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柔情
    时间过的很快。这场并不局限于朝歌城之中的大雪在时至中午的时候就缓缓停了下来。

    已经快要覆盖脚裸的雪,在王宫内有限的几处空旷地方堆积着,不再变厚。

    而雨水,也在雪花不再从天而降之后变得稀稀疏疏,又到现在的几近与无。

    天空中那曾经把太阳都遮掩住的厚厚云层已经散开了。

    午时的阳光把王宫中那些正要从屋檐滴落的剔透水滴照射的仿若璀璨夺目的彩色宝石。滴落地面,溅起一阵水花。

    行走在青瓷砖石所铺就,却并未残留积水又或者雪花的宽阔道路上。身穿一件红金相间的修身大袄,脖颈处缠绕着一条白狐围脖的姜汤,亲手提着一只精雕细琢的梧桐木食盒,在一群身穿华丽宫装的女侍的围绕下,嗅着雨后清净的空气,一言不发地向着御书房所在的方向走去。

    她的秀美的容颜上脸色仍旧苍白。

    虽然不再像之前那样白如纸张,但是她那虚弱到甚至需要周围女侍不时搀扶才能继续行走下去的柔弱身躯却是表明了她此时的身体并不好过。

    可是,纤长五指抓紧手中华美食盒的提篮,姜汤的美眸中却闪烁着一种很久都没有在她眼中浮现过了的夺目神采。

    让她周围那些本来因为她的消沉曾经对她失望的秀丽女侍们,在心中一喜后再一次对她生起了信心。

    相对在最近貌似非常得宠的妲己,她们这些在宫中生活了一段时间,又没有好好见识过过妲己真容的“老人”,无疑更喜欢侍奉在带人做事皆是亲和、大气的姜汤身边。

    而在作为她们目的地的御书房中。

    桌上的羊皮地图早已随着身着青铜甲的御车大汉的离去被拿走,只剩下了一堆大事没有,鸡毛小事不断的奏折让陈翔不时拿起印章又或者毛笔不断的批阅、注释。

    直到这些大多都是以奏折和竹简两种方式被呈上来的文书只剩下了薄薄一层大概只剩下不到十本之后,面无表情的陈翔才将手中的毛笔放在桌上鎏金的乌木笔筒中,伸了个懒腰,闭上双眼眼,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清冷的阳光从书桌旁边的支摘窗照射在他的健壮的身上,细碎却璀璨的光芒让人不由感觉到一阵阵从心中涌现的慵懒和放松。

    也正是此时,当当当的一声,御书房才关上没有多久的房门被人以一种特殊的节奏敲响了。

    “进来。”放下高高伸起的双臂,肆意huo dong了两下,已经从敲门声中明白来人是谁的陈翔,头也不回的对着门外敲响房门的那人命令道。

    “大王。”轻轻的打开御书房的房门,又轻轻的把房门合上,这个因为妲己的关系,已经很久都没有在陈翔身边出现过了的贴身宫人,来到陈翔身边,轻语间,恭敬无比的躬起身子对他行了一礼。

    没错,这个一身绿色繁琐宫衣,面容还算俊俏的宫人,就是那位沈姓的公公。

    “何时?”睁开眼睛,将目光放在这位沈公公的身上。因为长时间处理奏折而使得身体有些酥麻的感觉,在被健壮身躯内随着手臂摆动而huo dong起来气血的驱散之后,陈翔开口平静的问道。

    自觉的稍稍抬起身子,看着坐在书桌对面陈翔面色平静的英武脸庞,这位沈姓公公在心中掀起了一阵莫名奇妙的悸动之后,用有些尖细的声音开口答道。

    “大王,王后娘娘要来了。”

    “姜汤?她来御书房干甚?”将揉动左臂肩膀的右手放下,看着面前低眉顺眼的沈公公,陈翔英武的眉目间终于是升起了一丝疑惑。

    因为他想不到mian pi很薄的姜汤为什么会来御书房。

    不过,这丝疑惑转眼间就化为了柔情。

    因为此时的陈翔也想起来,他确实已经好久都没有见到自己的那位妻子了。

    “原来是这样么,最近确实是太忙了。”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自语着,陈翔轻轻摇了摇头。然后,面上恢复平静的他再一次开口向那沈公公问道:“小沈子,还有什么事么。”

    “回大王……已经无事了。”眼角抽了抽,对于这家大王这不时就拿自己开玩笑的性子,在这数月的时间中已经从诚惶诚恐到逐渐习惯的这位沈姓公公低头回道。

    对于姜汤去“看望”苏护之事,屁股偏向王党,也明白“自家大王”是有多么爱护王后的他终究还是选择了隐瞒。

    或许在他想来,姜汤在接下来的会面中会自个儿向大王坦言的吧。

    “那你就退下吧,顺便,叫御膳房上些吃的,孤要与王后共进午膳。”点了点头,陈翔此时也没有继续休息下去的意思了,他一边对沈公公说着一边拿起桌上那些剩下来的奏折,打开,仔细阅读了起来。

    显然,他是要在姜汤到来之前把这些奏折批阅完。

    而看到陈翔的目光已经不再放到自己身上,沈公公也没有多说什么,拱起手,对着陈翔说了一声“奴婢告退”之后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这个给你。”出声叫住了施礼后正要向屏门走去的沈公公。从书桌上拿起一物的陈翔站起身子,走出桌椅之间。来到停下脚步、转过身,面带疑惑之色的沈公公面前,把手中在那位身穿青铜饕餮甲的御车大汉挑选过后所剩下来的五张柔软白纸交给了他。

    “大王,这是……”接过陈翔递过来的白纸,看了看上面那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几份契约的沈公公,抬头看着身前高大威武的陈翔,脸上的疑惑更盛。

    但是,陈翔却是没有立即给他da an。

    他开口道:“过段时间我会让五位奇人异士加入暗卫协助你,那五张契约就是你控制祂们的根本。至于祂们的来历,到时候你和祂们聊聊就知道了。”

    “好了,去忙你的吧。”说完,陈翔轻轻拍了拍沈公公的肩膀,便转身回到椅子上坐下,继续处理起了书桌上所剩不多的奏折。

    让来回看了几次自己手中白纸和陈翔的沈公公,在回过神来之后只能无声苦笑一下,然后躬身应是。

    “大王,奴婢告退。”

    “恩。”正在一本奏折上盖上印章的陈翔看也不看的应了一声。

    这沈姓公公没有再说什么,来到御书房门前,一如之前来时那样,轻轻把门打开又轻轻把门关上。

    果然,大王您开始怀疑我的忠诚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