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放肆
    只是,他们却是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哪吒从太乙真人那里所学到的术法并非是像**玄功又或者天罡三十六变一样能够提升自身修为和寿命的功法。

    她的年纪太小了,小到让知道她前世是何等嚣张跋扈的太乙真人只敢传授她一篇能够修身养性,在道门功法之中又可谓是最基础的道德经。

    所以,面对身前这一众玩伴同学的询问,对这种问题在陈塘江就已经司空见惯了的哪吒自然而然的回道“怎么做到的?就是这样几拳下去啊,很轻松。”

    轻松?

    听着哪吒的话语,再看看她脚边那滩已经难辨之前本色,颗颗都只有一厘米多一些的大青石碎块……

    不说那些在枫树林内四散开来竖起耳朵偷听的大人们,即便是这群年龄尚且幼小的孩童也在无语之中隐隐发觉了此举对他们来说,轻松是绝不可能的。

    成熟者开始用复杂的眼光来看待哪吒,因为他们觉得哪吒这是在有意私藏。

    而稚嫩又或者说单纯者则是用更加崇拜的目光看待哪吒,因为她们觉得哪吒此时的话语很帅。

    或许,此时也只有一位站在枫树林中,一身白衣,双目肆无忌惮的注视着哪吒的俊秀男子才会相信哪吒的话语吧。

    作为此地之主的他一手撑着身旁那粗糙的枫树树干,也不理会那些掉落也肩头的火红枫叶,双眼直直盯视着在孩童中又一次掀起波澜,不过言谈数句就要带着那群孩童去堵截学长的哪吒,喃喃自语道。

    “父亲,这就是您没有对哪吒下手,也对那些妄图从哪吒手中获得长生之法的人置之一笑的原因么。”

    “天赋异禀……我真的好不甘心啊!”

    说着,这位比干的次子用他那支撑住枫树的修长手掌狠狠在树干上留下了数道深入树心的抓痕。

    ……

    夜。

    御书房中。

    已经换回了那一身黑色衣裙的妲己,正独身一人站在书架前,借着御书房内燃起的明亮灯火一本本的翻阅着硕大书架上,数量、样式繁多的古籍。

    看她那美丽妖异的血色双目一刻不离开书页的样子,显然是阅读的极为认真。

    而没过多久,随着嘎吱一声轻响,御书房的房门被推开之时。

    妲己先是轻轻将手中并没有太多字数的古籍合上,重新放回原位,这才转过身对着踏入御书房,英武面容上略显疲惫的陈翔行了一礼。

    “大王,臣妾久等了。”

    “……”被妲己这句不伦不类的问候噎了一下,来到书桌旁边,看着面前把头低下一头顺滑银发如瀑布般垂落的妲己,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却并不想要多说废话的陈翔选择直入主题。

    “妲己,孤交给你的事情办好了吗?”

    “大王放心,区区一些依靠机缘巧合成就的恶神而已,还难不倒妲己。”说着,也没有在意陈翔还没有让她平身,自个儿就站起了曼妙身子的妲己,纤手一挥,仿若柔夷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沓柔软洁白的纸张。

    可以看到,这写满了蝇头小字的纸张最下方是一个又一个散发出淡淡金色细碎光芒的怪异签名。

    “这就是契约?”从妲己的手中接过这柔软却坚韧的兽皮纸张,翻动了一下,本就已经习惯了臣子在行礼后自己起身的陈翔看着妲己绝美的脸庞,满是狐疑的问道。

    “就这几张纸便能够束缚住那些吃人的恶神?”

    “没错。”妲己轻轻点了点头,莲步轻移来到陈翔身边,红唇微起,吐气如兰。

    “大王您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契约,这种以雪獒皮毛鞣制,又用仙力赋予其神的纸张可谓是凡间契约中效力最高的一种了。”

    “犬为守信、忠诚的动物,而雪獒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便只是一块皮毛,它们也本能的讨厌背信弃义之人,再加上以仙力驱动,就连妾身如果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违背这份契约,都有可能被契约之中藏匿的雪獒之灵咬伤呢。”

    “再加上犬类敏锐的嗅觉和首屈一指的追猎能力……”说道这里,妲己话语稍稍停顿了一下,她那如蛇般灵动,缓缓攀附上陈翔胸膛的纤嫩手掌中一合一张之间便突然出现了十多块五种颜色但质地却截然不同的美丽宝石。

    这些身上刻画着一个个怪异图绘的美丽宝石赫然就是陈翔之前交给妲己的五色石。

    “您现在要不要试试看?”

    说完,已经整个依偎在陈翔身上的她,比红宝石更加美丽的妖异双眸无比诱人。

    “……祂们都签了契约吗?”沉默了一会儿,一身黑色玄鸟朝服下浑身都有些僵硬的陈翔,用另一只手接过妲己递送过来的五色石。按耐住心中被妲己勾起的欲火。

    之前和某位太师争论了一遍,又处理了一堆足有半人高的,各种方言都有的奏折,心神有些疲累的他,实在是没有陪妲己胡闹的心思。

    “有一只自作聪明的小鸡没签,所以,臣妾就擅自杀鸡儆猴了,还请大王不要怪罪妲己啊”

    也是发现了陈翔对自己的you huo有些无动于衷,心中大感无趣的妲己,在陈翔出声赶人之前就从他那坚实的臂膀上离开了。

    “…只是一个么,我还以为这些恶神会抵死不从…”深深的看了妲己一眼,陈翔也是发觉了今天的妲己有些异样。

    不过,自语着,将目光放在手中五色石上的他,此时并没有想要深究的意思。

    可是,听到陈翔的话语,终究还是没有离陈翔有多远的妲己却是轻笑一声,道“大王,您说笑了,只要能活着,这个世界上又会有几个生灵选择去死?”

    “……妲己,今日的你在孤面前放肆了很多啊。”

    被打断了话语,甚至被隐隐嘲讽了的陈翔先是把手中的东西放到身旁的书桌上,然后,才用不怒自威的紫眸俯视起了妲己。

    但是,对于陈翔这威严的目光和明明白白就是警告的话语,血色眼眸中没有一丝害怕的妲己却是再一次轻笑了起来。

    “大王,既然您接二连三的对妲己说谎,那妲己为什么就不能在您面前稍稍放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