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五色石 完
    “……能和孤说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注视着站在自己左侧的妲己,那笑的如花般灿烂,却莫名让人感到一种心寒的美丽笑容。

    感受着左臂上传来的那两团柔软触感。

    这次不但没有沉迷在其中,反而还莫名感觉妲己有些危险的陈翔,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道。

    “当然可以了,大王。”

    “不过,您就不奇怪妲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吗?”

    “这个可是女娲大神的秘密哎。”

    “可能,就连天皇伏羲都不太清楚这件事情的原委吧。”

    说着,笑容越发妩媚的妲己,轻搭在陈翔臂膀上的玉臂再伸,仿若柔夷般嫩白的纤手隔着陈翔身上那件黑色玄鸟朝服轻轻抚弄他的心口。

    “吾商汤一脉,多少也算是轩辕黄帝的后裔,要查到与轩辕黄帝渊源颇深的轩辕坟三妖,并不难。”

    用右手手背轻轻拍开妲己那支作乱的纤手。

    刚才被那纤手抚弄,顿时一阵彻骨**涌上心头的陈翔。注视着妲己那在银白发丝和银色镂空脖环的映衬下,竟然更显白皙晶莹的如玉肌肤和绝美脸颊。

    心动了一下。

    声音,却是更加冰冷了起来。

    就好像是在警告妲己别乱来一样。

    而听到陈翔的回答,美艳动人的妲己,面上的笑颜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她红唇微起。

    “果然,轩辕黄帝一代明君、伟人,又怎么可能会不对我们这些妖族求和所奉上的礼物多加关注呢……”

    “我想,大王您不怕妲己,甚至敢威胁妲己,又不把妲己的魂魄收入那块五色石中,就是因为您已经知道该如何除去妲己了,对吧。”

    说着,妲己眨了眨她那妖异却诱人的血红色双眸,面对陈翔的绝美笑颜中,多出了一丝丝的期待。

    想来,如果此刻的陈翔想要得到她的身体,她也会为了获得这个关乎她们三姐妹安危的答案,毫无保留的献上吧。

    不过,虽然对她此时这诱人无比的姿态感到心动。

    可是,回忆着刚才那种从妲己笑颜中感觉到的心寒的感觉……陈翔仍旧是没有作死的打算。

    他沉默了一会儿,看着妲己此时那似乎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她也就同样不会满足他的好奇心的姿态。

    陈翔终究是开口将他能说的东西说了出来。

    “……轩辕黄帝没有留下多少记载你们事迹的东西,只是在一本记载他坟墓的古籍中提了你们轩辕坟三妖一句。”

    “大王,说谎可不是好孩子哦~”

    “如果他没有留下我们的弱点,那您凭什么敢对妲己如此放心?甚至感让妲己与您之间不足一步?”

    “您,不会真以为那殷商国运能够在妲己面前护您周全吧。”

    “既然知道了轩辕坟三妖,那您也应该知道了妲己的本体是什么~”

    说道这里,抱紧怀中强健左臂的妲己,面上的笑颜再一次变得让陈翔有些心寒。

    血红色的眼眸闪动间,更是好像让他看到了无数国家的新生和灭亡……

    他不禁喃喃低语道。

    “九尾白狐,是祥瑞,却也是祸患,现身则代表着国家的新旧更替,乃至改朝换代。”

    “看来您很清楚妲己的事情么,那么,您还要坚持您之前的说法吗?”说着,妲己仰视着陈翔紫瞳的血红双眸中闪烁起了一丝寒光。

    显然如果陈翔再和她打哈哈,她就真的要生气了。

    “轩辕黄帝确实没有留下多少你们的信息,不过,人皇轩辕却是留下了一本写有你们弱点的古籍。”

    “人皇和黄帝之间的纠葛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这些就不必我多说了吧。”

    说完这些,并没有发现对方眼中寒芒的陈翔看着妲己的目光中也是有些不耐烦起来。

    “好了,快告诉我关于五色石的事情吧。”

    “……大王,您可真是没有耐心啊~”

    笑颜之中的寒意渐渐褪去,显然是在陈翔出言后想明白了什么的妲己浑身都轻松了起来。

    轻语着,放开陈翔的左臂,修长美腿迈动间,穿着黑色藤屦露出圆润脚趾的玉足,踩着脚下那湿了一大块,还遍布白瓷碎片的金红色羊毛地毯,来到了这处偏殿那同样布设着的一张简化版拔步床边坐下。

