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捕捉,战斗
    夜,群星满天。

    夜莺高歌着,扑腾着翅膀飞过黑暗的天空,落下片片残羽。

    落到溪流中,带起丝丝涟漪,顺着倒映着明月的小溪一路缓缓向未知的下游流去。

    在月光照耀下的世界平静,安宁。

    然而,没过多久,大地上突然燃起的一场大火和一声声木石碎裂的咔嚓声却是让这夜晚不再宁静。

    在朝歌城外的平原上。

    有着数不尽的,围绕着朝歌城建立起来的贵族庄园,和以贵族庄园为中心建立起来的繁多小镇。

    而在其中一个靠近小片森林,以狩猎伐木为生的不幸小镇之中。

    一场以熊熊火焰为背景,以无数镇民和奴隶的惨叫声为伴奏的战斗正在上演。

    一位上半身似人,下半身似鹿,头长硕大犄角,柔顺黑发长到脖后又化为黄褐色焰鬃一路长到焰尾,高三米,上白下黄的身躯绘有血纹,身穿一件紫色牵牛花制成并无多少遮掩能力的衣物,玉臂上戴有一红绳青色玉石串珠的异状美人。正和一身佩粗壮锁链,身后携带着一辆威武青铜车驾的黑白巨熊,在这片燃木和碎石遍布的夯土街道上相互对持着。

    显然,不论是刚才那阵石木碎裂的声音还是这场大火就是被它们制造出来的。

    “汝等是何人?”

    “为何要驾驭这国之利器来害我林缘镇!”

    注视着对面那表面上看起来憨态可掬,即便是在对持之中也没有表现出多少凶狠之处的黑白巨熊。

    作为因这一林边小镇镇内猎户之女的死亡而诞生的守护灵,和小镇同名的林缘目光凝重的对对方身后那架巨大到堪比房屋的青铜车架,大声呼喊着。

    虽然从口中发出来的声音是一声声悦耳的鹿鸣。

    但是作为一介神祇,对自己的声音施加了法力的林缘却是很肯定对方能够听懂。

    和普通的姑娘家不同,作为猎户之女,林缘在生前有幸见过面前这种黑白两色的生物的同族。

    也知道这种看起来憨态可掬,对人没有多少威胁的生物发起火来会有多么可怕。

    毕竟,它的一个名字可是食铁兽。

    所以,她不想要和这架以食铁兽异兽为驱的青铜战车发生冲突。

    而听到林缘的质问,也没有在意自己为什么能够听懂鹿鸣。

    在这黑白巨熊所拉乘的巨大青铜战车之中。

    之前与陈翔在御书房交谈的那个,身上伤痕皆是刚刚结疤的健壮大汉,透过战车正面的瞭望孔和身边那几位同样面无多少表情,身穿青铜饕餮甲胄的高大同僚确认这就是目标之后,便在这内部除了踮脚地外就只有一便于他们登上车顶作战的楼梯,和几张让他们能够在长途奔袭中休息一下的青铜床铺的车厢内大声开口了。

    粗犷但平静的声音很清楚的就在夜中传遍了这处不到五百户人的小镇。

    “吾等并未有摧毁这个小镇的意思,吾等的目标从来都只是你这个恶神而已。”

    “恶神?!吾何时作恶了!?”

    听到对方的回答,原本面上只是露出对敌人戒备之色的林缘顿时惊愕了起来。

    她下身健美的鹿蹄一踏脚下的夯土道路。

    “吾庇护此地风调雨顺,年年丰收。”

    她抬起玉臂一手指向镇外那黑漆漆的树林。

    “吾守护此镇猎户不死于那野兽之口。”

    她又看向面前的黑白巨熊和它身后那辆青铜车架。

    “吾不时也会为了此镇,和汝等入侵的贼人战斗,不让此镇受那兵刀之劫。”

    “汝说,吾为何是恶神?!”

    “死后成神的你,不接受那些镇民的血祭能够活到现在?”

    对林缘所说嗤之以鼻。

    在那青铜车架之内,同样透过那青铜战车正面的瞭望孔注视着站在火场中不惧火焰灼烧,人身鹿体的林缘。

    在这青铜车架内一位手拿桃木杖,身穿金丝镶边的黑袍,身姿窈窕有致,却将面容隐藏在黑袍衣帽之下,和周围那几位披甲将士画风截然不同的神秘女巫出言嘲讽了一声。

    直接就让林缘白净如瓷的面容忍不住一黑。

    真当她喜欢血祭啊?

    真当她喜欢吸食自己同族的生命,看着他们哀嚎着变成一堆皮包骨头的渗人尸体?

    真当她喜欢面对那些生前的玩伴时,他们那看到她好像是看到了怪物一样的眼神?

    真当,她林缘怕了你们!?

    言已至此,双方都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不可能和平相处的事实。

    林缘抬起玉臂向夜空之中的明月一伸,一对把虚实难言的巨大弓箭就在朦胧的月光照耀下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她瞄准面前那黑白巨熊的眼睛,左手持弓右手持箭,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而那黑白巨熊虽然憨态依旧,但它压低的庞大身躯和绷紧的强壮四肢,却无不说明它已经准备好了携带身后那架,手持各种武器的青铜甲士皆以登顶的青铜战车向目标发起冲锋。

    冷风,在两者身周升腾起来的那些火焰的推动下开始呼啸。

    燃木,在冷风的呼啸下也开始更加猛烈的燃烧,发出如同放鞭炮一样的劈啪声。

    这个时代到底是没有经历过枪炮的洗礼,在一声燃木爆裂的噼啪声中,紧紧注视着林缘的黑白巨熊双眼不由得眯了一下。

    而林缘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

    她手中那支长近三米,比矛杆都粗的虚实之箭眨眼间就从那张被她拉满,同样长有三米的虚实之弓中射出。

    没有丝毫的破空声,因虚实之变无视空气的它携带着最为强大的力量向着身前这身长也不过六七米的黑白巨熊冲去。

    “盾!”

    和陈翔在御书房中相见的那位饕餮甲大汉极声呼喊着,可是,当这一声命令刚刚出口,还没有传达到那位持盾甲士耳中的时候。

    那支被林缘射出的,没有空气阻隔的巨箭就已经来到了黑白巨熊那连瞪大眼睛都来不及的右瞳之前。

    “碰!”的一声。

    和那转瞬间便出现在那巨熊眼瞳之前的半透明盾牌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力道,使得它们之间的空气一片滚烫灼热。

    让那双眼和鼻子一阵灼痛的黑白巨熊忍不住晃动着脑袋后退。

    原来,是那持盾的甲士在看到林缘有放箭的动作时便已经根据魔鬼训练时得到的经验擅自使用了秘术,驱动了手中刻画着繁多纹路的青铜盾牌。

    “冲!”

    没有理会在那巨大箭矢和半透明盾牌之间释放的灼热中暂时失明,鼻子又受到创伤,连脸上的白毛都瞬间焦黄起来的黑白巨熊的感想。

    也没有向那位手中盾牌发出亮光,面上逐渐凝重起来的持盾甲士道谢。

    那位和陈翔在御书房中见面的饕餮甲胄大汉狠狠一挥双手中的缰绳,御使那虽然双目失明鼻子暂时也是无用,但多少也记得敌人在何处的黑白巨熊,向着那正将右臂高举,手中巨大箭矢再一次出现的林缘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