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天兵与龙王
    伴随着翱翔天际的金乌落在扶桑树那仿佛红珊瑚般美丽又细腻的枝杈上,收起翅膀,整理起它那无时无刻都在燃烧金色火焰的华美羽毛。

    在东海沿岸处布设八荒大阵的闻仲等人也总算是在夕阳最后一丝光芒消失之前把八荒大阵给布置好了。

    虽然因为闻仲的某位师弟有些心神不宁的关系,在布阵时耽误了一些时间也出现了一些差错。

    可是,对这相对来说布置简单,但阵法威力也只会随着布阵材料的优劣、数量,增加和减弱的阵法来说。

    他在布阵时犯下的那些微末错误根本无关紧要。

    ——毕竟,他的底子很厚。

    而随着明月升上天际,这座从布置开始就散发出无尽血红色彩,百里方圆内皆是显眼非常的妖艳大阵,此时,却是无声无息的隐入了海中。

    从阵外观看,即便是修炼有成之人也只能隐隐看到它所束缚的那些,在这血肉磨盘一样的战场上诞生的,面目狰狞可怕的恶鬼露出利齿獠牙,在阵法所束缚的空间内奔走战斗,发出无意义的咆哮。

    八荒。

    最早是指东、西、南、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这八个地方,是这八个地方的合称。

    后来又泛指周围,周边各地,变成了天下的另一个称呼。

    八荒大阵,便是由那九个作为支柱的阵眼和无以计数的布阵材料共同借取八荒天地之力的御敌之阵。

    这是最古老的阵法,也是最初的阵法之一。

    以天地珍宝为阵眼,龙脉为经络,山川大泽为身躯,它便是一座能够聚集千里灵气的护山大阵。

    以城市为阵眼,气运为经络,国家为身躯,它便是一座能够镇压百年国运的锁运之阵。

    而以强大生命的心血又或者头颅为阵眼,血煞之气为经络,无尽血肉灵魂为身躯,它便是一座可怕到能够和诛仙剑阵比拼杀伤力的强大杀阵!(圣人仙人以下)

    “有此阵在,我等也算是可以轻松一点了。”

    站立在一处被还未褪去血色的海浪,裹携着一些剩余的碎肉和残肢一**拍击的,突出石壁的悬崖上。

    用天眼扫视过那座隐入海中,将近海一大片范围全部笼罩在内的八边形阵法所散发出来的血色光华。

    身旁便是那位仍旧优雅站立的墨玉麒麟的闻仲,在月色照耀下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之前的那场战斗确实让他感到累了。

    之前那位名叫埃索罗斯.厄蕾娜的海外异族的攻击也确实是让他受了伤。

    之前那九头巨蛇被斩杀后所造成的污染也让他感到了后怕……

    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在残破饕餮黑甲下暴露出来的,左胸小麦色肌肤上那一片发紫的淤青。

    稍微动弹一下就是一阵疼痛传来的闻仲,此时也是忍不住望着那望舒女神所驾驭的月亮,摇着头,将心中所想叹出了声。

    “如果有东海龙宫支援的话,这些海外异族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

    大王啊,你似乎又做错了……”

    而在东海深处。

    那皆是由最上等的无瑕水晶所制,唯美奢华的水晶龙宫之中。

    此时正有一位身穿银白龙鳞铠甲,背披红色兽绒披风,头戴鎏金虎纹头盔,脚踏凤翼烙银靴的冷冽青年,手拿一把和杨戬手中银枪无二的长枪。站在那以足足两人高的红色珊瑚为林,散发出柔和光芒的硕大白玉海蚌为壁,乃至无尽未经加工的珠宝为饰,极致奢华的龙宫大殿上。向着那位正坐在和他之间隔了五级寒玉台阶和一层水幕珠帘的宝石王座上注视着他的性感美人大声质询道。

    “东海龙王敖广,汝奉天帝之命掌管东海,为何要放那些域外海族入我地界?

    汝应该知道这是何罪!”

    “天庭上使说笑了,吾敖广执掌东海多年,那域外异族从来都没有在东海疆域出现过一次。

    您这一来就无凭无据的说吾放那些异族进入东海……却是有些过了吧。”

    “要知道,吾等与那些域外异族也是素有仇怨的!”

    坐在水幕珠帘之后,那五光十色、豪气十足,却又不失华美的宝石王座上。

    今日身穿一袭蓝金相间之罗衫,使得自身在美艳华贵之外,更添了一份天人相合之感的敖广,那不显露龙角的乌黑秀发上戴着一顶以黄金为冕身所制,珠光宝气的九旒冕。

    红唇微动间,声音有些不善。

    原先在殿上那人刚刚到来时,不说其他,先是向她拱手一礼的时候,敖广还对他心生了几分好感。

    可是现在,看着这人所表现出来的一如以往,甚至比以前还要过分的天庭式傲慢。

    敖广心中却是连挥手撑开身前的水幕珠帘,看看他长成什么样的心情都没有了。

    按照被天庭册封的职位,她好歹也是一位封疆大臣,一海之王。

    虽说此时能为天庭所用者皆是位列仙班之人。可是,她敖广和她身后的四海龙族也是不差分毫的。

    被面前这一仅仅只是代表天庭前来询问的小兵质问……前不久才和自家王后妾室于床笫之欢间忘却殷商之辱的敖广,此时真的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自己心中的怒火。

    她现在甚至在想最近是不是她们太低调了,以至于让那些弱者看轻了她们四海龙族的力量……

    “无凭无据?笑话!”

    听到敖广不善起来的话语,这身穿银白龙鳞甲,头戴云纹烙银虎头盔的冷冽男子,很像某人的磁性声音也是更加强硬了起来。

    他冷冽的目光似乎透过了那反射出彩色光华的水幕珠帘,注视到了敖广此时慵懒诱人的美眸。

    “你当那座屹立在东海沿岸,由殷商太师闻仲所立,仙人果位之下进阵即陨的八荒杀阵是一粒落入四海的沙子?

    还是觉得我等天庭将士皆是瞎子、傻子?!”

    说着,将手中银白长枪的枪杆用力向下一砸。

    这位身穿银白龙鳞甲的冷冽男子,顿时就把他脚下所踩的,同样是以玉石地砖铺就的龙宫大殿砸出了一个满是裂纹的小坑。

    “八荒杀阵……”

    “你说的,都是真的?!”

    从那无数宝石镶嵌,结合在一起的王座上站起妖娆华贵的身子。

    伸手打开身前那由一滴滴反射着四周海蚌和游鱼光芒,变得五颜六色的水珠组成的珠帘。

    迈动那修长美腿下的白嫩裸足,莲步轻移走下五级寒玉台阶。

    来到那身穿龙鳞铠甲的冷冽男子身前的敖广,九旒冕下美艳华贵的面容上有些凝重。

    似乎,她真的对海外异族进入东海一事一无所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