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竹林一斗
    “发弟慎言!”

    温润如玉的声音从伯邑考的口中传出,特意提高了声调的话语虽然严厉不足,但仍旧轻易的把姬发感叹的声音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压制了下去。

    他害怕自己这个唯一的嫡亲兄弟这大逆不道的话语被那些来自朝歌的探子听到。

    虽然他心中所想和姬发此时所说出来的没什么不同。但是,想法却并非一定要说出来。

    和因为见识广博而产生了勃勃野心的西伯侯不同,因为天生体弱的关系很少走出西岐山范围的伯邑考无疑要安分许多。

    这,也正是西伯侯的高明之处。

    而听到伯邑考的训斥,作为西伯侯真正继承者的姬发莞尔一笑。

    那柔和却不失英俊的笑容直叫街道上那些大都身穿浅色衣裙,因为伯邑考的训斥声将目光投到两人身上的西岐女子们止不住地低声尖叫。

    他轻轻摇了摇头。

    “考兄放心,以大王之贤明,却是不会计较我这胡言乱语的。”

    “自从苏妃涉政,这天下之中就已经是闲言碎语纷纷,东伯侯更是各种不敬之言语出不断,可是,你又可见有谁因为这纷纷扰扰之言而被大王捉去牢狱之中吗?”

    伯邑考被姬发问的愣了一下,稍稍回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所以,兄长就放心吧。”轻笑一声,姬发踏着脚下犹如片片龟甲的碎石板路来到伯邑考身边,拍了拍他那相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多高也没有多厚实的肩膀,脸上温和的笑容变的肆意了很多。

    “考兄,走吧,这次吃酒的钱可是说好了要你付的啊。”

    “快走吧,谁让你平时帮的人那么多,吃酒半路上都有人来感谢。放心,你兄长我还不至于在区区吃酒一事上坑你。”看着姬发脸上那让自己无比熟悉的笑容,伯邑考也是笑了起来,如以前那样轻轻揉了揉姬发的脑袋,然后,在姬发那郁闷的小眼神中轻笑着大步向前走去。

    而在用变得意味深长的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伯邑考那以前让自己觉得高大可靠,现在一看却只会觉得外强中干的背影,姬发暗中自语一声,便一边喊着考兄等等我一边追了上去。

    徒留下街上那些因为身份和害羞不敢上前与他们搭话的西岐女子望眼欲穿。

    ——只是不在吃酒上一事上坑我么,考兄,你也学坏了啊……

    不说姬发姬考两兄弟在喝酒之后会发生什么。

    在西伯侯的领地边缘,距离西岐山足有数千里之地的一片萧瑟竹林内。一位一身银白龙鳞铠甲的威武甲士正手持一把蟠龙银枪,把一位携带着黑狗的白衣“美”人堵在这片落叶纷纷的竹林唯一一条通往外界的岔路口上。

    “杨戬,站住!”这银铠甲士开口了。

    在开口的同时,他将手中勾勒蟠龙纹路的银枪枪杆向着地上一砸,在砸碎了周身三米的地上那一层厚厚落叶的同时,也让周围竹林上那与西岐城中翠竹大相庭径,半绿半黄的竹叶如雨般落下。

    “东海龙王到底和你说了些什么?快告诉我!”

    在银甲头盔的保护下,他堪称英武的面色有些焦急。

    “哎,你又来了。”杨戬叹息一声,英俊平静的面庞上虽然没有对对方露出厌恶之色,但,这一次他却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将手中枪尖遥指对方心脏的云纹银枪放下。

    “我都说过很多次了,龙王识破了我的伪装,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就把我从东海龙宫里赶了出来。你想要知道的那些东西祂并没有告诉我。”

    “你觉得我会信吗?”注视着叹气后面容仍旧冰冷,只是稍微有些哀伤的杨戬,银铠甲士对他的话语嗤之以鼻。“如果你自报出了你的身份,那龙王绝不会伤你,而如果你没有自报身份,那你现在绝对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我的面前!”

    说完,他便前伸臂膀,将手中和杨戬有些相似,却纹刻着不同纹路的蟠龙银枪指向杨戬,再一次命令道:“快点把那海外异族进入东海的真相告诉我,我不想和你动手!”

    在他想来,即便是师承玄门,还未成仙的杨戬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如果杨戬能够有自知之明的把海外异族进入东海一事说清楚,让他回天庭复命,那他也不想乱用武力失去一个必然前途无量的友人。

    然而,他并不知道,听到他的这番话,原本只是对他有些失望的杨戬,心中对他算是彻底心灰意冷了。

    回想自己离开龙宫时敖广训斥自己的话语,并不愚笨的他此时又何尝不明白之前寻犬心切又涉世未深的自己,被别有用心却装作好心人的对方当成了一个试探东海一事的棋子。

    果然,天庭之人就是不可信么。

    想到这里,原先还以为对方能够成为自己为数不多的友人的杨戬声音中有些哀伤。

    “你也知道啊……”

    “知道什么?”银铠甲士一愣。

    “知道如果不自报身份,面对龙王我就很可能会死。”

    “……”沉默着,银铠甲士站在落叶纷纷的竹林间愕然无语,因为生命层次的关系,致使即便是在纷纷落叶中也能片叶不沾身的他不明白杨戬为什么要突然提起这个。

    为了成仙,他舍弃了很多不必要的东西。

    而索性,肩头上停留下几片竹叶然后滑轮下去的杨戬也没有想过他这个来自天庭的无情之人能够明白。

    两人之间就这样一阵沉默。

    相互注视着,任由一道道吹动了竹林的清风在两人之间吹过。

    直到一声“汪汪!”的犬吠响起才打破了这再一次笼罩竹林的寂静。

    在杨戬腿边,背部毛发黝黑发亮,腹部却仿佛棉绒般雪白柔软的哮天犬,突然开始冲着银铠甲士吼叫了起来。

    显然,智力并不弱于常人的它已经看出了那银铠甲士不再是自家主人的朋友。

    “不识抬举。”摇了摇头,银铠甲士臂腕一抖,手中的银枪裹携着疾风径直向着杨戬持枪的手臂攻去。

    显然,从刚才的对视中他已经明白了不打一场杨戬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东海一事的“真相”。

    而杨戬对于银铠甲士这突然就展开的攻势也是早有准备,在待在腿边的哮天犬扑击而出之前,手中的云纹银枪就直直刺向了对方银枪的枪尖。

    原本他是想要刺向对方心脏的,不过,在发觉银铠甲士的目标是自己持枪的手臂后,他就将手中除了纹刻之外和对方一模一样的银枪转变了目标。

    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对自己没有杀意,还因为杨戬相信,他面前这位有资格位列仙班的银甲天兵绝对能够在自己把枪尖抵在他的心口之前把自己的手筋挑断。

    而果然,锵的一声巨响,将两支银枪枪尖相抵,擦出一阵火花,直接点燃脚下枯黄竹叶的两人面色皆是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