    用她那柔媚入骨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为重新坐在那八仙桌椅内的陈翔讲述起了那远古的神话。

    “远古时期,那时的人族才刚刚被创造出来。人数最多也不过万余人,虽天生道体,但除了少数几个被大神女娲亲手创造出来的“人”之外,大多也同样与兽类妖物一般,脑海混沌不清。”

    “他们就是你们殷商诸多部落,和那些蛮人的祖先。”

    说道这里,妲己话语停顿了一下。

    先是看了看那坐在一张和八仙桌配套的椅子上与她面对面的陈翔,脸上那不说异样,甚至就连波动都没有产生多少的神情,才娇笑着开口继续说道。

    “看来大王您对这些事情都没有兴趣呢,那臣妾就长话短说了。”

    “恩。”很清楚这些事情的陈翔看着妲己点了点头。

    “自从那水神共工怒撞不周山,将不周山的峰顶都给撞塌了,天都被撞出了一个黑窟窿。

    那仿佛不尽的洪水就开始从那黑窟窿里流出来,沿着那虽然已经无法再触及到天空,但仍旧是高耸难言的不周山一路流淌。

    在各自都以混乱无比的星辰的注视下,淹没了一地又一地,灭绝了无数生灵,造成了滔天恶果。”

    而眼看大好的洪荒就要被这灭绝,我们那心地善良(夸张的捧读)的女娲娘娘又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

    祂与祂那些师兄弟们斩杀了本性为水,根底不下水神共工但其实每日都只是沉睡于那北海之中从不害人的北海巨龟。

    又斩杀了某位祸从天降还不自知的黑龙,将它们的灵魂和身躯与那不周断峰一同投入能够炼化万物的乾坤鼎中,以五行相生之理炼化出这个世界上第一块五色石。”

    “而后,祂们倚仗通天教主的诛仙四剑之利将这块甚至足以容纳圣人之魂,拥有白、绿、碧、赤、黄五种颜色的五色巨石分割开来,由手握息壤,掌握创生之力的女娲娘娘一颗颗填补到天上,

    又将那北海巨龟硕大难言的四肢立于不周山巅以正四级,经历九九八十一天的守望,终于补天成功。”

    “这,就是五色石最初的故事了,怎么样,大王您对这个故事还满意吗?”

    说完,白嫩脸庞上面色莫名苍白了一些的妲己,坐在那拔步床的床沿上,对陈翔露出了一个凄美的笑容。

    可是,陈翔对这个笑容却是没有多少感触。

    因为,他完全无法将妲己所说的那补天的五色石和他手中那枚成为恶神居所的血色鹅卵石联系到一起。

    只是,还没有等他问出口,那坐在拔步床边竟然已经有些气若游丝迹象的妲己就将他的这个问题解开了。

    显然,并没有能力将事情全部说出来的她知道陈翔必然会问这个问题。

    “大王,您现在一定是在想用巨龟和黑龙灵魂练成的“补天石”和您手中那枚能够成为恶神居所,又能够收摄灵魂的“鹅卵石”怎么会有关联对吧。”

    “没错。”握紧手中的血色鹅卵石,看着此时坐在床沿上似乎立刻就要支撑不住自重,倒下的妲己,陈翔又一次点了点头。

    看着妲己那完全不像是装的,甚至连唇色都开始变的苍白起来的脸庞。

    他已经猜到了妲己没有能力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的事实。

    不过也对,那毕竟是圣人之间才能全部知道的事情。

    想来,她所说的女娲没有把这事告诉伏羲,也是有着这一层原因吧。

    此时还不知道如果没有系统,单单是这种直呼其名的做法,就足以让原本能够听到世间万物对自身名讳呼唤的女娲更加厌恶他的陈翔,心中这样想着。

    看向妲己的紫眸中不知何时,竟然是已经无法再对她目露寒芒。

    而妲己却是不知道此时陈翔心中的想法。

    看到陈翔点头,她便强撑着苏妲己这具已经非常想要睡上一觉的身体,用虚弱,却也更加诱人的甜美声音说道。

    “那您想过吗?那苍天真的只是几块石头就能修补好的?那被炼成五色石的巨龟和黑龙,又和您手中那块红色石头内居住的恶神有什么根本的不同?”

    “以及,祂们为什么要以那巨龟和黑龙来炼制五色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