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异动的花草和捕捉
    ……

    为躺在拔步床上,银白发丝散落身周,绝美面容苍白、毫无血色,妖娆娇躯此时尽显娇柔憔悴的妲己盖上黑金相间的凤纹薄被。

    放下那被绑在拔步床门扉两侧,柔韧可阻飞矢的白色丝质床帘。

    又留下一些那恶神遗留下来的红色结晶碎片在床头。

    将那枚血色鹅卵石收入怀中的陈翔转过身,几步推开房门,大步走出了这间在他踏出门槛后,房内灯火就自然熄灭,房门也是自动关上的偏殿。

    只是在这个时候,明明在之前说完那五色石之事就忍不住困意在那拔步床上睡下的妲己却是睁开了眼睛。

    看着陈翔离去的背影和他留在床头的那些红色结晶碎片,她那变得一红一彩的眼眸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吩咐那些早就在偏殿外等候的靓丽女侍们,在一会儿殿内灯火重新燃起后进去打扫一下那支茶壶破碎后留下的残迹,顺便更换一下那张被茶水侵湿的地毯。

    没有理会某位隐去身型的黑衣史官再一次跟随的陈翔。沿着帝宫内那并没有铺设地毯的坚实甬道,“踏踏踏”地向着后宫中走去。

    而在后宫之中那由青瓷石砖铺就的道路上行走着。

    不时对路遇的宫人宫女们点头示意。

    走过一片片亭台楼阁,石桥绿树,一路来到御书房门前的陈翔停下了脚步。

    他转过身,再一次看向了远方那雄伟壮丽的不周山。

    感受着那亘古不变的气息,陈翔不禁开始细想它那高耸入云的山巅之上是不是真的如妲己所说,屹立着北海巨龟的四肢。

    “妲己,你最后也还是试图瞒孤一手啊。”

    “只靠那北海巨龟和黑龙的灵魂怎么可能会练成能够补天的五色石?”

    “补天最重要的,其实是不周山那一截能够触及到天空的断峰才对吧。”

    “它们只是因为根本为水,能够减轻那天外大水的压力才会被选上,灵魂被灌注五色石中……”

    “不过这样一来,原始天尊的番天印又是怎么回事?”

    站在御书房宽厚的房门前静静思考着,

    陈翔的自语也不避开那位虽然不知隐藏在何处,但肯定会对这些不能知道的事情,左耳进右耳出也不会随手记下的史官。

    可是,站在这里思考了一会儿。

    目视着身前花园中那些千娇百媚,却其实吃人不吐骨头的美丽花朵。

    直到陈翔被腹中的饥饿唤回神来,他都没有想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吃饭吧,这个时候,御膳房应该早已把饭食呈上来了才对。”

    抬头看了看蓝色的天空和那行走到天空正中的太阳。陈翔自语着,伸手推开了身前御书房厚重的门扉。

    顿时,一股勾人馋虫直动的诱人菜香,便从御书房内,直入陈翔鼻中。

    大步来到御书房中那张摆满了山珍海味的宽大书桌边坐下,拿起桌上那双放在山字形玉质筷枕上的龙纹玉筷。

    率先夹起一颗沾满酱汁,色香味皆是诱人的肉丸放入口中,感受着它的弹性和咬破后的汁水横流,紫眸一亮的陈翔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没一会儿的时间,他就将这些由奇珍异兽所做,美味难言的美食全部吃下了肚腹。

    然后,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恰好从门外响起。

    “当当当。”

    “大王,吾来了。”门外传来的声音粗狂雄厚。

    “进来吧。”陈翔将筷子放回筷枕上,目光看向了房门处。

    “是。”恭敬的回了一声,门外那人打开了御书房的房门走了进来。

    然后,陈翔就看见了一个即便身上穿戴着覆盖全身的青铜饕餮铠甲,也被挂在身上那五支放出尖利獠牙的花草啃噬的满身伤痕的健壮大汉一声不吭,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怎么弄的这么狼狈?”

    看着自己面前这个身高不比自己差多少,也有个两米多高的健壮大汉满身狼藉的模样。

    陈翔吃了一惊。

    “我不是已经把通过御书房前那片花园的“路引”给你了吗?”

    “报告大王,这路引在我走进花园走到一半的时候就失效了。”

    平静的伸手把那些还挂在自己身上啃噬的狰狞花草一支支的撕扯下来,连带着被它们撕咬下来的血肉扔到地上。

    这伤痕累累却面不改色好像没有痛觉一样的大汉说着。

    从他那系在腰间皮革腰带上的数个黑袋子中,掏出了一个好似手骨指节一样,雕刻着无数蝇头小字的苍白饰物递到了陈翔跟前。

    “……这路引应该没问题。”

    “看来,是它们又开始贪吃了。”

    接过大汉递送过来的这个,像是手骨指节一样的苍白饰物,左手两指捏着,拿在眼前大致观察着。

    没有发现这上面书写的金文和以前有什么不同的陈翔思索了一下,却是已经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作为能够抵御外敌的奇花异草,这些吃人的花草除了吸收大地的养分和进行光合作用之外,自然也是需要血食作为营养。

    将手中森白的指骨骨节放在身旁盘子已经落到一块的桌上。

    陈翔看着御书房中那几支被大汉扔到地上之后,张大那长着锋利獠牙的嘴巴一张一合,不但没有想要回到后方花园之中的迹象,还用枝叶移动自己,想要再扑到大汉腿上咬上几口的怪异花草。

    心中不由暗叹一声。

    到头来,其实连他自己也是需要奴隶作为血祭的祭品么……

    先用牛羊之类的血食给它们填填肚子,如果不行,那就换写普通的花草种在外面吧。

    我就不信,现在还有人敢来刺杀我。

    很快就想好了这些花草的应对方法。

    陈翔食指一敲桌沿,那几支已经爬到大汉腿边的狰狞花草,就开始在一顿之后,放弃了再咬近在咫尺的大汉一口的想法。

    沿着地上它们爬行时留下的一条条血痕,向着御书房外的花园缓缓爬去。

    “好了,这个给你。”

    而看着那花草乖乖的爬出了书房,陈翔也把目光再一次放到了面前伤痕累累的壮硕大汉身上。

    他将怀中那枚鸡蛋大小,现在上面没有刻画任何东西的血色鹅卵石掏出,放到身前大汉自觉伸出的手上。

    看着他那没有任何波动,除了目光凝实之外和脑死亡者没有任何不同的眼睛,陈翔的声音中满是期待。

    “带着它,再带上一个会布置摄魂阵的巫,去把你们发现的那个目标捉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