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你就算不死,也会生不如死
    “姐姐……”九头雉鸡精看着妲己,神色复杂想要说些什么。

    不过,面色凝重的妲己却是并没有因为她的开口就停下话语。

    她的纤手轻轻附在九头雉鸡精柔嫩的肩膀上,迫使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想要转过头的九头雉鸡精继续与自己的血眸对视。

    “小凤,我知道你对他有着一些不应该存在的幻想,这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涉世未深的你独自一人进宫,但是你要知道他是帝辛不是姬轩辕!”

    “那个如同父亲一般照顾我们的姬轩辕早就已经死了!”

    “是我们在轩辕坟亲手把他变得冰冷、僵硬的尸体下葬!”

    “……”

    静静的注视着妲己那凝重中带有一丝哀伤的美丽血眸,沉默了一会儿,或许是回忆起了幼时的无忧无虑,双目合上又睁开,眼中流出丝丝带有馨香的泪水的九头雉鸡精点了点头,声音略带哀伤:“姐姐,我知道,这些我都记得。”

    “那你答应姐姐,千万不要爱上一个君王!”

    “……好。”犹豫了一会儿,看着妲己那注视着自己的血色双眸,九头雉鸡精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小凤真乖。”将身材苗条的九头雉鸡精拥入怀中,抚摸着她那隐隐散发出柔和香甜的雪白柔顺发丝,感受着妹妹在自己的胸怀中轻轻颤动,妲己轻语着,心中却是哀伤不以。

    小凤,不要怪我,你的身体不要说在凡间,就是在那些上古大神面前都弥足珍贵。

    爱上帝辛,或许他会宠你一时,但是,当他寿命将尽垂垂老唉之时……你就算是不死,也会生不如死啊!

    ……

    不说那相拥在一起的妲己姐妹,也不说同样身处那处湖中凉亭,却始终只看到、只听到一对白衣姐妹发生争执又和好如初的场景的那些宫衣女子。

    此时的王宫后山中,历来关押着一些重要囚犯的中小型囚牢却是迎来了一位温柔美丽的人儿大驾光临。

    “娘娘,请进。”

    将锁住囚牢大门,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青铜锁用特制的钥匙打开。一个身穿布甲,腰间佩有一柄凤嘴(柄)青铜刀的健壮青年推开厚实木门,低下头,对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恭声说道。

    而随着为首的那人轻轻点了点头,走进了有昏暗壁灯照耀的囚牢甬道。

    正要一起跟上去护卫左右的这位布甲青年却是听到了跟随在那温柔美人儿身边的秀丽女侍发出的一声轻语:“娘娘接下来有私事要处理,你先退下吧。”

    “娘娘?”

    没有理会那秀丽女侍所言,这布甲青年停下脚步,将目光投向了已经步入囚牢甬道几步的那位美人儿身上。

    看到她停下脚步轻轻点头之后,这青年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拱手一礼道:“娘娘请自便,苏护在第六号牢笼,在下告退。”

    说完,也没有再看那秀丽女侍脸上是什么表情,这布甲青年就匆匆退了下去。

    反正,这直属王宫的囚笼之中也没有危险,没有什么野心的他也不想和一个可能失去了大王宠爱的王后多有交集。

    而看到他那好像躲避瘟神一样匆忙的样子。

    不说那秀丽女侍心中的气愤,脚穿一双墨绿蛟皮长靴,身披一袭黑沙质地的及膝罩衣,让人看不清内里,但面色在壁灯照耀下却比以往要苍白了许多的姜汤却是止不住的轻声一叹。

    这样的场景,最近她已经不知道碰到过多少次了。

    妲己摄政,让很多人都认为她这个王后失去了陈翔的宠爱,再加上东伯侯之前的“飞扬跋扈”,很多从陈翔最近的一系列动作之中察觉到他削藩意图的人们自然都开始和姜汤撇清关系……

    在秀丽女侍的陪伴下走过相对其他地方的囚牢、监狱来说已经极为干净,只能并行三人的狭窄甬道。

    来到一间用铁木所制的囚笼之前。

    停下脚步的姜汤看了看刻在这囚笼上醒目无比的六字,开口说道:“你就是苏护吧。”

    用铁木依靠石壁制成的囚笼内部不大不小,有一张单人床大小的兽皮地铺,也有着一张摆放着碗筷的小桌和一摆放在囚笼角落,气味并不好闻的木质恭桶。

    而随着滴答滴答的声音。

    湿汽凝聚而成的水珠从牢狱顶端那一根根作为自毁手段的锋利石矛的矛尖处落下。

    好像血液,又好似沙漏中的沙粒般缓缓逝去。

    没有得到预想之中的回答,罩衣披身不惧这牢狱之中的湿气影响的姜汤眉目一凝。

    看着囚笼中那个躺在墙边一动不动的麻衣身影再一次问道:“苏护?”

    “……谁叫我?”又是过了一会儿才慢慢悠悠的喃喃出声,在这囚笼之中依靠湿滑石壁而眠的苏护睁开的了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

    看着站在牢笼前,在壁灯烛火的照耀下美艳绝世的姜汤,挺起身来的他双目不由一咪,轻声自语道:“女人?”

    “吾名姜汤。”

    看着牢笼中这身穿潮湿麻衣,披头散发,一身污垢的苏护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已经死了。再一次开口的同时,姜汤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她可不想因为一次临时起意的想法被陈翔误会。

    而听到她的自我介绍,虽然没有见过姜汤,但是却不可能没有听说过她名字的苏护瞪大了眼睛,声调变高的粗鲁声音中有些诧异“帝辛的女人?!”

    “放恣!”听到苏护所言,没等眯起眼来的姜汤说什么,此时还愿意留在姜汤身边的那位秀丽女侍就上前一步开口对苏护厉声呵斥了起来。

    “苏护,王后娘娘何等身份,岂是你这种粗鄙之言能够形容的!?”

    “快向娘娘谢罪,否则……”

    “好了小翠,不必多言了,在失败过一次之后还敢三番四次的找大王的麻烦,想来这苏护也不会是什么懂得礼仪的聪明人。”

    轻轻挥了挥手,制止了那名叫小翠的女侍在多说些什么,话中含义多多的姜汤看着坐在囚笼中的苏护没有回话的意思,便再一次开口说道。

    “苏护,吾也不和你多聊什么了,假如吾能让你和你的女儿苏妲己离开王宫,你愿意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