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冲突
    “哦?原来战争之中还有这些道道啊,孤原本还以为只要军队的战斗力够强就能够在战场上无往不利呢……

    飞虎,你这也算是为孤上了一课啊。”

    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听到黄飞虎的回答,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英武面容上露出了一个略带回忆意味的微笑。

    他想起了他们两人,在幼时跟随闻仲本体学文习武的那段悲惨经历。

    “大王缪赞了,您说的其实也不差。而且有太师在此,为您上课,臣可实在是愧不敢当。”

    拱着手,赶紧低下头来目不斜视的盯着脚下铺盖在玉石地面上的异兽皮毛地毯。

    对于陈翔的夸赞,在闻仲当面的现在黄飞虎可是一点都不敢接受。

    “哈哈哈哈,明明已经长大成人,你还是如此惧怕太师,真是一点都不像你啊黄飞虎。”

    开怀大笑了几声,看着一身虎面黄铜战甲,威武雄壮的黄飞虎,头低的越低了。心中知晓他现在一定又羞又气的陈翔也不再戏弄他。

    反正,他这最近两次主动站出来,都是和他唱反调的账陈翔以后会和他慢慢算……

    这样想着,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直看的黄飞虎脊背发凉的陈翔,转过头来,紫眸再一次看向了闻仲。

    他那仿佛刀削斧凿,一头顺滑黑发披撒肩头的英武面容上顿时露出了洒脱、满意的笑容。

    他彻底撑起了身上那件黑色玄鸟朝服的壮硕身体微微前倾。

    “太师,说吧,又立下如此大功你想要何奖励?”

    “大王,战事未罢,说奖赏却是有些早了。”

    收回看向黄飞虎的无语目光,同样回过头来,仰视陈翔的闻仲一如既往的稳重。

    身穿明黄色白领华服的他,向前半伸的,做拱手礼状的双手一直都没有放下。

    “太师,你这样可就无趣了”

    看着殿上闻仲那副正如自己所料般,严肃不以的样子,对他的信心莫名比他自己还高的陈翔笑了笑。

    不过,在一番思索之后,陈翔还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能够赏赐给闻仲的东西。

    “……罢了,孤就先赐太师百金吧,若是今后太师有想要的东西,孤再赐予太师。”

    说着,不等闻仲回绝,陈翔转过头给了那正站在他身侧,轻靠在黑石王座上,百无聊赖间尽显妖娆性感的妲己一个眼神。

    “妾身明白了。”轻轻点了点头,几乎没有思考,阅历可能比闻仲还要丰富的妲己就读懂了陈翔这个眼神中想要告诉她的东西。

    她再次迈动她那修长白皙的美腿,几步上前,站在那五层台阶最前端对闻太师轻笑道。

    “闻太师,大王所赐的百金,在朝议结束之后就会送到您的府上,最迟应该也不会超过今晚。”

    “不过,若是那些下人们出了什么差错,把东西送迟了,您可千万别怨恨妲己啊~”

    “苏妃说笑了,您这种人物怎么可能会贪恋金钱……”

    同样呵呵轻笑着。

    抬起头来,面容苍老,但精气神皆是堪比壮年的闻仲,看着妲己那妖异的红色眼眸,言语间意有所指。

    “是么,您也太看的起妲己了,在宫中的花费其实一点都不比外面要小呢~”

    仍旧是轻轻松松的听懂了闻仲话语之中所携带的弦外之音。

    妲己虽然心中一凌。

    但是,看着闻仲那没有直接揭穿她,还在和她玩双簧的行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她却知道对她来说最难的一关已经过了。

    没有用上那些损人不利己的后手,她那妖艳绝世的面容上笑的非常开心。

    “或许吧……”意味深长的看了妲己一眼,闻仲转过头,再一次将目光看向了陈翔。

    拱手又是一礼。

    “大王,臣以无事了。”

    “恩,那太师且退下吧。”

    点了点头,目视着身穿明黄色白领华服的闻仲几步站回那大殿左侧属于文官的队列。

    陈翔回头来看向仍旧还站在大殿正中那异兽皮毯上一动不动的黄飞虎。

    “黄飞虎,你还站在这里作甚?回你的队列里去,孤现在看到你就觉得心烦。”

    说着,刚才还对他和颜悦色的陈翔,还像驱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臣明白。”

    在身上虎面黄铜盔甲的碰撞声中向着陈翔拱了拱手,站起身,已经明白自己之前两次站队已经惹恼陈翔的黄飞虎,几步间心事重重的站回了原位。

    他已经能够预感到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他应该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清闲了……

    而在闻仲和黄飞虎两人站回原位之后。

    当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再一次询问“诸位还有何时要议吗?”的时候,觉得自家大王已经消气的群臣们开始纷纷发言,直到这一次的朝议结束……

    砰!

    在妲己和某位隐去身形的黑衣史官的陪同下,回到帝宫那布置严谨的侧殿。

    之前退朝时脸上还笑意满满的陈翔,此时甚至来不及把门关上。就大步上前,一把将一只摆放在房间正中的八仙圆桌上的蟠龙纹鎏金白瓷茶壶给摔了个粉碎。

    然后,看着脚下那在茶壶碎裂后迅速侵湿金红色羊毛地毯,还飘起丝丝热气和清香的茶水。

    陈翔转过他那健壮威武的身子,看着那跟随他的脚步进来,轻轻关上侧殿房门的妲己。

    那双闪烁着寒芒的紫眸中满是不善。

    “妲己,你能和孤说说为什么在孤让你提出奴隶解放法案的时候,朝议上会没有一个人支持吗?”

    “大王想要臣妾说什么?”

    没有在意陈翔紫眸中闪烁的寒芒,也没有在意他话语之中所携带的不满。

    妲己迈动她那穿着黑色藤屦,露出晶莹脚趾的玉足,来到一处没有被茶水侵湿的金红色地毯上,从那张圆形的八仙桌前拉出一张没有多少花纹装饰的椅子坐下。

    看着视线中缓步向她走来,英武面容上显露出阴沉之色的陈翔。

    巧笑盈然的绝美面容上没有一丝害怕的意思。

    “别装傻,你知道我想要你说什么!”

    来到妲己身前,俯视着相对来说脆弱娇柔的妲己。

    在之前通过系统消耗国力解除了她的魅惑之后,陈翔心中除了警惕,便很难对她再生起怜惜之意了。

    “大王,您还真是没趣啊。”

    “而且,到最后,您不是同样确认了那条政策是无法在殷商之中实行的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