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再入族谱
    然后,她那自然垂落身侧,虚握成拳的右手放松,从扩大的指缝中撒落下了一些带有丝丝反光的黑色沙尘。

    触及到地面,也未有声息,顷刻间就让这院落大门处的大青石台阶变得黑灰、陈旧起来。

    “……这是?”看着脚下的大青石台阶顷刻间就有一小块变了颜色,很清楚那黑色粉尘绝对不可能单单只是一种染色剂的刘大,心中不由一突,看向洛言的一双虎目微微凝重了起来。

    试想,如果他真的对她产生了恶意,刚才与在对持中她动手,那这些落在地上,不同于毒虫还要伤人才能发挥毒性,本身就是剧毒的黑色粉末此时应该已经被扔到了他的脸上吧。

    只是,对于他的问话,洛言这一次却是并没有回答的意思。

    她轻笑一声,转过身,大步走回了院内。

    只留下了一句“如果你真想要报答我救命之恩的话,就跟我来吧,反正,你的这身腱子肉不用白不用”的话语传入了刘大耳中。

    静静的站立在院落的大门口,静静的看着洛言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这院落过道之中,刘大突然抬起头向着天边看了一眼,然后,大步踏入了他本该离去的院落。

    而随着他的身影如同洛言般,从这大门过道处彻底消失,这处院落漆黑厚重的大门却是一反它厚重的样子,无声无息的闭合在了一起。

    咔的一声,拉上了门栓……

    此时,经过一个上午的酝酿,天上的雪花也终于是从勉强遮盖住阳光的厚重云层中落下了,晶莹剔透,却又冰冷苍白的仿佛毫无生机。

    落在地上,为朝歌城大半的城区和朝歌城外的农田道路铺上了一层如纱般单薄的白皙新衣。

    也落在在王宫和巫庭这两座大型建筑群落之中的某些建筑上,自然而然的化开,为这两栋建筑之中生活的人们ti gong纯净的水源和一场滋养万物的蒙蒙细雨。

    “咳咳。”

    东宫,身披着一件虎皮大袄的姜汤坐在一张被放置在宫廷过道内的白玉石椅上,捂着嘴,发出了一声轻咳。

    然而,看着东宫内的那些奇花异草被雨滴滋润。

    轻嗅着这场蒙蒙细雨带来的丝丝泥土的芬芳。

    面色要比以前差上太多也苍白了太多的她,虽然咳出了声,但唇角却仍旧带着一抹轻笑。

    “王后娘娘,这天气,咱们是不是该回宫休息一下?”

    转身从身后那早已等候在那里的秀丽侍女手中接过一件雪白的狐皮围脖,为姜汤轻轻围上,一位身穿华服,雍容华贵,虽然脸上显露出了不少皱纹,但却丝毫不显老态的成shu nu性,看着此时脆弱到仿佛一推就倒的姜汤眼中满是怜惜。

    “不用了,玉婆婆,只是小小的风寒而已,让我再看看这些美丽的生灵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姜汤自然是知道身边这人是在关心自己,可是,将目光重新放到那些奇花异草之中的她却是真的不想回到宫殿内了。

    独自一人的时候,她的心真的好痛,

    “……哎傻孩子。”沉默了一会儿,这位把侍候姜汤的四位宫女全部挤到身后的玉婆婆叹息了一声。看着呆呆看着过道外那些奇花异草的姜汤,她突然想起了以前的自己。

    都是一样不知道主动争取,都是一样将心放到一个人身上,最后……

    “他不来找你,你就不会去找他吗?!”不愿意再回想下去的这位玉婆婆直接指明了姜汤和陈翔两人之间最关键的一点。

    可是,听到她的话语姜汤这次却是低了低头,没有了反应。

    看的玉婆婆心中那可真是……焦急却又无奈。

    她本姓为姜,本是姜氏族人。可是因为年轻时痴迷某位同为姜氏,才华横溢却不为家人理解的兄长,不从父命以死拒婚,被逐出家谱,只能以贵女的身份进入巫庭,成为一位女巫,以炼药治病为生。某位生意红火,却不在一地停留,推着手推车到处贩卖酒肉,最近还迷上了钓大鱼的姜姓帅老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当初姜汤15岁来到朝歌的时候,几乎是她一手带大到现在的,即便不是母女,可是她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低于一个普通的亲人。

    玉婆婆叹了口气,又一次摇了摇头,低下身子凑到姜汤身边,轻语道“是在担心他见到你会不高兴?”

    “不是。”姜汤眼中有些暗淡。

    “那是担心你见到他和那苏妲己亲密的样子?”玉婆婆再一次问道。

    “……也不是。”沉默了一会儿,姜汤摇了摇头。只是,此时的她却是没有心思欣赏什么花花草草了。

    “那,你是在担心自己打扰到他,让他对你心生厌恶?”两次的问话都被回绝,这玉婆婆心中也是无奈,只能出绝招了。

    “……才不会,大王他,咳咳,他才不是那种人!”听到这一次的问题,姜汤沉默的格外的久,然后,她爆发出来的情绪也比之前要激动的多。

    吓的玉婆婆赶忙直起身子,轻轻抚摸、拍打姜汤那虎皮大袄和华贵衣衫下光洁玉润的脊背,为她顺气。

    当姜汤的情绪平息了一些,她才缓缓的再一次问道。

    “那你到底是在担心什么?”

    “……”姜汤张了张嘴,最终却是默然无语。

    是啊,她到底在担心什么?

    宫中的规矩?

    她是王后,她去见一见自己的大王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聪慧如她,此时又怎么会想不清楚。

    回忆以往,她抬起头,看着那过道外的蒙蒙细雨,和被细雨滋润的各种奇花异草,突然间竟然失声一笑。虽然面色仍旧苍白,憔悴,可是她的那双美眸却是再一次明亮了起来。

    “原来,王后这个身份反而束缚了我么……”

    “你终于想明白了。”眼中浮上了一抹欣慰的神色,站直身体的玉婆婆心中虽然有些恍然若失,但她也是真的在为姜汤开心。

    “玉婆婆,谢谢你。”转过头,注视着身旁这个可谓是自己在宫中唯一的亲人,此刻身上优雅华贵重新从身体中绽放出来的姜汤,挥挥手,让那个站在玉婆婆身后,名为小翠的宫女过来,在她的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然后,看着小翠快步离去的身影,说出了一句让玉婆婆心中波涛难以平息的话语。

    “玉婆婆,您不愧我姜氏族人,汤,为我祖父当年的冲动为您赔罪了。”

    “您,如今还愿意再入我姜氏族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