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愿与怨
    “……不,不用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沉默了良久。这位因为血统原因,并未在掌握巫术后被贵胄们袭扰、威胁,因此自然是不需要用毒物来毁坏自己脸庞的玉婆婆。面对姜汤的诱惑,迟疑着,却终究还是在那位名叫翠的女侍快步走回的时候目光坚定的摇了摇头。让姜汤面向她的苍白面容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家族可是一个人的根。即便不名字被登入族谱后,冥冥中就会有历代祖先庇护,和数不清的好处。单单就是那个根,和那来自最初的传承就让人无法舍弃!当初,姜玉因为以死威逼,不愿出嫁,而被那时觉得家族脸面大失,暴怒非常的姜氏家主逐出姜家的时候,她那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父母可谓是不顾一切,可劲了的求人。就连当初不惜已死相逼,不愿嫁人的姜玉心中也是仿佛塌了一样,感觉到浓浓的后悔。因为,被逐出家族、被移出族谱可谓是只次于和父母断绝关系,和众叛亲离都差不了多少。就连哪吒本该发生的剔骨还父削肉还母也没有这样严重!所以,姜汤真的是很难相信面前这位身上散发出成熟和睿智气息的“老人”会拒绝自己的提议。可是,当这虽然脸上有着一些皱纹,却因为修炼巫术的原因美丽动人,甚至因为自身成熟的气息更加诱人,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的玉婆婆出她的理由的时候。姜汤眼中的疑惑顿时就化为了了然。“我,想再等等他。”这句话语之中实在是包含了太多太多。看着她那稍稍转身,抬头,望着那到在细雨中悄然出现的彩虹,双目有些迷离的样子。不由有些被她感染到的姜汤,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身前的这位玉婆婆心中到底是愿,还是怨。或许,两者都有……雪,在王宫中只有很少的几个地方能够积蓄成不到一掌厚的深度。而由这雪花所化的蒙蒙细雨却是洗刷着王宫内大片大片的污尘,顺着金碧辉煌的琉璃瓦摔落屋檐,流入泥土中,滋润着花圃内那些才移植过来没多久,因为不适,尖端都有些发焉儿了的贵重花草。御书房内。仍旧是一声黑色玄鸟朝服,也不需要什么御寒衣物的陈翔,坐在那张与书桌配套,却稍稍倾斜的太师椅上,听着身侧撑起的支摘窗外传来的雨水落地声,看着身前身穿青铜甲胄,拱着手,单膝跪地的大汉轻声问道。“知道我今叫你来是为什么吗?”“属下知道。”轻轻点了点头,青铜甲大汉如实回答。“。”对于他的回答,本身就是为了实验一下系统能力,而特意用系统通知这大汉前来的陈翔倒是没有一点怀疑和疑惑。“大王叫属下来是为了那些恶神之事。”大汉用肯定的语气回答道。“猜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陈翔看着他再一次平静的问道。“不。”大汉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当大王您唤我前来的时候,属下心中就莫名升起了这个想法。”“哦,那你还知道些什么?”陈翔此时有些惊讶了,他挺直如山般健壮的身体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身前的这一青铜甲大汉身上。“大王,您想要对诸侯国动手了。”稍稍抬起头,这位显然就是之前驾驭青铜战车捉回来十多位恶神的御车大汉,言语间,面上非常肯定。“……确实,在这个冬过后我就要对白氏所拥有的鹰部落动手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有的话就。”沉默了一会,陈翔忽然在点了点头之后站起身,绕过那太师椅,来到指摘窗前,看着窗外因为雪花越下越大而从细雨变成了雨的美丽景观,轻语间并没有对大汉隐瞒什么。“是。”恭声回应了一声,这身披饕餮青铜甲的御车大汉,这次显然也是知道了陈翔那和心腹之间并不苛求礼仪的习惯。也没等陈翔开口让他起身,便从地上站起,转过身,几步来到了陈翔身旁摆放着一堆纸质奏折和竹简的书桌前。从腰间拿出一张不知折叠了几次的古旧洋皮纸,展开,放到了桌上。“大王请看。”“这是……殷商的地图?你从哪里弄到的?!”转过身来,看着这青铜甲大汉一手前伸,做出请看状态的样子,陈翔自然是把目光放在的桌上那张占据了桌面三分之一面积的棕色纸张上。可是在看过之后,重新将目光放在大汉那张粗犷却恭敬的脸上,陈翔提高了许多的声音中蕴含了些许质问的味道。“这自然是军营为我等所配……大王,您不知道吗?”立刻就又是躬身拱手一礼,面对好似对他产生了怀疑的陈翔,这青铜甲胄在身的大汉一点都不敢放松警惕。虽然因为系统的存在他对陈翔绝对忠诚,可是,身为一个活生生有着自己自主思想的生灵,他却也不想只是因为一句话没解释清楚,就被陈翔当成叛徒毫无意义的处死。而对于这身穿青铜甲的大汉发出的反问,陈翔却是有些无言以对。因为这大汉猜对了,他还真的是不知道系统军营竟然还会给它出产的士兵配送地图。虽然因为某位堪称是先知的家伙把印刷术和造纸术都提前带来了这个世界,使得殷商之中的地图不似以前那样千金难得。但是,这青铜甲大汉铺在桌上的那张精密地图,却仍旧不应该是他这个的士兵能够拥有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陈翔此时真的不知道自己脑海中那系统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他的。最新出现的那个神庙系统是不是又暗藏着什么他不知道的玄机?……然而,沉默了一阵,听着窗外那接连不断的雨滴落地声,陈翔眼中的寒光终究还是无声无息的消散了。反正他是丑,他只需要赢下几年后便要开始的封神战争就好,不管系统,乃至整个殷商有什么问题……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自然影响不到他。所以,在心中一阵轻松又一阵疲惫难受之后,陈翔伸手抓住太师椅的椅背,把它扭正,坐到了其中。对着对面仍旧躬着身子低头行礼的青铜甲大汉挥了挥手,道:“无碍,继续你对出兵收复诸侯国有什么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