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子干书院
    “父亲,子受堂兄他实在做的太过分了。”

    “让一妇人垂帘听政,他是真想学那暴夏让我大商亡国吗!?”

    “父亲,您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啊!”

    在朝歌城东,一座硕大的园林依山而建,亭台楼阁,绿水假山,无一不有无一不全,靠南的那片枫树林中更是不时传来声声孩童的欢笑,也不知道她们是在玩闹什么。

    在风景秀丽的园林正中,一座高大宽阔的精致木宅拔地而起,四道连接着园林内所有鹅卵石道路的朱红大门敞开,入门就是两只身泛神兽白泽气息的石狮子出现在眼前。

    沿着门内崭新的青砖石路一步步迈进,穿过几个古色古香,雕有一些奇怪花纹的木质拱门和房间之后,便能看到这片园林主人所居住的那间雅致主屋。

    那阵惊起了园林内无数飞鸟的怒斥声,也就是从这间主屋中传出。

    屋内,坐在一架被自己提前发明出来的木质摇椅上。右手中拿着一青铜酒尊豪饮的比干,对自己身前这和自己同样身着一袭叛逆白衣的年轻人的话语却是有些不置可否。

    暴夏因一女子而亡?

    就连闻太师那个岁数的老者都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了,你竟然想用这个来说服我……

    喝完杯中琼浆,将手中青铜酒尊放在一旁桌面上的比干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番面前这仍旧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白衣男子,心中竟是有些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他的子嗣。

    “子孝啊,是谁让你来劝我的?”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对方一遍,发现这白衣男子还真是帅的和他很是相似的比干开口问道。

    知子莫如父,他很清楚自己这几个孩子的性格如果没有人挑拨那他们绝对不会来自己面前高谈阔论。

    要不然,一旦说错了被他不留一丝情面的批评又岂是好受的?

    “……是一西伯侯派来的使者,她本想来找父亲,但是因为容貌,她把我误认成了您。”

    听到比干如此直接的询问,沉默了一下,被比干称为子孝的这个白衣男子终究还是不觉得自己能够瞒过他那被世人称为绝世之才的父亲,便也直接把一切都吐露了出来。

    就连他和她之间所做的那些韵事风流都不例外。

    “果然~西伯侯那个老流氓总是这么不安分。不过,也才是这几天才颁布下来的朝令他是怎么知道,还有时间派人来朝歌的?”

    直接忽视掉了自家小子那在述说中一笔带过的风流韵事和他的坐立不安。

    本身就因为一些事情故作风流,而又因为一些事情真变的风流成性的比干自然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可是,他的剑眉却稍稍竖了起来,因为即便是运用了那七窍玲珑心,把自己换位到了西伯侯的身上,他都猜想不到一个靠谱点的答案。

    难道,他们真的为了这种小事而启用了神器?

    这样想着,却怎么也觉得这样做很不划算也很不理智的比干,目光不由通过主屋之中的木窗看向了西方。

    他对朝代的更替不感兴趣,但是,他对西伯侯是如何把他的人从远在千里之外的西岐送到朝歌,还让这人来纠缠他的子嗣的目的却是很感兴趣。

    毕竟,那个老狐狸应该已经从姬养考的身上知道了他的用意,那他为何还会派一个女人前来?

    和自己那个单纯的儿子不同,比干可不认为西伯侯的手下会认错人。

    ……

    “原来你在这里啊。”

    “也好。”

    沿着青色砖石铺就的道路来到东宫后台。

    远远的,就看到那湖中楼阁内的两人一雕“玩的很是开心”的陈翔,站在岸边的一颗翠柳下轻声自语着。

    他身上还穿着那剑染血的棕色金丝长衫,可是,一手扶着翠柳主干一边眺望湖中的他心中却是有些仿徨。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走上去,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融入到她们中间。

    所以,他还是在这里看着就好了……

    之前,那九头雉鸡精所变化而成的绝美女子已经被他让几个恰好出现在那处凉亭中的宫女送往了妲己所在的秀女宫。

    他相信妲己会为那人做好一切安排。

    那么,他是不是也应该去做一些安排呢?

    站在翠柳下继续向碧波荡漾的湖中看了一会儿,在肚腹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响起时才被饥饿唤醒的陈翔思索着,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

    还是先去吃午饭吧!

    他这具身体一顿不吃可实在是饿得慌。

    然而,就在他转身不久。

    正坐在湖中阁楼内的小茶桌椅间,微笑着,看着哪吒和雪白鹰隼在自己身前相互较劲的姜汤却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转过了纤细的腰身。

    扭过头的她恰好看到了陈翔离去的背影。

    “……大王。”

    “恩?是那个大叔啊,就是那个大叔带我进王宫来的。”

    听到姜汤的喃喃声,正用一只右手握住白色鹰隼的右爪在一阁楼空旷处和对方比力气的哪吒,一窜就从白色鹰隼的对面来到了姜汤的身边。

    冲着她的目光探出头,视力同样不凡的哪吒很轻易的就看到了陈翔离去的身影。

    只是,当她无视掉某声愤怒的鸟鸣,回过头来正准备接受表扬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姜汤美丽面容上微微皱起的龙眉。

    她沉声轻呵道:“哪吒,不可无礼!”

    “哎?”听到姜汤的训斥,发出一声轻疑的哪吒,可爱的小脸上顿时一脸的委屈。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被训斥。

    不过,或许是姜汤让她感觉相当不错吧,被“莫名”训斥的哪吒并没有像以前在学堂中那样当场翻脸,“大杀四方”。

    她只是用水汪汪,还满含委屈的大眼睛注视着面前眉宇间已经有些松动的姜汤,大有一种你不道歉我就哭出来的架势。

    而看着哪吒这委屈到不行的可爱样子,姜汤脸上严肃的表情也实在是维持不下去了。

    叹息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的她却是没有多言,只是伸手摸了摸哪吒高高抬起的小脑袋。

    “哪吒,切记绝不可对大王无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