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封神
    “说谎?”陈翔面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半真半假的向妲己反问道“孤为何要说谎?”

    说了一个谎言,就要用不尽的谎言为它掩饰。这一年的时间中,本身就是一个谎言的陈翔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次谎话了。

    因此,他确实不知道是自己的哪条谎言被对方识破了。

    “到了现在还要掩饰有意义吗,我的大王?”轻笑着,身穿那身下摆仿若旗袍,左右两侧的衣裙连接处露出有力诱人的白嫩腰肢,把胸前两团柔软暴露小半的上半身又有着蕾丝装点的黑低胸云纹衣裙。

    妲己迈开她那修长有力的白皙双腿,在陈翔疑惑的目光中离开他的身边,再一次来到御书房内那并无多少装饰的高大书架旁。

    抬起玉臂,用仿若柔夷般的纤手一本本的滑过了众多书架上摆放规整的古籍、竹简,乃至是饱经风霜,字迹早已模糊不清的古老石板泥板。

    “大王,虽然是为了方便,但您让妲己随意进出御书房,却是小看了臣妾呢。”

    “你已经把这御书房之中的古籍全都读完了?”

    脸上的疑惑化为了了然。从妲己的动作上已经明白自己之前所说的,轩辕黄帝在古籍上遗留下她们弱点的谎言大概已经被对方看破了的陈翔,也是缓步来到了书架旁边,看着纤手已经滑到最后一张书架上所储存的最后一件玉简的妲己,开口问道。

    御书房中的高大书架虽然并未把王宫之中全部的书籍都收录在其中。这个时代的一篇文章也很少超过万字。

    但是,其上储存的书籍可也是足足有着不下千部之多,再加上其中每一个字和每一句话之中都蕴含着繁多的意义

    即便是作为商王的帝辛,当初也是花费了五年的时间才粗略了读过这书架书籍的一小半。

    修行之人就真的这么厉害吗?

    从记忆中知道自己恐怕也不会比帝辛看的更快的陈翔,看着妲己在御书房内灯火照耀下美轮美奂的背影,心中这样思索着。

    而听到陈翔的话语,妲己却是滑过了书架的纤手却是顿了顿。

    然后,在灯火照耀下转过身来眨动了几下眼皮的她,妖异美丽的血双眸中满是狡黠。

    “大王却是又把妲己想的太聪明了,妲己只是小小的试探大王一下而已,您,这是不打自招。”

    “确实,这几日来处理奏折的烦闷让孤大意了。”

    “殷商数百年来收集起来的这些书卷中没有一册是简单的,即便是你也不可能在这短短一月有余的时间里把它们读完。”

    点了点头,陈翔看着面前高大朴素,却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种平静庄严的气息的书架承认了自己的失策。

    然后,他低下头,看着自己右手边的妲己那仰视着他的精致面容再一问道。

    “既然知道了孤所说的话是假的,你为何不离开?孤可不觉得区区苏护能够成为孤制衡你的把柄。”

    说完,陈翔的紫眸稍稍眯了起来。

    直看的妲己心中有些发慌。

    她隐隐约约的觉得陈翔知道了自己最初附身苏妲己,来到商王宫中的目的。

    可是转瞬,她就又把这个滑稽的想法丢到了一旁。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亲身接触过祂们的妲己知道圣人的力量有多可怕。女娲大神虽然不能在人道的影响下对殷商直接出手,可是,只要祂想,那么即便是在人道伟力和殷商国运的保护下,帝辛也不会对她产生多少怀疑。

    即便,她曾经出手迷惑过他。

    “大王,您曾经不是说过么,只要妲己为您效力,您就不会在意妲己的目的。”因为心中的不安,妲己开始转移话题。

    而在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从最初就没有信任过她的陈翔也没有深究。

    “确实,是孤多虑了。”

    说着,他转身走回书桌旁边,从桌上安安分分的十多枚五石旁边拿起了那一沓柔软洁白的契约纸张,然后转过头看向了自觉跟在他身后来到书桌旁的妲己问道。

    “接下来该怎么做?”

    “在这些契约上面盖上您常用的印章就好。”说着,妲己从桌上为陈翔拿过了一个质地如玉的龙雕印章。

    “盖上印章?这么简单?”从妲己手中接过这个私人性质较高的印章,陈翔稍稍一楞,道“我还以为要滴血呢。”

    “滴血?”妲己也是一愣,然后掩嘴轻笑道“大王您说笑了,这些卑微的小小恶神们可承受不起您的血液啊。”

    “我的血有什么问题吗?”将手中的契约纸再一次放在桌上,陈翔也不用印泥,就把手中那被雕刻成龙形,如玉石般细腻的印章按在了最上方的那样契约上。

    一阵若有若无的细语声从耳边响起之后,还未等一边和妲己交谈,一边为契约盖上印章的陈翔回过神来,一道来自系统的提示就如同他触碰到了五石一样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叮

    您以成功册封了一位神祇,神庙系统开启,信仰体系开启。您可以在其中修改您所册封神祇的神职,神位每位只限一次您也可以修改和确立您所拥有的国家的宗教体系后果自负,从现在开始,您也可以从宗教系统之中招募新的兵种。

    此时,在那不周山断峰之上,用尽世间一切赞美之词都难以形容的宏伟宫殿之中。

    端坐在那凌霄宝殿内华丽宝座上,头戴紫金九龙冕,身穿洁白无瑕的“华服”,面容如同圣人般让人无法直视的天帝,在殿上中多神祇惊讶的目光中第二次睁开了祂那难以形容其中浩瀚空灵,让人只感觉祂便是道的美丽眼睛。

    “地祇,封神都太早了。”

    不说那位天帝所说的太早了是在意指些什么。

    在陈翔身旁,不说那阵若有若无的低语,可能就连他那一愣都没有注意到的妲己,正一边看着那被些逐渐被盖上了辛字印记的契约,一边回答着他的问题。

    “大王说笑了,身为统御万民的人王,您的血液怎么会有问题,是那些弱小的神祇根本承受不住您的血液中蕴含的力量而已。”

    “就像您曾经说过的,您的位格不比那位统御天庭的天帝陛下低”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打断了妲己的话语,已经将手中十多张契约全部按上辛字印记的陈翔放下印章,转过头,注视着身旁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正用纤手捂住嘴巴,做出一副纯真可爱样子的妲己厉声问道。

    “孤可不记得这些事情是你应该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