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奴隶(加更)
    “您认识我母亲!?”杨戬面色激动的向龙王问道。闪舞小说网www声音都比之前更高了三分。



    他为何会努力修炼,为何会想要去参加封神战争,为何会站在这里,乃至他为何还活着!



    最初都只是因为杨戬想要救出他那被天兵抓走的母亲和妹妹。



    现在,既然从龙王口中听到了自己母亲的消息,那还让杨戬怎么能够保持之前那副好似对世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



    “天帝之女吾自然认识,不过,吾与她却并不怎么熟悉。”



    轻轻点了点头,对于杨戬这激动到直接连身份都不再自持的样子,通过之前那一闪而逝看破过去的黄金龙眸,多少明白了他以往一些经历的敖广自然是毫不意外。



    不过,她却也没有为了获得杨戬的好感就要说谎的意思。



    “那您知道她和我妹妹现在在天庭过得好吗?”得到回答后,言语间,杨戬看向龙王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期许。



    可是,敖广的话语却是让他脸上的激动再一次变成了失望。



    “这些事情你该知道的时候,你师尊自然会告诉你,拒绝了我家侄女的你还不值得我破这个规矩。”



    “好了,你已经磨蹭很久了,如果再不走,就别怪我把你们扔出去了!”



    说着,面容上恢复一些“人气”的敖广特意抬起纤手,向杨戬展露出了她手中那仿佛星河般璀璨,似慢实快凝结成一幽蓝球体的可怕能量。www



    “杨戬告退。”沉默了一会儿,发现敖广手中那团绝对不仅仅只是能把自己和哮天犬赶出龙宫的强大能量有着越来越大的趋势。



    明白这是对方确实没有再和自己对话这种想法的杨戬,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无奈拱手,选择带着哮天犬退了出去。



    如果是孤身一人,他不介意在这个能够获得自家母亲和妹妹消息的时候耍无赖,他知道龙王不可能真的杀了他。



    可是,他不能让哮天犬也冒这风险



    “父王,他说的是真的吗?”



    在杨戬走后,站起身后就一直跟在敖广身后的敖听心开口了,



    她那活力四射,甚至能够让周围人都开朗起来的美丽面容上有着丝丝不感置信。



    她不相信自己的父王会放那些异族进入东海。



    “听心,天命是无法违背的,天要闻仲在这东海最少被托住七年,我,总不能真的以东海龙宫和殷商交战吧。”



    放开怀中其实早就清醒过来,只不过是不想面对杨戬的敖寸心。



    此时向着那五级寒玉台阶上首的宝石王座走去的敖广,明明艳丽无双,身上却偏偏散发出了一种难以形容落寞气息。



    朝歌,那被八栋浮雕着洪荒万兽的赤铜巨柱,支撑起来的帝宫之中。



    青铜小钟奏响的美妙旋律却是也已经无法遮掩殷商众臣之间的吵闹了。



    “大王,此策绝不可行!”的言论一时之间响彻了朝堂。



    而坐在那黑石王座上,仍旧是穿着那身黑色玄鸟朝服,尽显威武的陈翔,英武面庞好似深潭古井般毫无波动。



    因为不等他开口,那代替内侍站立在他身侧。身穿一件旗袍样式,裙摆处绣有白色云纹的黑色紧身衣物。一头银发披散身后,尽显妖娆抚媚的妲己就掩嘴轻笑了起来。



    穿着一件好似凉鞋般露出晶莹脚趾的黑色藤屦,妲己上前几步。



    扫视过那些在被异兽皮毛分割成两块的白玉地砖上站立,神情激昂的文武群臣。



    她那血红色的妖异眼眸中满是玩味。



    “为何诸位觉得妲己此策不可行?”



    “此策,可是大王与妾身讨论了好久才定下来的”



    “当然不可行!”



    还不等妲己把话说完,就有一站在左侧队列第五位的文官开口了。



    身穿一件火红金丝长袍,腰间佩戴一双龙戏珠玉佩的这人大步走出队列,来到那张从黑石王座下一直延伸到殿外的异兽皮毛上站定。



    弯下腰,先是向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拱手一礼,然后,才直起他那隐隐能够看到腹肌的身体,开口用慷锵有力到使得殿内黄铜灯火波动不息的声音述说出自己的看法。



    “我等知道大王是为了减轻民役才会同意此策,但是,苏妃可否知晓准许那些奴隶通过劳动恢复自由身会带来何种后果?!”



    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陈翔和妲己脸上皆是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神色。



    他才继续说道“这会使天下大乱啊!”



    “天下大乱?”



    “不过是一条减轻百姓徭役之苦的政令而已,樊卿士,你这却是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听着对方的话语,陈翔的龙眉微皱。



    看着王座台阶下方,那站立在大殿之上大放厥词之人,他那紫色眼眸中闪动的目光变的有些危险。



    想来如果这位樊卿士接下来不能为他的所言说出个所以然来,那陈翔也不会因为他是卿士这种高级官员就对他客气一分。



    “大王,您可知我殷商现有贵族几何,平民几何,奴隶几何?”



    似乎是感觉到了陈翔目光注视中所包含的冷意,这位身穿金丝红衣的樊姓卿士面对陈翔的态度比起之前更加恭敬了几分。



    “贵族应有不到四千人,平民应有两百万人出头,奴隶应有两百多,近三百万人。”



    闭目回忆了一下,将那些记忆犹新的数据说了出来。



    在身旁妲己那表面不露声色,心中却是为人族之力惊恐的陪伴下,坐在黑石王座上的陈翔再一次面露疑色。



    “汝问这个干甚?”



    “大王所言不差,我殷商如今确是有如此人数”



    恭维了陈翔一句,这位身穿金丝红衣的樊卿士再一次问道“只是,大王您可知我殷商每年都要消耗多少奴隶?”



    “多少?”陈翔顺着他的意思问了出来,因为这件事情他确实不知道。



    而此时,这位樊卿士的声音却是严肃了起来。



    “不说那大小祭祀,单单以占卜之用,我殷商每年就要用掉千多奴隶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