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冬
    御书房内的气氛寂静了起来。

    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在御书房内另一侧,那被摆放在博古架上,即使是在室内明亮灯火的照耀下也仍旧是略显阴森的奇异收藏品们。

    随着它们主人的再一次开口,竟然都隐隐散发出了一层覆盖自身表面的琥珀色光泽。

    让人心中直感诡异!

    “你,偷听了孤的话。”用紫色的眼眸凝视着身前已经知道装傻无用,放下双手,姿态恢复如常的妲己。

    陈翔的话语虽说是疑问,但语气却是非常的肯定。

    因为他确信在这个天庭统治天上,商朝统治地上的时代,没有人会在他那豪言壮语之上乱嚼舌根,也没有人会不顾性命胡乱传播。

    “大王妲己知错了,臣妾不该在宫中擅自使用法术窥视大王。”抬头注视了陈翔英武的面庞一会儿,除了从那双紫色的重瞳中看到了确信之外,没有发现多少别的情绪的妲己心中一叹,稍稍低下了头,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虽说她已经知道了陈翔所说的,轩辕黄帝在死前留下了她们姐妹弱点的话是假的。

    可是,她那两个mei mei此时在宫中却是比金子还真。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应该在察觉到哪吒身上所携带的属于天命的气息之后让自己的mei mei前来,即便是大劫将要来临,地位崇高的轩辕坟也比这有着她不能确定未来动向的商王存在的朝歌要安全很多。

    并没有看到比干和黄飞虎在未来因为她的原因可能领军烧毁轩辕坟的妲己此时有些后悔。

    而在现实之中,注视了妲己良久,陈翔却是除了一句下不为例之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将桌上那一沓契约和十多枚光泽诱人的五色石再一次交给妲己的陈翔,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此时根本离不开她。

    或许,就是因为察觉到了这一点,妲己在他的面前才会这样与众不同?

    夜,随着月的落下而逐渐明亮。

    金乌展翅所化的耀阳,也开始从东边升起,沿着那被规定好的轨迹,不甘却无奈的追寻着月的脚步,苦中作乐的进行又一次无聊的翱翔。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冷。

    虽然在晨时早起的人群中,除了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之外并未有多少人察觉到其中细微的区别。

    可是,当天色彻底放亮了之后,朝歌城中那皆以穿戴整齐,检查过家中事物,正要来到街上开始新的一天的人们,却是大多都从蓝色的天空中逐渐弥漫的云雾上看到了迷端。

    “要下雪了啊。”

    在朝歌城东方,那座名叫巫庭的宏大建筑所包含的一处露天院落内。

    一个穿着类似坎肩一样,只是中间没有扣锁的熊皮衣物,浑身筋肉健壮,腹部却缠绕着一层绷带,把腹肌轮廓清晰勾勒出来一些的高大男子,放下手中寒光闪闪的青铜大斧,抬头看着蓝天上浮现的细细碎碎的云层,搓了搓双手,哈出了一口白气。

    他是刘大,那个被恶神林缘射穿脊椎,又被一巫祝所救的退役战车兵。

    因为已经退役金,又有着这一身过人体格和一手弓箭技术的关系,此时家人吃穿不愁的他正在以自己的这身力气偿还那位巫祝对他的救命之恩。

    静静的看了一会儿那好似大海般正在流动的天空。

    和那些此时多半会对着天空感叹几声的贵族们不同,眺望蓝天没一会儿就感觉有些腻歪了的刘大,把视线从天上的云层中移开,重新放到身旁的木桩子和木桩上已经被劈成了四半的柴火上。

    大手一挥,将那大小差不多一模一样的柴火像赶蚊子那样扫落到一旁的柴堆中。

    几步之后,又一次把一根大腿粗的原木从木堆中拿出来放在木桩上的刘大,也不多看两眼。拿起身旁被他放下,刃口闪烁寒光的青铜斧头就是两斧头接连落下。

    如同之前那不知到底响起了多少次的声响一样,那伤痕累累的木桩上摆放的原木一如之前被干净利落的分成了四根新柴。

    而刘大却是仍旧看都不看它们一眼,挥舞斧背把它们拍到柴堆里后,他就如同一架机械一样,重复着刚才把原木放在木桩上,又把原木劈成新柴的动作。

    只是,此时这正想要快点把柴劈完,然后快点回家看望家人的憨货却是没有发现。

    在他身后,这一院落的主屋内,那位身姿曼妙,面容却布满了恐怖伤痕的黑衣巫祝,正坐在被一木条撑起的支摘窗前,趴在一张摆放着茶点的小桌上,一手撑着腮帮,一边看着他忙碌的身影默然无语。

    说起来,这个院落内其实并不像巫庭外殿表现出来的那样肃穆庄严。

    绿草铺地而长,翠柳依墙而生,红花依人而艳,假山伴湖而真。

    再加上刘大这个在院落内一心劈柴的憨货。这里可谓是和外界所猜测的,满是血腥色彩的巫庭完全不同。

    或许,也只有这座院落的主人脸上那狰狞的疤痕才能够证明这里的残酷吧。

    而注视着刘大劈柴的背影良久,直到他把堆积在旁边的原木全都劈成了新柴。

    这位未被hui rong前绝对会是一个大美人的巫祝才轻轻摇着头,从刘大身上收回了目光,低声自语道。

    “你身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明明不久之前还是个普通人而已,今日为何不但可以下地,还能够忍住脊椎断裂的痛楚劈柴?”

    “普通的伤经断骨,即便是那些天赋异禀着都要数月才能好全如今的你,还能算是人吗?”

    显然,作为刘大的治疗者,她已经发觉了他身上的那些异样。

    再加上刘大最初醒来时口中的胡言乱语,作为巫这个微笑的职业,不可能不在自己房间里放些监视工具的这位巫祝已经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她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而在自语之后,这位仍旧是一身黑,只是今天黑袍换成了一身黑裙的“美人”站起身,几步来到闺房门前,打开闭合的房门向外走去。

    来到绿草成毯的院中,这一身黑裙把身姿美妙更加完美的展露出来的巫祝,先是对着放下斧头看着她慢慢走近的刘大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

    之后才将目光放在刘大那被绷带勾勒出一些肌肉轮廓的腰腹上。

    “感觉怎么样?”她轻笑着问道。

    “还是老样子,疼,但不耽误我劈柴。”刘大摸了摸腹部,感受着肚腹正中那处不属于人类的血肉,虽然声音有些无奈,但粗狂面上仍旧是没有多少表情。

    “你这样子我可一点都看不出来你是会疼的啊。”摇了摇头,将低下身,去戳一戳对方伤口的想法遏制住,看着刘大那张满是横肉的三无脸,黑裙巫祝的话语之中有些意味深长。

    对此,刘大没有回话。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望着头上那已经因为云层,隐隐有了些暗沉之色的天空,不知是转移话题还是关心的对身前这位身形要比他低上很多的女巫提醒道“要下雪了,小心着凉。”

    “我知道。”点了点头,巫祝接受了刘大的好意,然后,她指着院落内完全不应该在这个时节出现的绿地回道“不过,就像我们脚下这片仍旧如同在春天般青翠的绿草一般,雪落不到这里。”

    “”沉默着,两人之间的气氛开始沉寂起来。

    从这里就能够知道,这两个家伙都是那种不常与人沟通也不太会与人沟通的人。

    而幸好,在两人之间沉寂的气氛陷入死寂之前,一阵当当当的敲门身从这院落的大门处响起了。

    与这敲门声一同响起的还有一声清脆活泼的女音。

    “洛姐,开门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