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五色石
    “大王,您还真是无趣啊……”

    同样注视着陈翔那凶光毕露的紫色眼眸,对视良久,终究还是妲己率先退却,轻轻摇着头,银白发丝微动间,绝世面容上的微笑化为乌有。

    “而且,到最后,您不是同样确认了那条政策是无法在殷商之中实行的么。”

    “那,您为什么还要怪臣妾呢?”

    “难道,是怪臣妾没有帮您通过那条政令,没有把大王您的国家毁于一旦?!”

    说道这里,再一次抬起头,露出银白发丝下那被银色镂空脖环护住的雪白脖颈,与陈翔对视的妲己,睁大她那血色的妖异双眸,俏颜上露出了诧异非常的神色。

    就好像是在对陈翔说您不可能这么蠢吧……

    “……妲己,你真的很大胆啊。”

    沉默良久。

    最后深深的看了妲己一眼,陈翔呼出一口浊气。错开目光之后,也是在这圆形的八仙桌前,抽出一张以舒适为主并未刻画什么奇花异兽的椅子上坐下,和妲己面对面。

    “你是不是认为自己很聪明?聪明到能够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

    “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大半生都待在王宫之中,见识浅薄的商王看不出你在之前的朝议上根本没有出力?”

    “是不是认为我除了苏护之外就没有能够制衡你的手段了?”

    说着,明明没有做出什么威慑性的动作,可是安稳坐在那与八仙桌配套的木椅上,面无表情的陈翔,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却是第一次让妲己感到了些许不妙。

    看着自己面前这张英武非常又冰冷无比的面容。

    妲己在将陈翔整个人都收入眼中记在心底之后,却是非常突然的轻笑了起来。

    声音中带有一丝轻松和洒脱。

    “看来,大王您还真是不一般呢~”

    “怪不得能够破解妲己对您所下的暗示……”

    经过之前的那番对话,妲己已经彻底确定自己的身份被陈翔发觉了。

    或许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他应该已经确定了她不是苏妲己。

    不过也是,她和苏妲己的之间的差距确实太大了。

    大到凤凰和雏鸟之间的差距……

    借机调戏了被自己封锁在内心之中的苏妲己一番,也不理会对方在心中无力的反驳。

    看着面前陈翔那仍旧冰冷冷的面容,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的妲己也知道他是不会被她转移话题的。

    妹妹们啊,你们快快长大吧,长大后就不用我总是为你们操心了……

    这样想着,她收了收自己挺直的身子,让她看起来更加柔弱。

    “妲己知道错了,大王,您就饶过妲己这一回吧~”说着,妲己注视着陈翔的血色双眸间和柔媚的声音中都隐隐出现了些许祈求。

    那娇柔又诱人的姿态,直看的陈翔想要揽住她那纤细的腰肢把她抱入怀中。

    不过,虽然心中涌现了这种冲动,可是陈翔的意志却很轻易的就将这种冲动克制住了。

    因为。

    他知道这个坐在他面前,看起来千娇百媚的美人儿,是一个怎样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物。

    “孤不会和你计较你之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如果孤被你迷惑了,也只不过是说明了孤不配为王而已。”

    “但是!妲己,不要违背我的命令!”陈翔的紫眸凝重了起来。

    “殷商贵族之间会豢(huan)养猛兽,也有一些会豢养妖物做乐。但是,它们在不听话时都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亡!

    这个,我想你不会不知道。”

    “在你对我没用之前,不要再让我对你失望了。”

    说着,陈翔静静的看着面前妲己那双越发妖异诱人的血红色双眸。

    紫色重瞳中散发出来的凝实目光直看的妲己心中发颤。

    “……妲己明白了。”

    “大王,您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妲己吗?”

    沉默了一会儿,又或者说失神了一会儿。

    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那嫩白堪比柔夷的纤手竟然不自觉的抚上心口,妲己偏过头,避开了陈翔的注视。

    柔媚的声音中竟是有些畏畏缩缩,唯唯诺诺!

    刚才,借着和陈翔再一次对视的机会。

    妲己对陈翔使用了一次她在成为九尾狐后获得的,能够看破时空看到未来的天赋。

    可是,在那一会儿的失神之后,她却发现自己已经忘却了自己看到的东西。

    而后,再一次看到陈翔那双紫色的眼眸时,她心中开始莫名的害怕他,就好像是那被束缚住四肢的肉畜遇到了拿起屠刀的屠夫般,没有一刻不想逃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他就只是一个凡人而已啊!

    暗中握紧那只被放在了身后的纤白右手,妲己脑中飞快的思索着,却仍旧是一头雾水。

    不过,在她服软之后,陈翔也是不再用那种看死人一样的眼神来看她了。

    他从身下异常舒适的座椅中起身。

    毫不在意的踏过了脚下那块被茶水侵湿了一片的金红色羊毛地毯。

    来到墙角处那一架也不知道是用来存放什么东西,现在只能看到一大片剩余空间的棕黑色木柜之前。

    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那被摆放在木柜最中间,却并没有被点燃禅香木的紫砂香炉。

    咔嚓一声,那棕黑色木柜上顿时就出现了一件鸡蛋大小的物件。

    而伸手把这物件从那木柜之中拿出来,陈翔再一次走回了八仙桌旁边。

    “妲己,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向着那坐在桌椅之间,已经默默恢复过来还把椅子移正的妲己问道。陈翔将他右手中拿捏的那件东西放在了身前的圆形八仙桌上。

    原来,那是一枚鸡蛋大小,表面被粗刻出一兽首人身样怪物的血红色鹅卵石。

    “大王,您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伸出纤长的玉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这块被陈翔放在八仙桌上的血红色鹅卵石。

    又像是触电一般把才有中指触碰到鹅卵石的纤白玉手收回来。

    面露惊讶之色的妲己,看着桌上那枚在她触碰之后,身上简陋雕刻竟然仿佛活过来似得,张牙舞爪起来的血红色鹅卵石,竟然向着陈翔反问了起来。

    “这可是只有最为残忍和原始的血祭才能制造出来的,可以容纳仙神灵魂,成为其居所的五色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