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失败
    “怎会如此之多?”

    “用人命来占卜,不是在吾父王登位之前就被禁止了吗!”

    听到樊卿士的话,陈翔是真的被惊到了。

    虽然他也知道不论是什么时候都会有一些胆大妄为、或者是拥有侥幸心理的人挑战律法。

    但是,他仍旧不敢确信这些敢拿人命肆意妄为的人在殷商之中会如此之多。

    而那樊姓卿士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不妥,不想被某些人事后清算的他,赶忙咳嗽了两声,在四周文武群臣那讶异和佩服的目光中开始转移话题。

    “……确实,用人命占卜之事确实已经被先王明令禁止了,可是大王,就算占卜不用人命可是那祭祀还需要啊!”

    “单单是每年的国祭,不说朝歌城,各地有能力蓄养奴隶的人都会向那各路鬼神献上血祭,以求庇护。”

    “虽然历来诸位大王都极力制止,乃至讨伐那些恶神,但是效果……不说也罢。”

    他摇了摇头,看着陈翔那开始思索起来的硬朗面容继续说道。

    “大王,在这种情况下您还要颁布这条只要奴隶干够了足够活计就能够获得自由身的政令吗?”

    “您可要想清楚,不说那些臣服于殷商的众多诸侯国们怎么看,单单是在我们脚下这座朝歌城中就又是一场动荡啊!”

    “大王,请三思!”说着,他直接跪倒了下来。

    “大王,请您三思!!”这下,连站在两边的文武群臣都砰砰砰地一同跪了下来。

    “……吾知晓了,此事,今后再议吧。”

    叹了口气,扫视过大殿上齐花花跪倒的这群人。现在还不想成为孤家寡人的陈翔只能是无奈妥协了。

    在这个时代,国之大事唯祀与戒。祭祀的重要性甚至还在战争之前……

    “诸位,还有何事要议吗?”结束了这一个明明能够大大增加殷商实力却难以实行的提议。陈翔看着下方慢慢从大殿地面上起身,正整理着他们那未染一丝尘埃的奢华衣装的群臣们问道。

    在他的旁边,在提议失败之后,面上微笑却是丝毫不变的妲己,默默迈动她那修长诱人的美腿回到了黑石王座的侧后方。

    和陈翔此时心中的无奈不同,她对于这次的失败,感到相当欣喜。

    因为,真正和陈翔讨论过的她,通过她的天赋看到了解放奴隶后的殷商能够爆发出多么可怕的力量……

    而在听到陈翔的这个问题,害怕自家大王在自己身上发泄一下刚才被满朝反对的怒火的群臣皆是沉默了一会儿。【】

    互相看了看他们自己知道的,应该有事要奏的人。

    最终,还是身穿一件明黄色白领华服的闻仲上前一步,来到那异兽毛皮作为地毯的大殿正中,gong手一礼,在那左右群臣感激的目光注视中开口了。

    “大王,臣有事要奏。”

    “说吧。”压下心中的无奈和怒火,陈翔轻轻点了点头。

    只是在他身侧,看着闻仲站出来的妲己却是在妖异红眸中闪烁着意味深长的光芒。

    “谢大王。”闻仲再次一礼。

    他直起身,看着陈翔那同样注视着他的紫眸,道:“大王,东海战事已经安定了下来。”

    “虽然就像是诸位卜、祝占卜出来的那样,这次海外异族从东海来势汹汹,单单先锋就有近十万之巨,让我平东军一时难以抵挡。不过,吾本体和诸位师弟却也是没有让各位失望。”

    “在布下八荒大阵之后,如果不想尸骨无存还让大阵威力变强,它们就只能像引水渠之中的水源一样,从未被大阵覆盖到的空间慢慢流淌。靠着东海现有的兵力,已经足够抵御它们。”

    “不过,为了以防有强敌来袭,从外破阵,我的本体却也是不能随意离开东海……”

    “大王,臣说完了。”

    再次拱手一礼之后,闻仲抬头看向陈翔。

    只是,他的注意力更多的,却是投在了站在黑石王座侧后方的妲己身上。

    不论她那双血红色的妖异眼瞳,单单就是她一笑一撇之间所展露出来的绝世风姿就让闻仲确信她绝不会是凡人。

    根据他之前的暗中观察,刚才那一大片与陈翔唱反调的臣子之中,可是有不少都对第一次见到的她露出了痴迷之色。

    这是一可以祸国殃民的妖女!

    在心中为妲己做下了这一个判断,闻仲却是没有立刻说出让陈翔废除妲己的话。

    因为,他也不知道这妲己的出现对陈翔,对殷商来说是好是坏。

    但是,从刚才她没有妖言惑众使得陈翔那绝对会让殷商大乱的提议通过……此时本体要冷静很多的闻仲就决定先看看再说等等。

    而听过闻仲所报之后,原本陈翔心中压住的怒火也熄灭了,他那好似刀削斧凿般的英武面容终于露出了微笑。

    他开口说道:“太师果然不愧是太师,以五万兵力抵那十万海外异族……”

    “黄飞虎,你能做到吗?”

    他转头看向了那站在玉石大殿右侧队列最前方,一身虎面黄铜战甲在殿内灯火照耀下金光灿灿、异常显眼的黄飞虎。

    而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

    目光正不由自主地投向妲己,又强制自己把目光收回来的黄飞虎一愣,赶忙踏踏踏的走出队列,来到闻仲身旁,拱手说道。

    “回大王,臣可万万比不得太师。不说那兵力上万之后胜败早已非一战之功。单单是那不需副将就能统帅五万人马,还能使其临危不乱的能力就远远不是臣能够相提并论的。”

    “说句惭愧的话,若是不用副将,我统领不到万人的军队就已经难以如臂使指。”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恰到好处的给了正站立在他左手边的闻仲一个崇拜的眼神。

    让知道他这是刻意藏拙的闻仲,看向他的目光中满是无语。

    他的本体不用副官,是因为他这个三朝元老的战争经验可以说是整个殷商之中最多的。那些本身就是为了替主将查缺补漏的副官,不但不能帮到他,有时候还会因为谨慎过头而拖他后腿(以前发生过几次)。

    可是,这对你黄飞虎来说又不是事情。

    这殷商之中谁不知道你黄飞虎用兵无非就是身先士卒的莽莽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