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生一个子嗣
    一  “如果能有一些稚嫩的女童作为祭品,我相信大家一定会为大王的伟业竭尽全力的。”

    说着,这个蛤蟆恶神伸直圆滑非常的短小双手,扭头看向了祂身后那些虽然不一定要什么女童,但却是因为需要血祭而纷纷点头恶神们。

    在得到一致的回答之后,这个长相和腹中累累骸骨完全相反,让人看起来会觉得相当圆滑顺眼的蛤蟆恶神陪笑的更开心了。

    祂向两边展开的只有三指的短小双手在胸前合起,小短腿向前半步,眨巴着大眼睛,那小样子就和一只在捡回玩具后,摇着尾巴祈求主人夸奖抚摸的小狗一样让人难以从祂身上感受到威胁。

    “苏妃娘娘,您看~”

    “……你怎么知道我是苏妃的?”眉目间闪过一丝有趣,妲己从美人榻上起身,挥手间收起美人榻上那十多枚五色石,白色衣裙摆动间,缓步来到这蛤蟆恶神身前:“你调查过我?”

    “哈哈,何须调查,苏妃娘娘您这绝世的容颜只要没有被遮掩起来,一看您,好歹也是邻近朝歌生活的我们自然就知道您是谁了。”

    恭维的话语滔滔不绝,这看起来相当配合妲己的蛤蟆恶神,此刻只怕就差抱住妲己雪白滑腻的大腿乱蹭来表达忠心了。

    而在此时,在众多恶神中也是有一位与这蛤蟆恶神相熟,身型好似一老人,面庞和四肢却仿若是由枯木所刻,浑身散发出一种诡异阴森的人形恶神发觉了这蛤蟆恶神的目的。

    “知道自己已经逃脱不了签订契约的结果就开始讨好自己未来的女主人,也顺带反其道而行之,以我们这些不愿意做出头鸟的家伙们为背景突出你的识时务……瓜,你果然厉害,不愧是能让那些愚者们心甘情愿为你献上儿女血祭的可怕家伙。”

    “但是,既然你的计划已经被我看出来了,那我又怎么可能让你把所有的好处都占了。”

    这样想着,这个面目阴森的枯木恶神深深的看了那蛤蟆恶神滑稽的后背一眼,在其他恶神用鄙视中隐隐带有一丝意动的目光看着那蛤蟆恶神对妲己献媚的时候,从众多恶神中站了出来。

    在妲己正要开口回话之时,对蛤蟆恶神之前的恭维话语赞同道。

    “就是就是,在这朝歌城中虽然能人异士不少,大人物也有着不下两掌之数,但是,像苏妃娘娘您这么美的却是真的没有几个。”

    “哦?你是?”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语被打断而生气,妲己停下自己正要出口的话,看了眼那蛤蟆恶神僵硬起来的面容,转过头看向了那几步来到蛤蟆恶神旁边,笑颜如花的枯木恶神。面上有趣的笑容更盛。

    “在下名桑,”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向妲己行了一礼,这名叫桑的枯木恶神才直起身在身旁因为身形问题根本弯不下腰的蛤蟆恶神的注视下开口回道:“是一座名叫顾北的小镇中一块无名墓碑所化,和在下身旁这位瓜相比却是并无多少名气,不知苏妃娘娘还有何事要问?”

    “无事要问了,不过娘娘这个称呼你们还是别乱叫的好,在这王宫之中,其实只有王后一人有资格被称作娘娘。”

    没有随着桑的话语继续问下去,也没有问祂之前所说的那些大人物是谁。妲己轻笑一下,便转身回到那美人榻上坐下,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两位面色各异的恶神说道。

    她才不会因为一些以后肯定会知道的消息出卖自己手中话语的主动权。

    而随着她的话语说完,从她变得冷淡起来的态度中皆是感受到了自己身边之人有多碍事的蛤蟆恶神瓜和枯木恶神桑,在互相狠狠瞪了对方一眼之后,便赶忙再一次恭维起了似乎是因为提到了什么不想提的事情,心情便差的妲己。

    祂们可不想因为妲己心情不好,就让自己以后不能得到自己本来能够得到的利益。

    “苏妃娘娘啊,您太小看您自己了。那王后姜汤有过摄政的机会?那王后姜汤现在和大王见面的次数有您多?那王后姜汤有您一半漂亮?”

    说道这里,率先开口接连就是三个反问拔得头筹的蛤蟆恶神瓜,一挥祂那圆滚滚短呼呼只有三指的双手大喊道:“都没有!”

    “在加上那姜汤背后的东伯侯倒行逆施,您成为王后这不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么。”

    “是啊苏妃娘娘。”心中咒骂着只是稍稍快了一步就把所有能夸的东西都夸完的蛤蟆恶神,隐隐感觉到对方那扫视向自己的得意目光的枯木恶神桑,心中即便是再窝火,为了不让妲己生气也只能是称赞对方夸的好,夸的妙,夸的呱呱叫。

    然后,看着妲己那在美人榻上重新侧躺下来的妖娆身子,桑突然想起了自己旁边这家伙还有一点未说。

    祂上前一步,又是弯腰一礼。

    “只要您为大王生下一位能够继承王位的子嗣,那么王后之位就算是您不要,那未给大王留下半儿半女的姜汤恐怕就要羞的自行让位了吧。”

    说完,脸上笑意满满的枯木恶神弯着腰,也不起身了,就等着妲己的夸赞。

    可是,让祂意外的是,在祂这话说完之后她们所在的这间房间中却是突然寂静了下来。

    不但妲己没有说话,就连祂身后那些恶神纷杂的目光都从祂的背后消失了……

    这可是真的吓了枯木恶神一跳,祂还以为是自己触犯了什么不能触犯的禁忌。

    直到妲己声音有些怪异的开口让祂抬起头来,看到妲己面颊上的那两团红霞,祂才明白是自己想多了。

    只是,祂又怎么知道,正在祂为自己的聪慧超过了身旁这只蛤蟆而高兴的时候,在妲己那和面上表情完全相反的冰冷内心中祂已经成为了一个死人。

    不过,和帝辛生下一个孩子吗?

    以他体内那浓厚的血脉和他作为一国之主的气运……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啊。

    而且有了一个作为人王的子嗣,她们三姐妹又何须在任务结束之后回到除了内界风景之外空无一物的轩辕坟。

    可是,为什么自己心中对这个不错的想法这么抗拒呢?

    是你吗苏妲己?

    这样想着,明明并不介意拿自己的身体作为筹码,又或者说她的身体从一开始就被她当做了筹码的妲己纤手暗暗握紧,将这个难以决定的想法扔到了一边。

    反正,就算是她想和他缠绵一次,已经察觉到她魅力可怕程度的陈翔也不敢接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