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真诚与虚假
    ♂

    不过,好在祂们此时不需要在意皮囊的感受,没有体力的限制。

    因此,祂们在身边那些鹰部落士卒诧异的目光下很快就走过了那段崎岖危险的山路,来到了半山腰处祂们的第一个目的地。

    一处相比朝歌城外的那些村镇要简陋太多的千人村子。

    而看着那些在村子黑色栅栏前汇聚,显然是早已等候在这里,身着各色奇异服饰的男男女女。

    率先走上崎岖山路的那个鹰部落队长立刻就摆着他那只没有持矛的左手开心的对着他们呼喊了起来。“呦,大家久等啦!”

    而等大步来到人群近前,和这群站在村门口聚集起来,身穿各色服侍的男男女女相互闲聊了几句。

    他很快就顺着人们自发让开的一条通道来到了一个容姿上佳,成熟风韵随着年龄越发香醇的彩衣女子身边,对着这个身份明显不同的彩衣女子开口说道:“老妈,他们手里带着你要的针和线,我看过了,都是不错的东西,你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拿那些残次品来糊弄人家了。”

    而这被他称为老妈的彩衣女子听到他的话语明显一愣,随后,看着不远处刚从山路走上来,脸色苍白如纸,却坚持没有瘫在地上的狼孩“三人”,摇了摇头,美眸中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怎么,他们又让你感到欣赏了?”

    听到这话,这鹰部落的队长面色立刻就是一囧,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老妈,这次来的这三个家伙是真的不错,在我误会了他们是自家人的时候还主动解释了。而且,你儿子我又不是真蠢,之前那个冒充我们自家人,想要骗走我们雏鹰的家伙,还不是被我给追回来了。”

    “那你想想,如果不是你这大大咧咧的性格,他们有靠近鹰巢的机会吗?”

    “这个,那个……反正这次来的家伙确实不错就是了,要不你自己去看看。”

    被这身穿彩色华衣的女子用话语再次一堵,这个那个了一会儿之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这位鹰部落队长干脆开始闹起了小脾气。

    看的周围那些聚集在这里的男男女女皆是忍不住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也看的他那身穿彩色华衣母亲摇了摇头,满脸无奈。

    不过,虽然在言语上非常母亲的没有给她那个作为鹰部落队长的儿子留下多少面子,可是,这位身穿彩色华衣,作为一村鹰王的成熟女人却是在暗中对着这段对话留了留心。

    主动否认是我们的族人么,是知道了我们一族的商人必须要验证血脉,还是真的只是单纯……

    罢了,反正也不会浪费部落里那些珍贵的祭品,希望小浩你这次真的没有看走眼吧。

    ……

    “这路可真是难走啊,你们就是一直在用这种山路和外界沟通吗?”

    身体下意识的抚了抚各自的胸口,在走过山路之后,由美女蛇所化的那人挺着苍白无血的脸色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

    当然,祂此时的声音已经符合了祂现在扮演的身份。

    “没错啊,我们这座山就这一条路。不过,其实走多了也就习惯了。你们别看这条路好像很容易掉下去的样子,它就是很容易让人一脚踩空掉下去。但是,这条路附近都有我们各个村子的鹰儿看着,就是掉下去也肯定摔不着人的。”

    说着,回答美女蛇问题的那个鹰部落士卒向天招了招手。

    一声嘹亮的鹰鸣过后,一头全身乌黑,翼展足有五六米的硕大雄鹰就如同一阵黑风般,从众人身旁不远处的悬崖处滑过。

    带起一阵狂风的同时,也让皮囊下美女蛇龟孙在这具肉身心脏处的本体一颤再颤。

    虽然上半身是人,可是这美女蛇的下半身仍旧是蛇,祂对鹰这种天敌,存在的恐惧心里是根本不能避免的。

    只是可惜,很显然那位放下手臂,将目光重新放在他身上的鹰部落士卒没有发觉美女蛇心中的异常。他的脸上写满了自豪,声音中更是蕴含了毫不掩饰的炫耀:“怎么样,我的鹰很棒吧。”

    “……恩,很棒。”口中无力的迎合着,美女蛇却是在心中早已骂起了娘。

    虽说确实是叫鹰部落,祂也早就预料到了会遇到一些鹰隼,甚至由鹰隼所化的同类。

    但是,一个小兵就能御使一头能够威胁到祂的鹰隼,却着实是让美女蛇心生后悔又难堪不以。

    因为祂又不是没有发现,在祂藏于皮囊心中的本体颤抖的时候,祂身边那两个说是同伴,但其实和冤家相比也好不了多少的混蛋,嘴上勾起的那丝丝嘲笑。

    在这处位于整座山山腰处的平台休息了一下,

    没一会儿,走在队伍最后方,帮狼孩他们三个扛着麻袋的那几名士卒也已经走了上来。

    也就是这个时候,走在最后方突然一脚踩空,掉下山崖的那个鹰部落士卒,和那从云层中疾驰而下的雄鹰也让他们见识到了之前那个和他们闲聊的士卒所言非虚。

    “没事吧。”借着距离的优势,狼孩所化的那名游商率先来到被雄鹰抓住双臂,提留上来的那名鹰部落士卒身边表示关心。

    “没事,早就习惯了。喏,你们的东西。”摆了摆手,笑着回应了狼孩关心的话语,这名士卒在这个时候也总算是放开了他右手中紧紧抓住的麻袋。

    “快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被弄坏吧。”

    “放心,里面装的都是一些瓷实的小物件,摔不坏的。”摇了摇头,狼孩看都没有看那已经被放在地上的麻袋。

    看着那放下麻袋的士卒肘间被鹰爪抓出来的可怕血痕,他在言语间,面上露出的担忧神色几乎骗过了在场的所有人。“你这伤真的没有问题吗?”

    而那在场中唯一还对狼孩他们三个心生怀疑的彩衣成熟女人,此时也并没有阻止她那作为鹰部落士卒队长的儿子从她身边微笑着向着狼孩他们三个走去。

    “放心,他的伤只是看上去好像很严重,涂点我们村子活血化瘀的药,明天就好的差不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这里有份伤药,要不你们拿去用用?”面对鹰部落队长的话语,喃喃自语了两声,咬着牙从怀中掏出了一纸包药物的狼孩,此时对于一个义薄云天的商人演绎的无比精彩。

    甚至,让那两个来到他身边的恶神都用诧异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他几下,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祂们认识的那个狼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