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正式的开始
    入秋。

    朝歌城中发生了大事。

    陈翔在朝议上力排众议让妲己涉政的消息终于还是从某些官员的口中泄露,传入了平民阶层的耳中。

    没几日,整个殷商便是一片哄然。

    不说东伯侯又摔碎了几套价值连城的瓷器,还差点在盛怒下砸坏了那张以往被他视若珍宝的龙血珊瑚座椅。

    在某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陈翔脑海中的系统界面上的民心一栏,甚至隐隐出现了混乱的迹象。

    也还好此时的民智皆是未闭也未开,又是身处这片神异频频的洪荒大地,对于血脉、王族和那九鼎的信任终究还是让殷商的百姓们从焦躁中平息了下来。

    不过,经此一事,商朝国运也是大损。

    陈翔脑内系统中,那项他其实并不怎么明白的国力属性,即便是有着秋季的大丰收作为补救,却也是足足下降了两万多点。

    而且作为后续的影响,陈翔的头上也在坊间被某些有心人隐隐扣上了昏君之名。

    :庸碌之君,昏庸之君,又或者暴虐之君。不听善言,不纳良策,不收贤臣,皆是昏君/政务属性下降,在政事上被他人言语影响的可能性加大。

    “哼!这些家伙还真是不安分啊。”

    钢筋般结实的手臂砸落在一旁的小桌上,咔嚓一声,如同重锤般落下的拳头轻而易举的摧毁了那张做工精致、用心的小木桌。

    坐在御书房中一张玄木座椅上查看着自身属性的陈翔,脸色有些阴沉。

    不过,他内心中的某个想法却也是更加坚定了。

    ——一个帝国之中只需要一个统治者的声音!

    随即,他的注意力放到了半透明的系统界面中,那个他最近才刚刚发现应该怎么用的建筑页面上。

    :朝歌。

    :三级/王都(历史中王都为殷墟)。

    :动荡。

    :16万。

    :商王宫,帝宫,祭祀地,女娲庙,子干书院,矿场(铜)。

    :全部都由青砖铺就的道路不会像土路那样怕水,也不像石子路那样有些扎人,如果你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你甚至可以光着脚在上面行走/商队通行率增加/行进速度,可行驶路程增加20%。

    :本就因异兽血液而肥沃的农田被某位智者授予了来自后世的轮耕技术,虽然农人们并未学全,也因为某些局限,那位智者并没有交给他们太多超前的知识,但是这片亩产不下三百斤的肥沃农田仍旧处于这个王国的最顶尖的层次。/人口加成5%/民心获得一定加成。

    :允许建造青铜战车,允许训练御车者,步足(弓、枪、刀),民兵等兵种/兵种训练速度获得加成/军队战斗力获得加成/治安获得加成。

    :纺织,瓷器,衣物,皮毛,雕刻,饰品,日常用具等等皆可再此买卖/极大幅度增加国家文化/提升国家影响力/提升城市影响力/提升税收。

    :可熟练铸造青铜器,铜器,劣质铁器。/军队战斗力获得一定加成/制造业初步开启。

    :允许驯养家畜,马匹,但不可繁育战马和异兽/人口增长获得一定加成。

    :高达十三米,宽三米的石质城墙良好的保护了城内的民众/城市防御力增加/城市状态获得一定改良。

    ……

    用意识点开兵营的选项,出现在陈翔目光中的便是一群在他记忆中常常出现的威武士卒的半身画像。

    有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碾压出一条血路的青铜战车,有手拿青铜长矛和盾牌慷慨赴死的步足,也有面色稚嫩但是为了保护家人不惧艰苦训练的民兵。

    虽然种类略显稀少,但是陈翔明白,这些才是他未来的力量。

    因为,在点开兵营的时候,他脑海内的系统竟然再一次主动递送给了他一条提示。

    不会背叛。

    这代表着什么自然是不用多说。

    反正,在心中埋怨了一阵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个页面的陈翔,直接在青铜战车半身画像下的训练选项上面用意识点击了两下。

    然后,一个红色的异兽资源不足,是否用花费国力继续进行训练的提示出现在了他的目光中。

    一愣之后,记起了那青铜战车狰狞庞大的车体根本不是普通的马匹能够拉的动的陈翔没有多少犹豫,在红色提示下的选项里点击了确定。

    对于异兽那种和荒兽、妖兽乃至妖魔完全不同的稀有东西,即便他是商王短时间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毕竟,这也是一直以来限制着殷商和周边各国(部落)战车数量的原因。

    而且,这其实也是一次实验。

    因为并不知道他刚重生时没有暴露出太多异常,又或者说是他暴露出来的那些异常都没有被别人察觉到,正是因为这个系统的陈翔,对祂并不信任。

    当陈翔这里的系统界面上的国力属性再一次减去了两千之后。

    两幅青铜战车的半身画像顿时出现在了兵营界面下,那只有五个空位的训练栏里。

    而在此时,朝歌城中一些身体健壮的青年,不论身份,也不论手中正在干些什么,都莫名其妙的开始丢下自己手中的活计。

    在周围那些路人,甚至因为他们突然停下活计,而使利益受到损失的奴隶主们漠视的目光下,从四面八方汇集成为两支一共百人的小队,一步步的踏入了一座位于城南,往日里戒备森严,不准民众随意靠近的硕大军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