展出迷惑人心的术法啊。”

    没有对刚才在村外的时候他们没有发现这颗根本无法掩饰的巨木的事情产生什么想法。本身就能够做到这一点的美人蛇,看都不看身边趴在桌上对着饭盆一阵扒拉的猴头恶神,转过头,对着狼孩低声问道。

    ——虽然说过大家一起吃饭吃的更香,但是,鹰部落却不可能真的把狼孩他们这些客人安排到食堂和他们抢饭吃。

    而听到美人蛇的问题,狼孩却是没有立刻回答。因为即便是祂,对于这颗能和天之清气相互呼应,还被鹰群保护的巨木同样是没有什么办法。

    毕竟,没有五色石在身的祂们无法在这高山上使用自己的本体。

    祂轻声叹息道:“只能放弃原先的那个计划了……”

    不过还好,祂们还有着一整个冬天的时间来制造鹰部落和殷商之间的紧张关系。

    大不了,在任务时限临近的时候,仍旧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能够表现充分自己能力的祂们,变成鹰部落的族人在山下随便猎杀一些快要抵达鹰部落的商队,再特意留下一些活口……

    ……

    “大王,我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哎,你想知道吗?”

    商王宫中一处爬满了翠绿常春藤的露天过道内。

    坐在长椅上,手拿着一本类似山海经、只是内容欠缺了很多的书籍慢慢翻阅的陈翔久违的想要清净一下,却碰到了他最不想见的一个人。

    而面对她这突然跳出来的身影和口中不明所以的话语,仍旧是一袭黑色玄鸟朝服,不惧严寒的陈翔,头也不回,想也不想的就开口回绝了对方,道:“不想。”

    “哎?这么冷淡?这可不像是你啊。”

    能够轻松进入王宫之中的自然不会是外人。

    轻巧的翻过长椅,从陈翔的背后来到他的身旁,身上仍旧是一身黑,只不过又穿了件黑色小棉袄御寒的申公豹话语之中满是惊奇。

    无语的摇了摇头,陈翔将手中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情再看下去的书籍放到长椅的一旁,转过头无奈的看着申公豹娇俏活泼的面容。“孤可从来就没有对你热情过。”

    “吼吼,你说谎。别忘了我们刚见面的时候你说过很欢迎我加入殷商的!”灵巧的跳下长椅,同样是黑色的皮靴落到青瓷地砖上发出了一声“啪”的脆响。

    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将目光重新放在她身上的陈翔故作夸张的说道。

    “那是在朝堂上,在朝堂下你觉得孤对你除了无奈之外还露出过别的表情吗?”无奈的叹了口气,陈翔反问道。

    “有啊!”申公豹将她那前伸的手臂收回身前,握紧成拳,一脸认真的说道。

    “有吗?”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陈翔心中有些诧异。

    因为他确实不记得他在和对方相处时除了无奈还露出过什么样的表情了。

    “真的有啊!”声音中满是肯定。似乎是察觉到了陈翔对她的怀疑,申公豹的脸上更加认真了。

    “……”只是,看着她那已经认真到夸张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陈翔的脸色却是突然冷漠了起来,摆脱了她的诱导,平静的开口说道:“哦,那就说说你之前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吧。”

    “哎哎哎?不上当么,还真是无趣啊~”对于陈翔这突然就冷淡下来的样子表示了充分的惊讶,娇小可人的申公豹脸上认真的表情顷刻间就化为了无趣。

    她还以为陈翔会跟着她的话语再一次询问,然后,她就能在他反应过来,无奈露出微笑的时候趁机揭晓谜底……

    计划被打乱的申公豹心情有些糟糕。

    只是没一会儿。

    重新来到陈翔身边,坐在长椅上的她,脸上无趣的表情就在她把薄唇附到陈翔耳畔的同时,化为了偷到鸡的狐狸一般的坏笑。

    “难道,是最近几天和王后娘娘的缠绵,把你精气都耗光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