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村中鬼
    在夜中就着明月和群星行走了将近十里的山路。

    不像是初来时那般各种劫道的野狼、孤魂源源不断,几乎接踵而至。

    虎死威犹在。

    不需要杨戬动手,那些感知到“他身上”巨虎余威的弱小生物,甚至是一些妖魔鬼怪都很识趣的自行退去。

    所以,杨戬这沿着山中小径原路走回之后,竟然还能看到那个作为他暂住地的简陋村子里,还有着一两朵稀稀疏疏的灯火没有被熄灭。

    果然,有一个确切的目标,就是比满山瞎找要快的多啊。

    心中感叹着。

    脚步不停,没多久,走过一段崎岖山路的杨戬便带着哮天犬来到这村庄用于防御野兽所修建的木栅栏处站定。

    只是,此时村内还亮有灯火的却只剩下了一家连木门都已经破败不堪的茅草屋。

    配上山林间冷风的呼啸,此刻这座月下的村落竟是显得鬼气森森。

    抬手轻轻敲了敲身前这扇半旧不新还生有绿色植被的栅栏门。

    一道赤色的波动转瞬间从栅拦门那同样破旧的,雕刻着一似马有角虎豹爪的异兽的铜制门锁处出现。

    如海涛般席卷了整个破旧的山村。

    一会儿之后。

    村内仍旧还有着点点灯火摇曳的那个破旧茅草屋中缓缓走出了一个身着破旧麻衣的提灯老人。

    一手提着手中不明却也不曾熄灭的赤铜油灯,一手拄着一根比夜还黑,曲折可比崖柏的槐木拐棍,这老人走向珊栏处的脚步虽然不快,却是很稳。

    “老丈,麻烦开一下门。”

    携着被灰布裹住锋芒的银色枪矛抱拳对着身前一礼。腿边哮天犬已经开始龇牙咧嘴的杨戬,好似看不见那身上鬼气森森还向他走来的老人一样,目光直直注视着栅拦门后面那块空无一物,只有一些土石杂草的空地。

    而随着他这声话语落下,那一从村中走来的持灯老人的脚步却是一顿,然后,慢慢消失了。

    卡蹦一声。

    栅拦门上那把模仿异兽驳所锻造,能够让虎豹不敢靠近这座村子的破旧铜锁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村中走到一半便消失的那个灰衣老人,此时赫然挺着僵硬的面容出现在了栅拦门的后面。

    “请进。”他的声音空灵又沙哑,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老人。

    “谢谢老丈了。”

    再次拱手一礼,礼毕之后,面对身前这扇被灰衣老者慢慢打开的栅拦门,声音淡漠的杨戬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踏了进去。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哮天犬,却是在栅拦门处向那诡异老人吠了几声作为警告之后,才有些心虚的摇着尾巴跑向了已经走入村内的杨戬身边。

    “后生,是我应该谢谢你啊……”

    看着杨戬逐渐远去的背影。

    回过神来的这个灰衣老者弯下腰,麻利的把栅拦门处的那把铜锁重新锁了起来。

    起身扫视过村外丛林中那短短时间就已经汇聚成群,眼中纷纷反射着绿光的豺狼和虎豹,心中稍稍安心与后怕的这位灰衣老者喃喃着,僵硬的脸庞上却是留下了两行发黑的血泪。

    他,也是被那巨虎所杀之人啊……

    ……

    夜,很快便随着那位御月而行的女神过去了。

    多少也会按自己心意来调整一天时长的三足金乌也睁开祂那好似燃烧着金焰的眼眸,活动了两下身姿,爪下用力,从那往日里还栖息着祂那九个兄弟的扶桑树上展翅翱翔天际。

    在朝歌西方,西伯侯也就是周氏部族的领地边沿。

    昨夜在村中寻了一无人小屋和衣而睡的杨戬,感受到那温暖阳光的出现,却也是从那个让他颇为无语的“美梦”中清醒了过来。

    坐起身子,看着周围那在清晨阳光下虽然同样算不上多好,但也和昨夜的破旧阴森,完全是两个样子的泥木房屋。

    无奈摇了摇头的他实在是不明白这座村庄怎么会有这么多鬼魂,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鬼。

    挪动身体,从身下这张咯吱作响的陈旧木板床上起身。

    将那杆放在床边,被灰色布匹裹好的银色枪矛拿在手上。

    身上云纹白衫稍稍一抖便焕然如新的杨戬,带着腿边正小声呜咽着的哮天犬推开了这间房屋那多少也能够遮风挡雨的木门。

    咯吱一声。

    一阵清晨的冷风便顺着门扉被打开的通道扑面而来。

    不说在腿边打了个喷嚏,整个身体都发起抖来的哮天犬,就是修炼了**玄功的杨戬面对这股扑面而来的冷风都开始精神奕奕起来。

    只是,当他踏出房门,门外的场景却是让他有些意外。

    因为,这座从外来看其实要比内里更加破旧一些的房屋门外,正跪着一群身上只穿了几件各色麻衣的男女老少。

    看他们其中一些人熟睡又或者半睡不醒的样子,说不定他们就是这样在门外跪了一夜。

    “……你们这又是何必呢。”

    脚步不由自主的停顿在身后那比村中其他房屋已经要好上不少的破旧房屋门前。

    身为玉鼎真人的弟子,杨戬自然是很快就想明白了他面前这些人是所为何事。

    他轻轻自语了一声。

    然后,看着自己身前这些跪倒在地的人群中,那几位听到他的脚步声,睁开眼睛,似乎正要叫醒其他人的麻衣老者。

    遏制住心中想要施法把他们扶起这一想法的杨戬,声音却是突然寒冷的仿佛要拒人于千里之外。

    “除虎为吾所愿,尔等有心,记下即可,无须行如此大礼。”

    “这礼,我受不得。”

    他谨记着在下山之前,那句玉鼎真人对他的教诲,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恩公所言不差,但,那恶虎杀我等父母子孙早已数不胜数,我等与其早已是世仇。

    而且其占去森林,阻了那出山之路,我村近百户人口的生路都已经被其断绝。

    对您来说,除掉此害或许微不足道只是举手之劳,但是,对我们整个村子来说,这一礼您当之无愧!”

    说着,跪在最前方的褐衣老者带头。

    领着跪在他身后那些大多都是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男女老少,一连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顿时,跪在这里的所有人的额头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一些忍不住疼痛的孩童,更是在这里嚎啕大哭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