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河神嫁人……
    “我?我有何事?”

    面露不解的与那绿衣女人的棕黑色双眸对视着。

    谨遵师父教诲男女授受不亲的杨戬顺便一抖身体,将自己的衣角从那蓝衣女子手中抽离。

    不愿多惹是非的他不想引起误会。

    可是,当他做出这一动作之后,他周围那些其实或多或少都在偷偷窥视着这边的路人却是全都开始变了脸色。

    不说那妩媚目光突然锐利起来,也不知道和那蓝衣女子是什么关系的绿衣女人。

    单单是她身后那群身高体壮的布衣家丁和奴隶手中不知是从何处掏出的棍棒和凶狠起来的目光,就让杨戬知道对方来者不善。

    “你们,想要干什么?”

    他将手中被灰色布匹包裹,还挂着几串风干肉的长枪砰的一声竖立在地上,目光冰冷的扫视过面前的这些人。

    在他腿边,刚刚一直蹲坐在碎石路上,看好戏也不怕扎到屁股的哮天犬此时也站立了起来。

    它脚步围绕杨戬走动间,体型竟然从还不到杨戬膝盖的高度,迅速膨胀到了不下之前那头被杨戬所“杀”的巨虎的庞然。

    它那双比壮汉拳头还要硕大的眼睛杀气四溢的转动着,让被它扫视过的众人皆是忍不住双腿发颤。

    汪汪的犬吠声更是响彻了全城。

    “…我…我,我等不知是上仙光临,还…还望您恕罪……”

    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前个头似乎已经比围墙还要稍稍高出一截的哮天犬,绿衣女人一行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而在杨戬一旁,那个看似怯弱的蓝衣女子此时却是抬起了头,用糯糯的声音向着杨戬告罪道。

    她向前半伸的纤手似乎是想要抓住杨戬的手臂,可是,想到之前杨戬抽回衣角的行为,她却是怎么也抓不上去。

    “汝等是何人?”

    扫视过蓝衣女子那变的有点苍白的俏脸,杨戬毫无怜香惜玉的想法。

    无视掉对方脸上祈求的神色,本就是莫名其妙被卷进来的他,将目光放到了那个似乎是主使者的绿衣女人的身上。

    几步间用巨大身躯护住他周身的哮天犬此时也是相当配合的转动着硕大的眼珠,看向了那绿衣女人和她身旁那一众手拿武器的家丁和奴隶。

    汪!

    它吠了一声。

    咧开嘴巴,露出寒光闪闪的牙齿,一条前腿故作要进攻似的向前伸了伸。

    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音之后,那群看着凶悍非常的家丁和奴隶都非常干脆的把手中的木棍石锄扔到了地上。

    很清楚自己斤两的他们不想找死。

    只是,站在他们身前,那身穿绿衣的女人却是倔强非常的抬着头,抿着唇和杨戬对视。

    她怕那突然变大的巨硕黑犬那可怕的眼神,她也怕自己被那妖物几口咬碎了生吞下去。

    但是,她却并不怕明显是作为那怪物主人的杨戬。因为他不但和她长的差不多,颜值甚至比她还高。

    “哮天犬,变回去吧。”

    与那此时根本说不出话来的绿衣女人对视了一会儿,看着她那明明害怕的要死,却忍着发抖的身体和自己对视的样子。

    杨戬摇了摇头,轻轻抚摸了一下哮天犬那其实也是长满了白色毛发的腹部。

    然后。

    不等在一阵白雾中变回原样的哮天犬来找他麻烦,将手中被灰布包裹的长枪一晃,抵在那绿衣女人脖颈前的杨戬再一次开口了。

    他看着她那明显颤抖了几下的眼睛,道。

    “不论你们是谁,不论你们有什么目的,别来找我的麻烦。我一会儿就会离开这里,所以,别来找死!”

    说完,眼角余光看到一群和那小镇门前的守门士兵身穿同样皮甲的大汉正缓缓向这里靠近的杨戬,一把抱起正抱着他的小腿一顿猛咬的哮天犬,脚下用力,几步间就彻底在人群中消失了踪影。

    只留下他原先站立处,那几个在鹅卵石道路上出现的犬爪状大坑。

    ……

    午时。

    巨犬出现和仙人降临的消息,差不多已经通过那群围观人的口口相传彻底传遍了云莱这座没有多大的小镇。

    而坐在镇中一处不知为何无人经过的小巷之内。

    将被取下了一捆风干肉的裹布长枪竖立在一旁的杨戬正和哮天犬分食着手中那块,也就两个拳头大小的风干肉。

    从风干肉上撕下一块肉条放入口中,顿时,杨戬就感觉到自己的味蕾上爆发出了一股浓郁的肉香。

    虽然没有什么滑嫩的口感,也没有用上多少知名的香料和盐,但是山间无数只有那些山中之民才会知晓的美味山珍调配出来的调味料却仍旧是让以前在玉泉山中一心修炼,什么好吃的也没兴趣品尝的杨戬和哮天犬吃的非常满意。

    而经过上午对一些小镇居民的旁敲侧击,杨戬此时也总算是知道了之前那蓝衣女子和绿衣女人找他麻烦到底是为了什么。

    “河神嫁人……现在天庭所封之神已经混乱到能够随意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吗?”

    嘴角勾起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嘲笑,用法术御风将这小巷弄干净后席地而坐,将手中剩下的风干肉喂给哮天犬,杨戬抬头仰望天空,眼中是说不出的愤恨和复杂。

    ……

    西岐山,西伯侯姬昌的寝宫内。

    一个身穿黄色华服的年轻人,正隔着一层薄纱和侧卧在寝宫床榻上,周身美女环侍的中年人说着话。

    “根据我派向朝歌的探子回报,比干对我们的试探毫无反应。”

    “是么,那只“老”狐狸果然还是不看到兔子就不会撒鹰啊。”

    听到那黄衣年轻人的话语,与那年轻人之间隔了一层薄纱的中年人,也就是姬昌,一副如我所料的样子。

    他坐起上身,摆摆手挥退了那些在寝宫内侍候着他的众多美人,向那薄纱对面的黄衣年轻人开口问道。

    “养考的伤势如何?”

    “兄长的伤势还是那样,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在他身上蔓延的那天雷实在是太过霸道,即便是数名巫卜、巫祝合力,再加上一些愿意为我们效力的散修,考兄的伤势也……”说道这里,他叹了口气。

    “是么……虽然有些可惜,但现在也只能是放弃他了。”沉吟了一声,又沉默了一会儿,姬昌叹息着,做出了决定。

    “父亲!您难道不想要比干站在我们这边了吗?!”

    或许是不能理解姬昌的决定,在薄纱外的黄衣年轻人,又或者说姬发,大声喊道。

    “发儿!我当然想要比干站到我们这边来,但是,他要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用那珍贵的几个承诺来表现我们对他的诚意,他还不一定会加入我们,这种亏本的买卖我做不到!”

    “父亲!”姬发还想再言。

    但是,姬昌的接下来冰冷无比的话语却是让姬发在窃喜的同时,也彻底对姬昌失去了那一份…心。

    “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