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战起
    闻仲左手那被黑色手甲所覆盖的,并合在一起的食中两指继续再抹。

    在帐内烛火那快要快使自己熄灭的疯狂摇曳中。

    被小将放到矮桌旁边的那个,光是看着就感觉分量不轻的云纹木箱盖子却是吱吱呀呀的自己打开了。

    然后,其中保护完好的一卷卷棕绿色竹简,就像那入水的游鱼般自然而然的飞出了箱子。

    在那坐在矮桌另一边的青铜甲小将满是羡慕的注视下,在空中“自己解开”了竹简上那被人用用小字特意写有标注,以防混淆的束带。

    一卷卷的展开,一张张非常精准的落到了它们身下那明明不算太大,却在闻仲左手又一抹动间莫名让人感觉它大了不少的棕色矮桌上。

    “哎,如果是用比干少师所发明的纸张来绘画地图的话,此时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待到所有的竹简都落在了那张明明没有多大,却偏偏能够容纳下所有展开的竹简的矮桌桌面。

    看着身前这桌上那颜色各有不同的竹简共同组成的那幅地图,左手已经放在被黑色裙甲覆盖的大腿上的闻仲不知足的叹了口气。

    和朝中一些顽固不化的老家伙不同,因师门有教无类的风气,无师自通般拥有了一双超越这个时代一般人眼光的闻仲,并不介意他所使用的工具是传承已久的竹简还是由比干所创,历史还不及五十年的纸张。

    只要它用的顺手,只要它能够发挥更好的效果,那闻仲就会去用它。

    而听到他这声贪心的叹息,那位同样盘坐在他对面,对自家主帅留下自己的目的已经稍有猜测的青铜甲小将此时也是开口了。

    “太师说的是,比干少师所创之纸确实方便。不过,对于此行是东海的我们,那行军时不易保存纸张却是有些太过脆弱。”

    “以东海突变的天气,和在那里呆上一会儿身上干衣就能拧出水来的状况,如果地图是用纸画的,我们到那里不久却是难免要在没有地图的情况下和那些海外异族战斗。”

    “恩,你说的不差,原本我还想要为我们整个军队以队为主,每队都配备一张纸质的地图。

    不过现在想来,这样确实是有些贪心了。

    如果我真那样做,才是害了我军儿郎。”

    刚刚还带有一丝遗憾之色的脸上转瞬便浮现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

    虽然因为身穿饕餮黑甲,以及帐内灯火隐隐绰绰的原因,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可是闻仲话语中所蕴含的,那并没有明说的赞赏却是被这个坐在他对面的青铜甲小将给捕捉到了。

    果然,这果然是一次飞黄腾达的机会!

    心中几乎是立刻就涌现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过这小将却没有把他此时的激动心情表现出来,相反,看似和刚才并无两样的他,还双手抱拳,用努力遏制才和之前没有多少波动的声音向着闻仲劝解了起来。

    “太师,人无完人,您不必自责,而且您历来在外征战,不清楚这东海之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而且属下相信,您必然是已经想好了又一条迎敌之策。”

    “……你很聪明。”

    沉默了一下,之前心神一分为二,把那矮桌上的地图全部记到心中的闻仲,此时才算真正将注意力全部放到了盘坐在对面的小将身上。

    可是,和刚才被反对时的欣慰不同,这次明明是得到对方劝解安慰的闻仲,沉稳的声音中却是有些不善。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自身能力和地位都足以支撑他无视掉大多数人意见的闻仲不喜欢偷奸耍滑之人。

    “希望,你这份聪明不会让你陷入绝境吧。”

    “……是属下逾越了,还请太师责罚。”

    被闻仲这突然转变的语调吓了一跳,这身穿青铜甲胄的小将赶忙起身,低下头,再像闻仲抱拳一礼,请罪道。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是,这次闻仲却是挥挥手示意他该离开了。

    他对这小将的考验和敲打都已经做完了。

    在开战之前,各种事物繁忙的闻仲却是不会再刻意召见这小将。

    就像是至前那些同样被他留在帐中敲打了一番的小将一样。

    “属下得令。”

    恭恭敬敬的像着闻仲再一次抱拳一礼,这身穿青铜甲胄的小将和之前一样对于命令没有多言,弯下腰拿起被他放在地上的青铜头盔,转身没有一丝停顿地走出了这座营帐。

    虽然他心中感觉有些失落,和之前认为自己会被看中的激动心情建议成反比。

    但是。

    走出帐外后被夜间那已经是因为靠近东海而有些湿气的冷风吹拂着,抬头注视着那天空中美丽绝伦,似乎还浮现出一绝世身影的柔和月亮……

    这发热头脑逐渐被冷风吹醒的小将摇了摇头。

    看着身边那几个守护闻仲营帐的,身穿黄铜制锁甲的士兵在营帐前支起的营火火光下对他露出了善意的微笑,还没有戴上头盔的面上却也是露出了笑容。

    随心的笑容。

    然而,这次因为心中已经想明白,从而没有回头的这小将,没有看到被他随手撑起,又随手放开的帐门后,稍稍抬头的闻仲面容上再一次对他露出的那抹赞赏。

    第二日,金乌刚刚升上天空展翅,已经吃过了晨食的这支军队便再一次展开了的行军。

    一路平安无事,虽然就像以前那样在军队行进时,路旁山林溪流,乃至于荒野中所生活的众多草木精怪,妖魔鬼怪皆是被军队行进所散发出来的威势惊扰。

    但也和以前一样,没有想要自杀这些种想法的它们没有一个敢出现在军队行进的路上。

    第三日正午,在东伯侯所派之人的引领下,这支军队在当地大多民众的热烈欢迎下正式来到了东海。

    他们也看到了海洋中那些,以往因为东海龙宫出手,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奇形怪状或者美艳非常的奇怪生物。

    这,会是一场苦战。

    大王,您可真的是给我们找了个麻烦的战场啊。

    注视着海中那些不时冒出水面,露出彩色鱼鳞和硕大鱼头,却偏偏长出了一对双手脚的众多鱼人。

    注视着那些那些在海中不时就会出现一次,卷走此时还中不知多少生物的巨大灰色触手。

    乃至注视着远方那头轰然破开海面,撕碎一庞然大物,全身覆盖着黑色鳞甲的九头巨蛇。

    这些原本以为只不过是要消灭那些海外异族的平东将士们纷纷露出了苦笑。

    可是,他们却没有一个人想过他们会输!3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