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谁敢擅动
    “是。”

    拱了拱手,也低了低头。

    这身穿饕餮青铜甲的大汉在得到陈翔的命令后直起身子,也没理会身上青铜甲片相互碰撞所发出轻响,伸出右手在桌上铺开了大半的羊皮地图上靠近右下角的一处位置,用食指画出了一个圆圈。

    “大王请看,您想要首先收复的鹰部落虽然势力在诸侯国中只是属于中下层次的一个部落,可是,它所在的地形却相对属于高原山脉地带,山地地形。

    再加上朝歌城和它之间的路线相隔着一片森林,又有着一段长江阻碍……如果想用战车奔袭和它速战速决却是很难很难。”

    说到这里,他稍稍抬头看了一下书桌对面,随着他的讲述把目光放在了地图上的陈翔,面上恭敬的神色不减,轻声询问道“大王,为了保持朝歌城中事态的稳定,是否要派遣其他地区的战车来执行这一次作战任务?”

    在他想来,与其费时费力的把他们和他们所驾驭的青铜战车派往鹰部落,还不如调动一些在鹰部落附近驻守的青铜战车和士兵去发动进攻。

    虽然那些驻守外地却又没有驻守外边境的战车兵和青铜战车的实力有很大的可能要低于驻守朝歌的他们,但是,屠杀一下那个因为地形原因最多只有不到三架青铜战车驻守的鹰部落却也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你说的这些孤自然是知道,但是,其他地方,乃至是这朝歌城中的青铜战车是否能够倾心于我,在这改革刚要开始起步的时候我却是一点都不想肯定一下。”

    “况且,一个冬天的时间也足够让你们渡过那片森林和那段很快就要被冰封住的长江水域了。”

    说完,面上故作不耐的陈翔伸手点了点书桌角落那些没有被羊皮地图压在身下,堆积起来足有半臂高的还未阅读的奏折,将身前因为自觉冒犯而又一次躬起身子,想要请罪的青铜甲大汉的话语给堵了回去。

    “别因为那些没用的客套浪费时间,继续把你的计划说下去吧。”

    “是。”

    干脆利落的回应了一声,既然自己的王都不在意自己的冒犯了,这身穿青铜甲的御车大汉自然不会再自找没趣。

    他直起身子,注视坐在书桌对面的陈翔,开始正式吐露出他那因为手中牌面压倒性的强大,所以在大致上并没有多复杂的作战计划。

    “既然对于战车的选择和运送大王您都已经有所准备,那属下就建议您组建一支多弓手、盾手和少量枪兵构成的全能防守型军团。再加上几队行动精锐的骑兵作为斥候,即便是鹰部落被他们所谓的鹰神庇护,能够御使雄鹰飞鸟,更是善于在高原山地间作战,他们也不可能轻易将我们的军队驱逐。”

    “而不能将我们的军队驱逐,就意味着他们的领地上被我们钉下了钉子,我们也能够用钉钉子,然后逐步蚕食分割他们的手法,用最少的伤亡“收回”这块矿产和珍贵药物产量不低的领地。”

    说道这里,他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起忧虑。

    “只是,大王,真的要在这个时候突然对这鹰部落展开攻击吗?”

    “虽然我想我军将士并不会怕鹰部落那些所谓的勇士,但是,师出无名和贸然攻击鹰部落这个臣服殷商的诸侯国……国内是不是会产生一些对大王您不利的流言蜚语?”

    “这些你不需要担心。”陈翔从太师椅中站起了身。

    “王,永远是对的,而王的敌人,永远都会乖乖的把他们的把柄交出来……”

    说着,陈翔在窗外雨水落地声的映衬下,注视着桌上地图右下方的紫眸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流光。

    流言蜚语,他现在还需要担心什么流言蜚语?

    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可是早就在他让妲己涉政之后就开始满天飞了。

    然而,谁敢擅动?

    ……

    殷商境内,有着一处平原和高地共存的地带。

    这里既有高耸入云,悬崖峭壁数不胜数的雄伟山峰。也有着数快在山峰下如同梯田般相连,尽显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白色平原。

    平原上皆是一眼望去看不到头的雪,覆盖了以往这数块草原上所演绎的一切繁荣与荒芒。

    而在中间那一块被雪花盖上了一层白色棉被的平原之中,一只并常见的白色绒兔正在随着雪花落下越来越厚的雪层中灵巧的前进着。

    不时停下脚步,用拥有粉色肉垫的前爪在身下的雪层中挖掘出来几棵身上还带着绿色的植物,也在昏暗天空中不时传来的鹰隼鸣叫声中僵立在原地,在风雪中瑟瑟发抖。

    时间慢慢过去了一会儿。

    似乎是觉得天空上发出鸣叫声的那只鹰隼已经飞走,这只拥有红宝石般剔透双目的雪白绒兔也开始放松了下来。

    只是,正当它向前慢慢窜动了还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一双本不该出现在它身后,闪动着金铁光芒的乌黑利爪却是轻轻向它抓了下来。

    随着一阵逐渐被风雪掩埋的吱吱吱的乱叫声,它们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这风雪之中。

    而此时,在山顶的一处能够被阳光照射到的悬崖上,身穿着绒毛大衣的一老一少脸上却是露出了笑意。

    “爷爷,你的鹰真厉害。”站在老人身旁,身穿一件用绒兔毛皮所做成的大袄,头上还戴了一只可爱的兜帽,这看不出男女的小孩儿用一听就是女孩子的声音向着老人发出了崇拜的赞叹。

    “哈哈哈哈,小娃娃,爷爷这本领可算不上厉害,训鹰真正厉害的是那些大雪山里走出来的大师们呐。”大笑着摸了摸身边小女孩的脑袋,这老人摇了摇头,在女孩怀疑的目光中,伸手指了指那遥远的北方。

    而如果此时在他们身旁有一个在朝歌长大的人,那他就一定会满脸愕然,因为,这一老一少所说的,应该是方言的话语,在朝歌城中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他竟然一句都听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